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v3ew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白首妖師討論-第三百二十九章 黑湖主人讀書-hud2n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望着烛光之下,方寸那张面无表情,甚至有些冷峻的脸,虫师要离都心底寒气狂涌。
他也是很早便跟了方寸的,知道这位公子做了许多大事,但无论如何,从一个炼蛊师的角度来看,除了方寸炼制的生死符,让他服贴之外,其他的事情上,多少都有些专业人士才会生出的傲慢心思,方寸在柳湖与清江,折腾的事情再大,在他看来,其实也不算什么。
便似常人看赌徒,便是一把赢了再说,也觉得不过是运气使然,不算真本事。
所以,他效忠于方寸,但也只是建立在生死符的基础上,若有一天,他能够破解了生死符,想必也立刻就会逃走,说不定,若是机会合适的话,他也不介绍稍稍反噬,泄泄怨气。
可如今,看到了那一张纸卷上写的方子,他却瞬间惶恐至极。
身为炼蛊师,他本来就是以炼蛊为生,而炼蛊之人,无论出发点是什么,炼出来的东西多少都与阴损、歹毒相关,炼了一辈子蛊,他的道心也早就磨砺的非常人所及,但如今,看着方寸那张纸卷上记载之物,却还是感觉到了一种害怕,他对这还没炼出来的东西感觉害怕。
但是……
什么是天?什么算和?
方寸的这个问题,却一下子让他满心的疑虑与担忧被噎住。
重生一天才少主
心间尺疑了许久许久,他终还是不敢问,慢慢的,只是伏首下来,不敢说话。
方寸的声音,则显得异常平静ꓹ 而冷漠:“告诉我,如何才能炼出来?”
虫师要离下意识想摇头ꓹ 但又不敢,想否认这东西能炼出来,同样也不敢ꓹ 因此他微一迟疑之后,小声道:“望公子明鉴ꓹ 公子的吩咐,小人不敢拒绝ꓹ 但公子想炼的东西ꓹ 太过……太过高明,以小人的蛊术,实在无法帮到公子……公子明鉴,小人绝非是在推辞!”
方寸不置可否,淡淡开口:“那你告诉我,南疆有谁能炼出这个?”
“南疆……”
虫师要离一听,便已明白了方寸问这个问题是为了什么ꓹ 沉吟了一阵,道:“南疆多妖虫蛇瘴ꓹ 炼蛊制毒之人也多ꓹ 甚至凡是炼蛊之人ꓹ 都不以修为境界定高低ꓹ 蛊术之间,自然便有衡量实力的一种方法ꓹ 便如属下ꓹ 我修为不过宝身ꓹ 但在蛊师里面,还是小小有一点……”
说着倒是脸一红:“……有一点点地位的!”
方寸“嗯”了一声ꓹ 但明显是根本不将他这话当作一回事。
虫师要离也脸色微红,微一停顿,又道:“不过,依着公子那张方子来看,想炼出这种东西来,却绝非寻常蛊师所能做到,这甚至不是蛊师数量的问题,依着属下这等本事,便是来一百个,也同样炼不出来,但若能找到一位真正超凡脱俗的大蛊师,或许还有可能……”
“有这么难么?”
方寸微微皱眉。
他本身在《灵经》一道,便有着极高的天赋,而且曾经学过灵秀教习传下的笔记,只不过,他没有在蛊术一道下过太多的功夫,所以整体的道行还是有些不足的,判断起来,便也不如这些蛊道老手,而这,也正是他要找虫师商量的原因,希望听听他的意见……
白蛇進化
虽然如今看来,这个意见自己并不如何认同,但倒也看了出来,虫师不是在撒谎。
于是微一沉吟,便道:“你觉得谁能办到?”
“南疆蛊师虽多,但真正被奉为大家,甚至以仙圣称之的,只有寥寥数人……”
虫师要离微微一顿,才道:“其中公推最强之人,人称蛊仙,乃是南疆当地流民出身,乃是温柔大妖尊身边的随侍,此人自幼炼蛊,修为虽然不高,据说只有金丹境界,但其蛊术,却早就成就了绝顶,天下之蛊,无不精通,乃是如今南疆公认的蛊道第一高手……”
“妖尊身边的随侍?”
國民男神麽麽噠 木木木甜
方寸摇了摇头:“这个不好下手,再说!”
“下手?”
虫师要离又是心里微惊,接着道:“另外还有一人名为蛊王,他却并非人族,而是蛊虫成了精,修成了妖身,因着天性所在,对蛊术一道的天赋可谓得天独厚,本身便是万蛊之王,克制天下蛊虫,而其人,乃是如今的温柔乡三大妖柱之一,同样在妖尊手底下行事……”
錦繡田園:空間農女好種田
方寸摇头:“这个也不好下手!”
