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uxl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漢當興討論-第五百一十六章 什麼情況?鑒賞-ejiqx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曹操点头曹丕去办,命令很快便发到了许昌,毕竟护卫天子宫城的御林军不在许昌还能在哪。
当然了,邺城铜雀台自然也有其戍卫禁军,只不过那些是直属于曹操的虎卫,其统领乃是虎侯许褚,跟由曹洪兼管的御林军可是天地之间的差距。
一些大部分人连战场都没有上过,甚至可能连死人都未曾见过的新兵蛋子,被充作为御林军,这些人又怎么可能跟久经沙场的战阵老卒虎卫们相比较呢……
邺城到许昌不算近,但既然是世子曹丕的指令,魏王曹操的意思,那自然是以最快的速度送到了曹洪手里。
刚刚看到手头这命令文书的时候,曹洪满脑子都是莫名其妙的疑惑,根本不知道这因为的是什么。
虽然曹操是点头同意了,可曹丕也不能真的就将御林军中还没有淘汰下来的甲胄兵器给送出去的。
百套甲胄而已,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只不过多少限制一些也是没什么问题。
故而曹丕特意指示,让曹洪在快要报废的器具库藏中挑选出来那些准备送到益州去的御林军甲胄兵器。
这些几近报废的兵甲基本上已经处在了被淘汰的边缘,根本就没有谁能够看得上眼。
九幽古卷之鬼墓瑰寶
奧特曼之我真沒想統治世界
但不得不说,没有任何战事的御林军甲胄兵器上自然也是少了很多拼杀的痕迹。
虽然是快要淘汰掉的一批,但实际上却也能凑活的穿到战场上去。
当然了,事后出现什么样的后果御林军自然是不负责任的,但要说这些衣甲兵器的确是要比某些地方军卒所穿戴的还要好一些。
就比方说边陲西境之地……
曹洪没有看过刘禅的那份竹简,自然不清楚这里面的具体原因。
甚至曹洪在看到指示让他将这些甲胄兵器着人送至荆州前线时,心里还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是不是世子曹丕在刷什么手段。
要知道曹洪跟曹丕之间的关系可不算太好,虽然他们是叔侄的同宗亲戚,但无奈曹洪的性格所致,抠门到了极点的曹子廉早年却是因为些许钱财的事情跟曹丕之间闹得不是很愉快。
这份不愉快就一直持续到了现在,毕竟谁让曹丕本人也不是什么心胸大度之辈呢,更遑论他还是在小时候丢了面子,这种记忆可是相当深刻的,乃至于到现在曹丕都没有忘记那时种种。
只是眼下曹洪乃曹氏宗族大将,是曹丕的长辈,两人之间虽然不怎么对付,但也没说闹到彻底撕开脸皮的程度。
一来是曹洪身份所致,而来也是曹丕的身份所致,归根结底还是他们两人都各自有各自的背景。
哪怕这份背景实际上都是来自于同一方,但却也足够了……
既然搞不懂那就不用理会。
曹洪在心底里对自己那位世侄有些瞧不上,但也没真说在明面上咋咋呼呼的。
要知道曹丕为世子已是基本上不会发生改变的事实。
崩壞世界的尋覓者 紙筆且歌
说句大不敬的话ꓹ 倘若将来有一天魏王离世了,那大魏还不是得由曹丕来把控掌握吗。
曹洪心里很清楚这一点ꓹ 所以在明面上还是保持着恭恭敬敬的样子,纵使心里再怎么不屑,却也没真的闹到不可开交的程度!
一百套御林军的甲胄兵器ꓹ 再搭上几面旗帜。
这对于曹洪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更别说这些兵器甲胄的要求都不高ꓹ 只要没有彻底报废面目全非就行。
在这样的条件下,哪怕是一向抠门的曹洪也多说半句ꓹ 反而还是着人飞快的从库储当中拣选完毕ꓹ 马上就往荆州方向送了去……
曹洪接到曹丕的指示时是有些茫然的,那荆州的曹仁难道就能好到哪去?
