va3at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討論-第507章 我早就佔過你的便宜了閲讀-ur80z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小說推薦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姐姐,好晚了,我困了,咱们明天再问怎么样?”
纳兰嫣然打了个哈欠,一脸疲倦的样子,眼睛都睁不开了,弱弱地问道。
“嫣然,再坚持一下,我就几个问题了,等我问完了,你再睡好不好?”
小医仙看向纳兰嫣然问道。
“不好。”
纳兰嫣然拒绝道。
“嫣然,就几个问题了,我问完了,就没心事了,你就帮帮忙嘛。”
小医仙抓住了纳兰嫣然的手撒娇道。
“姐姐,真的好晚了,我现在困的要死,想要睡觉,你就别逼我了,咱们明天再问吧,反正我就在这里,又跑不掉,明天问也不迟的。”
纳兰嫣然无奈地说道。
“明天我问了,你不回答我怎么办?”
小医仙担心的说道。
“姐姐,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会回答你的,要是我不回答你,就让我被天打雷劈,这样总行了吧?”
纳兰嫣然都发誓了。
漫長的旅途
“好吧,看在你发誓的份上,我就相信你了,现在就睡觉吧。”
小医仙说道。
“太好了。”
纳兰嫣然欢呼了一声,然后倒头就睡。
“等等。”
小医仙将纳兰嫣然拉了起来,没好气地说道:“你就这么睡呀?”
“姐姐,别玩了,我现在都困的睁不开眼了。”
纳兰嫣然眯着眼睛,没什么精神地说道。
“我都看到了。”
小医仙说道:“但再怎么困,也不是你这么睡的理由,怎么都要脱了衣服吧?”
“你帮我脱吧,我现在浑身上下都没力气了,不想动弹,只能麻烦姐姐你了,我先睡了啊。”
纳兰嫣然有气无力地说道。
“你这样做是不行的。”
小医仙说道。
“姐姐帮帮忙呀,我都回答了你那么多个问题了,你就帮我一个小忙,难道还不行么?”
纳兰嫣然没好气地说道。
“好吧,你睡吧,我帮你。”
小医仙说道。
市長夫人不好惹
“谢谢姐姐了。”
纳兰嫣然高兴的说道。
“不用谢,你也回答了我不少问题,就当是我给你的回报好了,你这么……”
小医仙说着,突然发现纳兰嫣然已经睡着了,就没再说话,而是向纳兰嫣然伸出了罪恶的双手。
一件件的脱了下来,就剩下最后的两件了……
在此期间,不管小医仙如何折腾,纳兰嫣然都没有醒过来,睡得像是死猪一样。
“也就是我在这儿了,要是来了个坏人,你不就惨了吗?”
小医仙摇了摇头,没好气地吐槽了两句,然后就对自己伸出了罪恶的双手。
同样是一件件的脱,同样只剩下了最后的两件。
她躺在了纳兰嫣然的身边,准备拉过被子,突然看到出现在眼前的苏白,整个人都愣住了。
“不要叫。”
苏白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老爷爷,你怎么来了?”
小医仙深吸了口气,也冷静了下来,没有当场叫出声来,但她的脸色却不怎么好看,恶狠狠地瞪着苏白问道。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苏白说道。
“什么事?”
小医仙没好气地说道:“你不能明天过来说吗?”
“也是可以的,但我觉得今天的事就别拖到明天了,所以就过来了,没想到你们会要睡觉了。”
苏白伸手摸了摸头说道。
“老爷爷,你现在可以走了。”
小医仙催促道:“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你不是挺想见我的么?”
苏白疑惑道:“为什么现在又催我走?”
“老爷爷,你觉得在这个深更半夜的时候,你出现在两个女孩子的房间里,没什么问题吗?”
怪物合成模擬器 沈硯
小医仙没好气地问道。
“有问题吗?”
苏白反问道。
“当然有问题了,你这个样子,让我跟嫣然今后怎么见人呢?”