“那……”
禦道 觀棋
虫师要离微一迟疑,想说再无人有可能炼出那方子上的东西了……
但就算他不抬头,也能感受到方寸冷幽幽的目光,终还是不敢这么回答,只是苦苦思索了一阵,缓缓道:“若还有一人,有可能炼出这东西的话,或许便只有那位黑湖主人了!”
江山一顧 淩澈
“此人据说来自朝歌,本是出身丹道世家,但偏偏极好蛊术,来到南疆时间不久,便已修炼成了一身厉害蛊术,据说他炼的蛊,乃是将丹、蛊二术结合,以正合奇,神秘莫测,为众蛊师所敬畏,只不过,此人比起蛊仙与蛊王,都还差了一些,据说他曾经与蛊仙隔空斗蛊,输了一阵,又曾经与蛊王偶遇交手,又输了一阵,所以,他是公认比那两人弱了一筹的……”
“……”
“连输了两阵……”
方寸微一沉吟,道:“居然没死,说明有些本事!”
虫师要离忙点头,道:“正是,但他能不能炼出公子想要的东西,也不好说,尤其是,此人虽然不是妖尊手底下的人,却胆大包天,敢与妖尊的人交手,而且为人,是出了名的狠辣,他那划作道场的黑湖,本身就是南疆至为邪异的存在,擅入之人,没有活着出来的!”
一边说,声音里带了些担忧:“公子想与他打交道的话,恐怕……”
说着话时,声音都微微弱了下来。
我真不想當海賊啊 東方守
他实在是有些担心,这些话把方寸说的动了心,非要去招惹这位蛊圣。
只是,方寸的反应,却多少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来自朝歌,擅长丹蛊……”
方寸细细琢磨着,眼睛渐渐亮了,忽然道:“他是不是姓曲?”
虫师要离微微一愕,摇了摇头。
方寸顿时苦笑,心想还真以为撞见了这么一位呢……
但紧接着,虫师离要的话便让他心里又一动:“那位黑湖主人,说自己是无姓之人……”
籃青 眷戀韋少
“有七成可能了……”
方寸像是一下子来了兴趣,缓缓站了起来。
而虫师要离则是一下子有些紧张,眼神有些畏缩的看着方寸。
“想请动一位蛊师,需要怎么做呢?”
方寸在房间来回踱了几步,心里暗想着:“若真是无人相助,凭我自己,下些功夫,大约也是炼得出来的,只不过,那起码需要数年的时候揣摩蛊术,再一点一点将其炼成,于大势之上,倒是不缺这几年,只可惜等上数年,却未免气闷,所以,还是找人相助较好……”
一边想着,他定了主意,取出纸笔,写了一封拜贴。
刚写了几个字,便又打消了主意,将小狐狸唤了进来,让她帮自己写。
可是写了拜贴之后,想了想,又觉得不稳妥,这等蛊师,一封拜贴,怕是得不着人重视。
壓寨夫君休要逃
如何拜会一位等闲不见客的蛊师?
倒是让他主动过来拜会自己比较好……
隨身空間之彪悍村姑 風飄香
于是他又让小狐狸收了拜贴,道:“你只写,你爹和侄女,皆在我家……”
小狐狸依言写了,方寸想了想,又摇了摇头,道:“改成:你爹和侄女,皆在我手里……”
小狐狸依言写了,方寸还是觉得不妥,又取消了。
万一自己猜错了对方的身份,这事就顿时显得有些尴尬……
他思虑了一会,又将这贴子收了起来,心想这等蛊师,多是性情古怪,与其请将,倒不如激将,然后深思熟虑了一番之后,将一枚生死符取了出来,心想直接将此丹蛊给他看看?
既是蛊师,想必能够看出自己这生死符的妙处,说不定能引起他的兴趣……
但再一琢磨,又觉得这手段似乎太过普通……
……万一那黑湖主人,转手又将他的一颗蛊丹送了过来让自己品鉴怎么办?
这不成了两个小孩来回送礼物了?
“总是该想个办法,让他知道,我知道了他的身份,也让他知道,我与他族中人不凡,还得让他对我感兴趣,更是得让他,第一时间便起念,想过来与我相见……当然了,最重要的一步,便是哪怕我对这个人的身份猜错了,也不会引起别的怀疑,仍然可以请动他……”
于是他苦思了片刻,忽然向一边呆着不知所措的虫师要离道:“你身上有没有蛊虫?”
要离呆了一会,忙点头:“有的!”
身为蛊师,他身上自然不会缺了蛊虫,而且一条条的还又肥又壮。
而方寸,则慢慢的有了主意,面上露出了笑。
“去,把这些蛊虫拿油煎一下,配一壶好酒,给这位黑湖主人送过去!”
“……”
“啥?”
虫师要离整个人都懵了:“然后呢?”
方寸笑着道:“然后,我们便等着这位黑湖主人上门不就好了么?”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