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m4yk优美小說 神級農場討論-第一千八百一十二章 首戰險勝-h2rxe


神級農場
小說推薦神級農場
两柄飞剑带着呼啸之声,朝着不远处的蜃兽攻去。
从夏若飞用幻阵困住蜃兽,到他果断地召唤出飞剑袭向蜃兽,中间也仅仅隔了两三秒钟而已。
不过,那蜃兽的眼神已经恢复了清明。
这不愧是擅长幻境的怪兽,它虽然在猝不及防之下迅速陷入了夏若飞布下的幻阵中,但也就这么短短几秒钟,它马上就勘破了虚妄,从幻阵的影响中脱离了出来。
蜘蛛科技帝國 非吾小天下
幻阵就是对被困者进行神智上的干扰,一旦被困者能够勘破这一切,幻阵自然也就没有任何威力了。
就像夏若飞在刚刚进入试练塔第三层的时候,在那个幻阵之中,轻易就能杀死那些幻化出来的心魔,当他将最后幻化出来的凌清雪形象的心魔斩杀之后,幻阵也就没有任何威力了。
蜃兽毫无疑问是幻境方面的专家,所以它在短短几秒之内就直接勘破了幻阵。
当它的双目恢复清明的时候,曲霜飞剑和碧游仙剑也已经一左一右飞临它的身前了。
蜃兽眼中露出了惊恐之色,同时也把目光落在了夏若飞身上。
夏若飞顿时感觉蜃兽那深邃的双眼仿佛深不见底的水潭,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都要被吸进去了一样。
同时,原本站在夏若飞身前不远处的蜃兽,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他周围的环境又开始出现了变化——山清水秀的坡地不见了,身边成了一片火海,灼热的火焰仿佛要将夏若飞一下子吞噬一般。
夏若飞知道这是假的,但那种烈焰焚身的感觉却又是如此真实,仿佛能将他的灵魂都灼烧殆尽。
好在这可怕的幻境仅仅维持了一瞬间,就马上分崩离析了。
来得快,去得也快。
夏若飞马上又回到了刚才的环境中。
此时,他才看到,那只外表非常可爱的蜃兽已经陈尸当场了,它的身上插着两把飞剑,还在颤巍巍地抖动着。
原来,刚才蜃兽已经完全来不及躲避了,它只是在最后的时刻发出了最强的精神攻击,一瞬间就布置出了那个幻境。
只不过,虽然它在夏若飞视线中消失了,但实际上它并没有来得及躲闪,而夏若飞虽然失去了目标,但却很有经验地没有对曲霜飞剑和碧游仙剑进行多余的控制,于是,两柄飞剑完全依靠惯性,生生地刺死了这只蜃兽。
这对夏若飞来说,虽然完全是本能的反应ꓹ 但他做出的选择,却无疑是最正确的。
感知镜的视野中ꓹ 第一时间更新了任务记录,变成了2/30,显然ꓹ 和夏若飞同在这个试炼小空间里的那位同伴,暂时也没有新的斩获。
夏若飞看着地上那已经死透透的蜃兽ꓹ 也不禁一阵后怕。
刚才那个幻境呈现在夏若飞面前的时候,他是真的感受到了死亡威胁。
可以说ꓹ 如果一开始蜃兽就用这个幻境攻击他ꓹ 说不定他已经挂了。
幻境没有攻击力,那也是相对了。
足够厉害的幻境,足以让被困其中的修炼者完全沉浸在里面,而在幻境中一旦死亡,那这修士自然也就活不成了。
即便是肉身完好无损,但灵体已经消散了。
夏若飞估计布置这样的幻境,对蜃兽来说也是有一定伤害的ꓹ 否则一开始蜃兽就用出来了。
不管怎么说,夏若飞能击杀这一只蜃兽ꓹ 多多少少都有些运气成分。
尤其是最后一刻ꓹ 曲霜飞剑和碧游仙剑完全就是靠着惯性杀死了蜃兽ꓹ 如果略有偏差ꓹ 那死的人就是夏若飞了。
这是夏若飞在这试炼塔第三层小空间,第一次和蜃兽正面遭遇。
他也终于对蜃兽有了一个比较直观的认识。
首先蜃兽最擅长的自然是幻境攻击了ꓹ 从刚才这只蜃兽临死前瞬间布置出来的幻境看ꓹ 蜃兽在这方面造诣极高。
其次ꓹ 蜃兽在精神力方面应该也比较强,其实这也是正常的ꓹ 毕竟在幻境攻击方面擅长的话,精神力弱了可不行。另外,夏若飞刚才用精神力查探,压根就没有发现蜃兽的踪迹,这也说明,蜃兽在精神力方面并不弱于夏若飞,比起试炼塔第二层的中级星兽,那就要强太多太多了。
第三,蜃兽虽然速度也非常快,但肉身防御其实并不高,刚才曲霜飞剑和碧游仙剑那样的攻击,如果是面对中级星兽,恐怕最多也就能留下两道小伤口而已,而蜃兽直接就被刺死了。
当然,蜃兽在幻境方面的造诣实在是太恐怖,如果再加上速度快以及皮糙肉厚的属性,那不用比夏若飞就输了。
这种情况自然是不会出现的,否则试炼塔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尽管修炼者一生都在逆天而行、勇攀高峰,但人力毕竟是有极限的,没有任何可能完成的任务,作为试炼考验又有什么必要呢?
