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ihv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神筆聊齋-第九十四章 仙官曹植閲讀-ofmlm


神筆聊齋
小說推薦神筆聊齋
黄艳儿这一个狐妖,最拿手的本事就是用狐毒惑人心智,从而挑唆人来犯下种种错误,曾宣便是如此,狐狸毒拔除之后,整个人猛然清醒,回想起适才的放浪形骸,脸上一阵惭愧。
“法师。”
曾宣看向苏阳,说道:“您有降妖伏魔之能,想来也有惩恶扬善的仁心,恳求大法师能搭救小子,帮小子报仇。”
微風漫桑榆 夏暮雨
适才被黄艳儿蛊惑,曾宣想要凭借自己报仇,只是心不受制,现在清醒过来,曾宣心中报仇念想仍然未消,便将心寄在苏阳身上,恳请苏阳能够施手搭救,帮助他解决此事。
“你家所犯何罪?”
苏阳问道。
曾宣拱手,说道:“他污蔑我家和齐贼勾结,是为齐贼逆党,家父在世之时,为人刚直,所交朋友皆四海名士,其中或有一二同齐贼亲近官僚,却仅仅只是朋友之交,非是存心结逆。”
苏阳上位,齐王失势,现在的齐王在朝野上下皆是逆贼,而各地的官员清除逆贼,手段极多,下手极狠,其中自然也会有被牵连的,并且还有公报私仇的。
“兼听则明偏信则暗。”
苏阳目光在曾宣身上,已经了解此事前因后果,平静说道:“此事由你说来,自然是你家直而太守曲,若有太守说来,又是你家曲而太守直,是是非非,不是一句话就能辩解清楚的,你是想要恢复家中清誉,还是想要如同狐妖适才所说,一刀了结恩仇?”
曾宣闻言ꓹ 立时说道:“当然是恢复家中清誉!”
“很好!”
苏阳微笑说道:“七天之后,卯辰之交ꓹ 你在南阳城北边,会有一队人马走来,这是朝廷认命的巡抚ꓹ 你只要去向他求助喊冤,是非曲直ꓹ 自然会有一个公论。”
这一个朝廷的巡抚,是原本长沙的史太守ꓹ 面见苏阳之后ꓹ 被苏阳升了官职,现在分巡各省,督促落实新政。
像这种事情,交给史巡抚就好,苏阳作为一个天子,不可能事事亲力亲为。
苏阳又扬了扬手中的《白马篇》说道:“这个我暂用一下,七天之后ꓹ 他们会把这东西还给你的。”
名人的书籍字画,寻常的皇帝或者富贵人家ꓹ 皆做收藏ꓹ 但是对苏阳来说ꓹ 并没有这样的癖好ꓹ 至少在苏阳的认知中,许多的名人并没有死去ꓹ 他们的魂灵或在天宫ꓹ 或在地府ꓹ 只要找到,让他们做一幅字画简简单单。
并且苏阳自身也算是书画双绝ꓹ 两者皆烂漫神化,有些人的字画,苏阳还看不上呢。
曾宣眼睁睁瞧着苏阳,又看向一旁被捕捉的黄艳儿,不知如何是好。
《白马篇》是曾家的传家之宝,能够将这样的东西保留下来,曾家付出了许多心血,甚至到了这一代,还恶了太守,是曾宣无论如何都要保留的东西,只是现在形势不由人。
“朕给你写个条子。”
苏阳看出曾宣疑惑,开口说道,自怀中取出笔墨,笔走龙蛇,便写出来了一个条子,而后在怀中取出印章盖上。
天呐,怎么闹出来了一个“朕”?
曾宣直打冷战,看着苏阳递过来的条子,上面笔墨犹新,字字如印,等到看到落款的印章,更是让他双股颤颤。
“您……”
曾宣拿着条子,抬起头来,只见苏阳等人奄然而没,房屋之中仅他一人,桌上青灯簌簌,杯盘狼藉,若非是这些痕迹,让他几疑做梦。
收拾好的条子,曾宣向着北面恭恭敬敬的拜了几拜。
倘若是天子还来《白马篇》的时候,在上面能有印章,那真是滔天之幸……
“带朕去见甄宓。”
苏阳对黄艳儿吩咐道。
黄艳儿是甄宓麾下的人,自然知道甄宓在人间的宫殿在何处。
“你为何要见我们娘娘?”