小医仙气的要死。
“没人会知道的。”
苏白说道。
“我知道,嫣然也知道。”
小医仙说道。
“好吧,你们两个都知道,但只要你们不出去乱说,就没人知道了,如果有人知道了,一定是你们出去乱说了。”
苏白直言道。
“老爷爷,你好过分呀,我们怎么可能乱说这个?”
小医仙黑着脸,恶狠狠地看着苏白说道。
“好了,这也不算什么了,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我有事跟你说了。”
苏白摆了摆手说道。
“什么事?”
小医仙问道。
“呃,我们出去说吧。”
苏白说道。
“为什么?”
小医仙盯着苏白问道。
“在这里说,要是把她给吵醒了,就不好收场了。”
苏白说道。
“哼,就在这里说了,要是跟你出去说,才没办法收场呢。”
小医仙冷哼道。
大怪獸哥斯 冬想
“好吧,你高兴就好,我没什么意见的。”
苏白说道:“我是想来跟你说说关于你的事。”
“我?”
小医仙疑惑道:“我怎么了?”
“你想不想修炼更快呢?”
苏白问道。
“我现在修炼的已经够快了。”
小医仙说道。
言外之意,不需要。
“你可以修炼更快的,何况你现在觉得修炼快了,其实是错觉,等你遇到了瓶颈期,能卡的你欲仙欲死。”
苏白说道。
“老爷爷,我挺满意现在的一切。”
小医仙说道。
“所以你不想改变了?”
苏白问道。
“嗯。”
小医仙点了点头,然后对苏白说道:“老爷爷,你也别来诱惑我了,我是不会上你当的。”
“我什么时候诱惑你了?”
苏白疑惑道。
“就是现在。”
小医仙说道。
“没有的事,你弄错了。”
苏白说道。
“不,我不会弄错的,你就是诱惑我,让我加入魔鬼训练。”
小医仙说道。
“我是有这个想法,但你要是不愿意,我也没有办法,总不能逼你加入魔鬼训练吧?”
苏白摊了摊手,然后说道:“让你加入魔鬼训练,我也是为了你好,因为那个小丫头她,在魔鬼训练里增加了潜力,实力会越来越强的,等到将来,她的实力超出你太多了,你们俩的朋友关系就会变味的。”
“不会的,我知道嫣然是个什么样的人。”
小医仙说道。
“人总是会变的。”
苏白说道:“她也是会变的,你先不要急着反对,听我说,如果我说的没有道理,你再反对也不迟。”
“小丫头的潜力提高了,修炼速度会更快的,现在只是斗王的她,用不了几天,就要斗皇了。”
“我跟你说,等到了斗皇之后,她所参加的魔鬼训练会更加的残酷,到时候,实力提高的会更快。”
“一年,我有把握,只用一年的时间,就把她培养成斗宗,你那个时候只是个斗王,你有什么勇气跟一个斗宗交往?”
苏白说到了这里,稍微的顿了顿,然后看了看小医仙,没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来。
这个小丫头的面部表情管理的很好。
“老爷爷,你说完了没有……”
小医仙说着,打了个哈欠,一副困的要死的样子:“你要是说完了,现在就走吧,我要睡觉了。”
“……”
苏白有些无语,只觉得自己说了那么多,结果一点用处都没有,这个小丫头居然没有上当。
可恶!
“老爷爷快走吧,我要睡觉了。”
小医仙说道。
“好吧,我先走了,明天再过来找你。”
苏白说道。
“老爷爷再见。”
小医仙道了一声再见,然后直勾勾的看着苏白。
说好了的睡觉,也不闭眼,难道是睁着眼睡觉的大神?
球場教父 豬頭七
“你不是说要睡觉吗?”
苏白没忍住的问道。
“老爷爷,你不走,我怎么睡觉?”
小医仙噘着嘴,没好气地说道:“我要是睡着了,你占我便宜怎么办?”
……
乌云密布,遮掩天空,雷鸣轰轰,震荡天际!