饶是蜃兽身体相对脆弱,但相比之下,也比星兽要难对付得多了。
星兽就像是皮糙肉厚的莽汉,找对方法是比较容易对付的,就好像夏若飞用诱敌之计,再用阵法困杀它们一样,一种办法可以屡试不爽。
而蜃兽就不太可能这么对付了。
人家肉身防御低,你也得首先发现它才行啊!
根本连找都找不到,再加上只要打个照面,它就能瞬间布置出幻境来,让人攻击都找不到目标。
所以,总体评估下来,夏若飞觉得蜃兽比星兽要难对付得多。
难怪任务难度翻倍,要求击杀蜃兽的总数量也才30只而已。
夏若飞沉吟了一会儿,又过去近距离研究了一下蜃兽的尸体,无论是精神力探查还是直接翻看,他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感觉这就是一只类似兔子的小动物而已。
如果没有亲身经历,实在是不敢相信这么可爱的小动物,居然是如此的恐怖。
夏若飞自然也试了试将蜃兽的尸体收到灵图空间里,想回去之后慢慢研究。
但结果也不出夏若飞所料,这蜃兽尸体根本无㞏收进储物空间中。
夏若飞只能悻悻地吐槽了几句,然后就把蜃兽的尸体丢下,自己则往回走了一小段,将刚才布置下之后完全没有派上用场的困杀阵给收了起来。
虽然刚刚困杀阵并未派上用场,但夏若飞却觉得这阵法在对付蜃兽的时候,作用会比刚才那个单纯的幻阵要好得多。
妖漫人間 莫強求
毕竟蜃兽本身就擅长幻境,所以幻阵仅仅只能困住它几秒钟而已。
但困杀阵就不同了,蜃兽想要突破出来,肯定不可能那么轻松。
而蜃兽的身体防御又远比星兽要低,一旦陷入困杀阵,就基本上十死无生了。
当然,问题的关键,还是如何把蜃兽引入阵中。
就像刚才一样,夏若飞其实离开困杀阵的范围也没几步,结果蜃兽啪的布置一个幻境,夏若飞想要退回去也根本来不及。
而困杀阵又不可能像刚才那个幻阵一样,迅速地布置出来。
这就很矛盾了,夏若飞不可能布下阵法守株待兔,因为那样效率极低,而且如果蜃兽数量少的话,他可能等几个小时都不会遇到一只蜃兽,那样就彻底没有希望破纪录了。
而如果自己主动去寻找蜃兽,一旦遭遇上了,夏若飞根本来不及布置阵法。
即便是困入幻境之中再开始布阵,也会有很多不确定因素。
毕竟刚才那种简单的幻阵范围也很小,涉及到的地方也就夏若飞身边很小的一个范围,而困杀阵则不一样,夏若飞在被高级星兽追杀的时候,只能一边绕着圈跑一边布置阵法,这个范围是相对比较大的。
而一旦陷入幻境之中,那夏若飞对周围真实环境的感知就几乎为零的,想要在很大的范围内准确布置出困杀阵来,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重生遊戲洪荒世界之證帝
夏若飞一边思考,一边把刚才那个幻阵也收了起来。
然后,他把碧游仙剑收好,脚踏曲霜飞剑,继续开始寻找蜃兽。
不管有没有想出办法,夏若飞都得先找到蜃兽才行,毕竟记录时间可不等人。
夏若飞不知道蜃兽在幻阵中经历了什么,但凡幻阵理论都是大同小异的,阵中的人看到的景象,其实是取决于自己的。
所以,夏若飞无法知道蜃兽在幻阵中看到了什么东西,不过他能看到蜃兽脸上露出了极其惊恐的神色,而一双眼睛也一下子变得通红——本来它就长得像兔子,眼睛变红了之后,更是活脱脱一只小白兔了。
而就在这时,夏若飞看到自己眼前的景象开始一点点碎裂,那充满热带海岛风情的环境顿时分崩离析,他又回到了刚才那片小山坡。