黄艳儿看向苏阳,大胆说道:“我不会出卖我家娘娘的。”
苏阳反手就是雷电,轰击在了黄艳儿的身上。
“我家娘娘正要在铜雀台接见曹仙使,你敢过去打扰她,就是自寻死路!”
白富美的貼身保鏢 催眠大師
黄艳儿身受雷电,颤栗叫道,也将甄宓卖的干干净净。
“呵呵。”
婚情告急 菁哥兒
苏阳一笑,手中拿着《白马篇》,苏阳已经和曹植有了因果,自然能够算到曹植所在,而黄艳儿来到南阳这里,从曾宣手中谋划白马篇目,应该就是甄宓要送给曹植的礼物。
“你家娘娘和曹植当真勾结在一起了?”
苏阳问道。
曹植的一篇洛神赋,被人指为曹植为甄姬所做,而后代的电视剧中,各种将甄姬指为洛神,并且表现甄姬的面貌是天下无双,人间少有,更有影视剧中,一个甄姬,能够让曹操,曹丕,曹植这三个人都神魂颠倒。
妥妥的就是一个祸水形象,而在后世的影视剧中,也经常性将甄宓和曹植配对,演绎一场曹丕拆开两个人的戏码,然后甄宓一边将心交给了曹植,一边将身子交给曹丕。
“什么叫勾结?”
黄艳儿厉声叫道:“我家娘娘和曹仙使清清白白!”
“刘仲堪呢?”
苏阳又问道。
黄艳儿已经返本还源,成为了狐狸面貌,这时候却罕见有些害羞,叫道:“刘先生是赤诚君子,怎么会对我家娘娘有心意呢?并且我家娘娘和刘先生相交泛泛……”
或许是有人冒用甄宓之名,从而和刘仲堪的后身相合?
“那么铜雀台的姬妾呢?她们在曹操去后,没少给曹操戴帽子吧。”
苏阳又问道。
和刘仲堪相合的司香,自称是铜雀台的姬妾。
“那是曹孟德活该!”
黄艳儿咬牙切齿,说道:“我也是夫人养大,知道夫人一个人挨了这么多年有多寂寞,唯有在人间寻到真爱的时候,才是她们笑的最开心的时候……只可惜人的寿数短暂……”
人的寿数短暂,你们的真爱可以多一些嘛。
苏阳懒得对铜雀台继续寻根问底,曹老板死后戴了这么多的帽子,苏阳不过是表示围观一下,瞧个热闹。
现在去找曹植和甄宓,不过是问罪两个人御下不严,并且询问一下曹植这个仙使一些关乎曹操的阴间事情。
苏阳曾经代理过阎罗天子,更有颜如玉在一边辅助,所娶的女子更是转轮王府出身,自以为对于阴曹地府已经非常熟悉,但是地府之大,终究不是苏阳简简单单就能彻底的弄清楚的。
阴曹地府中,除却十殿阎罗,更有各方鬼帝,可以说漏洞颇多,更何况还有一个神秘的东岳冥司,苏阳不曾在内探查。
铜雀台在河北境内,大乾朝开朝的时候,铜雀台尚且存在,等到了齐王入关之后,天灾绵绵,铜雀台毁于一场大水,在人间留下了一片废墟。
苏阳腾云驾雾,带着黄艳儿,姬明坤,郭琪,不过片刻,就已经来到了铜雀台外,法眼所看,便能瞧到在这一片废墟之处,有一片独属于铜雀台的空间幽然隐现,而在这铜雀台外,则有黄巾力士在此驻守。
“我来通报。”
黄艳儿身在前面,想要摆脱苏阳,进入到铜雀台仙宫之中。
“不必通报。”
苏阳身化流光,裹带着一人一鬼一狐飞了进去,他是人间天子,已经和天庭的玉皇对了上去,在此之前更是封印了财神,就不惊动这些仙兵,免得惊扰到了天宫中的玉帝。
铜雀台内五色流苏,明光华贵。
衣着翩翩的曹植席地而坐,而在曹植对面,则是一女子,身着紫衣,身披轻纱,眉宇间自然有一分翩然高贵,端坐在曹植对面,如同离合神光,明媚难言。
这一位就是甄宓。
“思化及乎四海兮,嘉物阜而民康。愿斯台之永固兮,乐终古而未央!”