一阵寒风吹过,卷起满地落叶,回旋于半空之上,久久不能落下,一股萧然之意油然而生。
不知从何时起,风已停下,叶落于地,一丝细雨轻轻柔柔地飘落下来,淅淅沥沥的细雨恍如纵横交错的线条,在天地间织成一层层薄纱,笼罩着黑暗苍穹。
此刻,一道犹如利剑般锋芒毕露的身影出现在天地间,一步一步,朝着远方而去。
他在凄凉萧瑟的细雨中行走,品味着孤独与寂寞,心底渐渐浮现一丝伤痛,想要忘记自己的记忆……
他越走越远,仿佛不知疲惫的机器,永远都不会停下,直到他的面前出现一座巨大的祭坛。
祭坛之上,一百零八根古老的石柱屹立不倒,其上镌刻有神秘文饰,繁杂且玄奥,似乎是一种来自远古时代的文字。
他走上祭坛,笔直的身子挺拔如松,目光如炬,直视前方,仿佛前方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
雨仍在下,可在这祭坛周围,却看不到一丝细雨,干燥得很。
他沉默不语,静静地站着,似乎在等什么人。
许久。
一道破空之音突然响起,祭坛之上多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女人,一个美丽的无法用言语来进行描述的女人,她穿着一套白色宫装衣裙,站在祭坛的边缘,衣袂随着寒风舞动,气质飘渺若仙。
一头乌黑如墨的秀发被一根紫玉簪子绾起,腰间系着一根粉色腰带,衬托着她的婀娜之姿,别有一番美丽。
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婴儿,神情哀伤,一双如秋水般清澈的眸子里满是通红,她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望着男子的背影。
“你来了。”
站在祭坛中央的男子突然出声道。
“我来了。”
女人低头看了自己怀里的婴儿一眼,又把目光重新放到男子的身上,轻声说道。
男子没有说话,两个人之间沉默起来,不知道过去多久,祭坛之上出现纷乱的声音,细听之下,这是众生祈祷的声音。
“诸天世界,亿万生灵,众生之劫,避无可避……轮回之路,周而往复,无有穷尽……毁灭即新生,超脱则解脱,然……众生有罪,需渡无量劫……”
在这一刻,男子与女子的耳边同时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这声音带着岁月的气息,仿佛来自亘古蛮荒时代,跨越时间长河,带来一丝指引。
“时间不多了……”
男子转过身子,看向女子,只是他再也看不到女子的容颜,两行血泪不停的自男子的脸颊滑落,滴到祭坛之上,转瞬之间消失不见。
“一定要这么做吗?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女子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悲伤之情就好像被打开的水阀,一发不可收拾。
“没有了,的确没有其他的办法,你应该知道,在我预见的未来之中,天穹破碎,世界毁灭,凡是生灵,尽皆殆亡……”
“所以,我们只能这么做,为了我们的孩子,只能把他送走!”说这话的时候,男子心里仿佛在滴血,这是他的孩子,才刚出生的孩子,就要送走,他又怎能不伤心。
只是……面对这无法逃避的灾劫,就算他都无法幸免,更何况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呢,因此唯一能保全孩子的方法……
“送他去那个地方吧,那里是唯一没有被这场劫难所波及到的地带,只有在那里,就算没有我们的照顾,他也能活下去。”
男子深吸了一口气,长叹一声,勉强的笑了笑,对着女子解释道。
“把孩子给我,让我来发动法阵,将他送走……”
听到男子的话,女子想要停下哭泣,只是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恋恋不舍的看了怀里的婴儿一眼,她狠下心来,走到男子的身边,把孩子递到他的手中。
男子用那双颤抖的手接过婴儿,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贴近自己的胸膛,缓缓的走向祭坛中央祭祀的位置。
“孩子,你不要怪我们……劫数之下,无路可逃,希望你能在那个未知的世界好好的活下去。”
男子怀抱里的婴儿懵懂无知,一张稚嫩的脸庞可爱无比,此刻他正闭着眼睛睡觉,嘴角边挂着一连串的泡泡。
或许是男子的动作太大,婴儿被晃醒,睁着眼睛,好奇的望着这个抱着自己的男子,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两只小胖手伸出襁褓之外,胡乱的摸索,想要抓些什么,可是却怎么也抓不住。
“再看他最后一眼吧,不然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男子把婴儿放到祭坛中央祭祀的位置,转过身子,面无表情的对女子说道。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