而幻阵虽然困敌功效不强,但蜃兽显然已经沉浸在了幻境中无法自拔,以至于都没有办法维持自身的幻境,让夏若飞轻易脱困。
夏若飞看着阵中的蜃兽,曲霜飞剑和碧游仙剑同时浮动起来,朝着蜃兽疾刺而去。夏若飞不知道蜃兽在幻阵中经历了什么,但凡幻阵理论都是大同小异的,阵中的人看到的景象,其实是取决于自己的。
所以,夏若飞无法知道蜃兽在幻阵中看到了什么东西,不过他能看到蜃兽脸上露出了极其惊恐的神色,而一双眼睛也一下子变得通红——本来它就长得像兔子,眼睛变红了之后,更是活脱脱一只小白兔了。
而就在这时,夏若飞看到自己眼前的景象开始一点点碎裂,那充满热带海岛风情的环境顿时分崩离析,他又回到了刚才那片小山坡。
而幻阵虽然困敌功效不强,但蜃兽显然已经沉浸在了幻境中无法自拔,以至于都没有办法维持自身的幻境,让夏若飞轻易脱困。
夏若飞看着阵中的蜃兽,曲霜飞剑和碧游仙剑同时浮动起来,朝着蜃兽疾刺而去。夏若飞不知道蜃兽在幻阵中经历了什么,但凡幻阵理论都是大同小异的,阵中的人看到的景象,其实是取决于自己的。
所以,夏若飞无法知道蜃兽在幻阵中看到了什么东西,不过他能看到蜃兽脸上露出了极其惊恐的神色,而一双眼睛也一下子变得通红——本来它就长得像兔子,眼睛变红了之后,更是活脱脱一只小白兔了。
而就在这时,夏若飞看到自己眼前的景象开始一点点碎裂,那充满热带海岛风情的环境顿时分崩离析,他又回到了刚才那片小山坡。
而幻阵虽然困敌功效不强,但蜃兽显然已经沉浸在了幻境中无法自拔,以至于都没有办法维持自身的幻境,让夏若飞轻易脱困。
夏若飞看着阵中的蜃兽,曲霜飞剑和碧游仙剑同时浮动起来,朝着蜃兽疾刺而去。夏若飞不知道蜃兽在幻阵中经历了什么,但凡幻阵理论都是大同小异的,阵中的人看到的景象,其实是取决于自己的。
所以,夏若飞无法知道蜃兽在幻阵中看到了什么东西,不过他能看到蜃兽脸上露出了极其惊恐的神色,而一双眼睛也一下子变得通红——本来它就长得像兔子,眼睛变红了之后,更是活脱脱一只小白兔了。
浪漫總裁策劃愛 雲幫主
而就在这时,夏若飞看到自己眼前的景象开始一点点碎裂,那充满热带海岛风情的环境顿时分崩离析,他又回到了刚才那片小山坡。
而幻阵虽然困敌功效不强,但蜃兽显然已经沉浸在了幻境中无法自拔,以至于都没有办法维持自身的幻境,让夏若飞轻易脱困。
夏若飞看着阵中的蜃兽,曲霜飞剑和碧游仙剑同时浮动起来,朝着蜃兽疾刺而去。夏若飞不知道蜃兽在幻阵中经历了什么,但凡幻阵理论都是大同小异得,阵中的人看到的景象,其实是取决于自己的。
無限之時空大盜 太子俊
所以,夏若飞无法知道蜃兽在幻阵中看到了什么东西,不过他能看到蜃兽脸上露出了极其惊恐的神色,而一双眼睛也一下子变得通红——本来它就长得像兔子,眼睛变红了之后,更是活脱脱一只小白兔了。
而就在这时,夏若飞看到自己眼前的景象开始一点点碎裂,那充满热带海岛风情的环境顿时分崩离析,他又回到了刚才那片小山坡。
喜當爹:太上皇哪裏逃
而幻阵虽然困敌功效不强,但蜃兽显然已经沉浸在了幻境中无法自拔,以至于都没有办法维持自身的幻境,让夏若飞轻易脱困。
夏若飞看着阵中的蜃兽,曲霜飞剑和碧游仙剑同时浮动起来,朝着蜃兽疾刺而去。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