曹植念出了当初的《登台赋》,感叹说道:“这世间造化,就是如此,再雄伟的宫殿,也终究成为瓦砾。”
六芒星傳說
当初曹操修建了铜雀台,让人作诗,曹植挥笔立就,写成了《登台赋》,曹操啧啧称奇,大为赞赏,而现在转眼千年,曾经的宫殿被一场大水所毁,唯有这内部的仙宫,尚且保留当初的模样。
甄宓看着铜雀台,也似回到当年岁月,感慨说道:“也是你才思敏捷,能够挥笔立就,写下登台赋,相比之下,他的登台赋就名声不显……”
他就是曹丕。
冷情女王妖殿下 冰月亦優
铜雀台成就之后,曹操命题作文,曹植挥笔立就,而曹丕要逊色一些,比不上曹植的起承转合,输了一局。
禦君有術,重生嫡女不打折 佰千禾
“其实是我猜到了题目。”
曹植笑道:“文章也是我早早写好,几番修改,然后等到那时候拿出来一鸣惊人。”
“他也是。”
甄宓回道。
曹植闻言哑然,都是提前猜到了题目,提前做了准备,但是曹丕在文笔上面还是输了他一筹。
“事情已经定下来了。”
曹植沉默片刻之后,说道:“玉皇诏令,让九王子成为阴天子,诏书是我起草的,等到九王子成为阴天子之后,对于父兄两个人就要真正定罪,依照律令,他们还有一番苦受。”
甄宓沉默片刻,说道:“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是被曹丕赐死,对于曹丕自然是没有了感情。
“是啊。”
曹植也随之沉默,而后一叹,说道:“也是阴曹地府积压的文卷太多了,对于他们,总是褒贬不一,又有说是彼之英雄,我之仇寇,让他们这些手中有累累血债的人不得转生脱生,但是……唉……”
正是因为阴曹地府积压的案件太多了,才需要一个阴天子,此阴天子依照阴天子的条律,对于这些人进行审判。
“这一位要根据名声来审判,大家都说是好人,那就无罪,大家都说是坏人,那就重罪……父亲得骂名世间早有,而兄长的骂名……”
曹植端起酒杯,苦闷说道:“兄长的骂名,许多都是我安排的。”
曹丕即位之后,几度要和曹植缓和关系,但是曹植笔下不留情,多番对曹丕抨击,才有了后来的七步诗,再到后来,曹丕的名声也就坏了起来。
“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得罪了哪一方,这么多年了,骂名还是没有停下来。”
曹植又说道。
“他们得罪了名门望族,也得罪了王朝势力,自然逃不了。”
苏阳忽然开口,说道:“曹魏建立之初,就要抑制豪强,避免汉朝的局面,你整天和豪强里面的名士混在一起,恐怕很难体悟这些。”
因为篡夺汉朝,所以是奸臣。
因为抑制豪强,所以是昏君。
归根结底,就是找骂。
只是地方的势力增强太快,抑制豪强太难了,到了最后,不得不对豪强妥协。
“你是……人间天子?”
曹植身为仙官,知晓人间之事,看到苏阳面貌,就认出他来。
“曹子建。”
苏阳看向曹植,问道:“你起草了阴天子诏书,不知这诏书是什么模样?要不要也帮朕起草一份?”
九王子将要掌管阴司,苏阳尚且不知道阴曹地府和东岳冥司究竟有什么应对手段,不过能够帮忙搅搅浑水也是可以的。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