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qmxq人氣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起點-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阿達爾的萬年陰謀相伴-nh5nq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圣光在上。”
亲眼看到阿达尔现身,格里伏塔惊慌失措,不小心背叛了巨魔的信仰。
藏卷人瑞沙德这才恍然大悟,结束了舞蹈,合上卷轴,仰望着天穹上的纳鲁,喃喃自语道:
網遊之不敗劍神 罪君子
“暗影蔽日,渡鸦吞天,原来是流传千年的暗语,圣光才是鸦人的敌人。”
重生的泰罗克还不能适应纳鲁的光芒,用右翼遮住眼睛,只靠左翼维持飞行状态。
“阿达尔,告诉大家,你是什么时候来到德拉诺世界的?”
阿达尔的声音和平常一样,温柔似水:“圣光永远与你们同在。”
泰罗克冷冷一笑:“阿达尔,或许别人不知道,我的灵魂进入暗影界多年,早已经知晓了一切,德拉诺世界混沌初开,你就盯上了我们,是你暗中挑唆风蛇之神赛泰,与鲁克玛交战,导致了赛泰的陨落。”
藏卷人瑞沙德面色大变。
阿达尔的出现,证明他与泰罗克的陨落有关。
谁能想到事情不仅仅如此,多年前火鸟鲁克玛,渡鸦之神安苏,风蛇之神赛泰,他们之间的纷争竟然都是阿达尔搞的鬼。
传说,远古时代,鲁克玛的灵魂曾经被圣光的力量触碰过。
阿达尔叹息一声:“难道你还不明白么?圣光只会带来拯救,而不是毁灭。”
“你今天是来拯救我的么?”泰罗克讥讽道。
阿达尔幽幽道:“亡者归于暗影界,不该私自回归,你触犯了禁忌,为了德拉诺,我必须送你回去。”
话音未落,阿达尔射出一道璀璨的光芒。
笼罩在这光芒之下,泰罗克发出痛苦的呻吟声,这光芒透过泰罗克,照到地面上,向四面散射,靠近的兽人皆被烧成焦炭。
“暗影蔽日,阿达尔,滚回你的圣光老巢,阿兰卡峰林不是你肆虐的地方。”
一头庞大的渡鸦出现,身后的影子好似一座山峰。
psyche
数不清的黑色羽翼遮盖了天幕ꓹ 挡住了阿达尔的圣光,阿达尔的声音微变:
“渡鸦之王安苏ꓹ 你藏身于暗影界,终于现身了,我等你已经很久了。”
“安苏ꓹ 他真的是安苏。”
藏卷人瑞沙德瞪圆了眼睛,无比激动ꓹ 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古老神灵。
安苏向前走了几步,整个山谷都在摇晃。
掌家王妃
“阿达尔ꓹ 我也等这一天很久了ꓹ 狡诈如你,怎会与我单独交战,别藏着了,拿出你的阴谋吧。”
凡女修仙記 愛逗小主
“你非常了解我。”
阿达尔轻声笑道:“纳鲁依靠的是智慧拯救世人,而不是蛮力,你的老朋友赛泰,他已经成了圣光军团的一员ꓹ 多年前你背叛了他,是时候向你讨回血债ꓹ 风蛇之神赛泰ꓹ 归来吧。”
藥尊逆襲:廢材貴女翻身記
山谷之内刮起一道阴冷的风。
兽人融化的血肉精华组合在一起ꓹ 形成一头巨大的血色风蛇ꓹ 弥漫在浓郁的血色圣光内。
圣光分为多种颜色,一般纳鲁的光芒以炽热的高亮和金色为主。
极致的血色圣光象征着狂暴ꓹ 风蛇之神赛泰的状态并不正常。
“安苏ꓹ 枉我那么信任你。”风蛇之神赛泰发出沙哑难听的声音:“我向你寻求帮助ꓹ 希望联手击溃鲁克玛,可是你却欺骗了我ꓹ 关键时刻坐看我一人承受鲁克玛的烈焰,古老的恩怨是时候了结了。”
“赛泰,因为那时候我知道,你已经被狂热的圣光迷惑了。”安苏惋惜的说道:“最先接触圣光的是鲁克玛,她向你我都发出了警告,我听从劝告远离圣光,而你却沉溺于圣光的力量无法自拔。”
那些慘不忍睹的日子 宋鼎舜
“呵呵,你不懂得圣光有多么美好,与我一起接受圣光吧。”
赛泰的双目射出一道血红色的光芒,牢牢锁定了安苏,双方都动弹不得。
从赛泰不完整的躯体内,诞生出数不清的血色软泥怪,与赛泰一样笼罩着不详的血色圣光。
软泥怪缓缓的爬向安苏,试图污染他的躯体。
“可怜的赛泰,你得到的是圣光的诅咒之力,而不是拯救。”
安苏张开双翼,激射出雨点般的羽毛,如利刃般击碎血色软泥怪。
双方暂时陷入了僵持,天穹之上,阿达尔温和的说道:
“泰罗克,就让我送你回归暗影界,亡者不该打扰生者的世界。”
阿达尔酝酿着圣光之力,准备一举击溃泰罗克的躯体。
幽幽的叹息声响起,回荡在天地之间。
一头山岳般的火鸟出现在天边,转瞬间就到了眼前。
“阿达尔,我本无意与你为敌,可是你却把德拉诺世界的苦难当成你的晋升阶梯,我不能容你。”
“鸦人的缔造者鲁克玛。”藏卷人瑞沙德急忙解下卷轴,记录下鲁克玛的真容。
鲁克玛的背部,浓郁的火焰熊熊燃烧,这是一种与圣光相似的能量。
阿达尔略有些意外的说道:
“鲁克玛,聪明如你怎会看不透,这就是针对你的陷阱,没错,单打独斗我不是你的对手,于是我找来了帮手。”
两团浓郁的邪能之力突然出现,从中走出两个高大的身影。
其中一位是背生双翼的恶魔,持着一把恐惧的巨剑,比安苏的个头还要大,傲慢的盯着空中的鲁克玛。
另外一个是一台军团机甲,高大的机械身躯包裹着浓郁的邪能之力。
军团领主卡扎克,魔能机甲末日行者。
早知道阿达尔与军团有勾结,鲁克玛并无意外,轻声道:
“你为此计划了好久,对么?真是让人感动呀。”鲁克玛煽动双翼,一道火光直扑卡扎克。
蒼生如妖
卡扎克横着巨剑,拦住了火光,末日行者弯下腰,露出了背后的炮口,顿时火光连绵,炮火轰鸣。
格尔坎.血拳躲在一块巨石后,瑟瑟发抖。
双方都是传说中得恐怖存在,格尔坎可不敢露面,免得受到殃及,死得不明不白。
一名兽人军官冒死冲过山谷,找到格尔坎,高声请教:
“长官,邪恶的燃烧军团就在眼前,我们玛格汉兽人应该勇敢的站出来,快下令吧,弟兄们都准备好了。”
格尔坎斜着看了他一眼,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
“你是傻瓜么?编造的故事也信?玛格汉兽人不过是废物,蝼蚁,如何是这群大家伙的对手?”
兽人军官捂着脸,支支吾吾发不出声音。
食物鏈頂端的忍者
格尔坎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抬起头观看战局。
赛泰与安苏的战斗中,安苏占据着上风,漫天的羽毛飞舞,使得软泥怪无法靠近。
兽人解决这些软泥并不难,这是唯一能帮得上忙的。
格尔坎突然涌出一个念头,不能让这三万兽人回去,眼珠一转道:
“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到了,玛格汉兽人必须勇敢的战斗。”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