他甚至比曹洪还有些不堪,根本就不相信这是来自于邺城方向的命令,一开始都打不算承认!
要知道远在许昌的曹洪跟坐在铜雀台中的曹丕,自然是很难理解曹仁对于刘备一方的心情。
因为刘禅的出现改变了历史的车轮,以至于曹仁到现在为止都驻守在荆州襄阳动都没有动弹半步。
于此同时,曹洪也并并没有跟随曹操远征汉中ꓹ 自然也没有真正跟益州方面直接交过手,体会不到曹仁现在的心情自然是再正常不过了。
一夜緋色:追捕不良小寵妻 新歡
可问题在于ꓹ 曹仁是襄阳守将ꓹ 是总督荆州要务的一把手。
在曹操手中的荆北诸郡不论是军政大小事ꓹ 皆全由曹仁一人把持着。
此举虽然让曹仁权力极大ꓹ 可却也给他的肩上放了一个异常沉重的担子,便是直接跟荆州的关羽关云长对线!
要说曹仁不清楚关羽的勇猛ꓹ 那自然是太假了ꓹ 毕竟关羽也算他半个同僚ꓹ 当初一同地域来自北方袁绍的进攻时,曹仁可没少见到关羽的身姿在战场之上纵横无匹。
可越是了解曹仁就越发清楚关羽不好对付ꓹ 尤其是当年赤壁之战末尾时。
关羽这厮一个绝北道断后路,是差点没让曹仁的小命彻底断了。
这份仇曹仁怎么可能记不住,但在他心里多少也对关羽有了那么一丢丢的阴影。
但既然说是仇自然是要报的,直接对线机会当然就多了,找到一处可利用的地方下个狠手,这样不就是可以将当年的大仇报复回去了吗。
然而曹仁还没等抓住机会呢,接下来的一连串大事就是直接让荆州进入到了风平浪静的状态。
哪怕下面的人还时不时的会出动练兵,但却一向都秉承着不挑起更大争端的基本原则。
这也就导致了曹仁报复计划的搁浅,以至于到现在都完全见不到影子。
若说只是如此简单却也罢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曹子孝报仇多等几年也不差什么。
可偏偏令曹仁更加恼火的是,荆州在不久之后多了个叫庞统的丑八怪。
这个据传整日都是泡在酒罐子里的家伙,没想到却是个阴损狡诈的混蛋!
基督山伯爵(青少版名著) 大仲馬
本来双方的练兵都比较克制,你来我往互有胜负。
可自大庞统到了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很清楚两边都没有要彻底开展扩大纷争的打算,便是故意刷了些小手段,搞得曹仁是灰头土脸损失连连。
这要是放在往常,他说不得要带人去叫阵好生跟关羽说道说道,尤其是在那时荆州刚收到消息,言道魏王在合肥一带大胜江东贼军,张辽张文远超神一战是差点没把孙权给留在江北!
然而这好消息还没持续多久呢,曹仁就又得知魏王头风复发突然昏厥,大好战事无疾而终,着实是让人遗憾。
却也是打乱了曹仁的计划,毕竟那时荆南水军已动,荆北这边自然不可能作壁上观。
曹仁正摩拳擦掌的等着开战呢,结果却是虎头蛇尾的闹了个无趣。
打那以后曹仁就是半点机会都没有了,每次被庞统算计的时候都是气的直咬牙根,可依旧没什么太好得办法,只能将这份怒火发泄在操练士卒之上。
將謀天下
本以为这样的情况还会维持很长一段时间,可令曹仁意外的是,许昌那边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竟然让他将这些甲胄兵器送到关羽军阵之前,明摆着就是要白送给人家的意思。
曹仁这就搞不懂了,毕竟他还未曾知晓其中的前因后果,心里不满的同时当下就准备手书一封往邺城去问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