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硯輝的表演觀:不演情緒演行爲



王硯輝的表演觀:不演情緒演行爲

永煤:何以至此?河南廳局級財經官員迴應

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攝

影片結尾處父子倆在甲板上的攤牌戲。

在近期熱映的影片《風平浪靜》中,演員王硯輝飾演性格複雜的父親宋建飛。戲外的王硯輝性格豪爽,他和記者聊得最多的不是角色的亦正亦邪或是戲裏的身份變化,而是如何“好好地去創造一個人”,因爲人物動機合理了,表演也就立得住了。他在片場推崇一個東西叫留白,凡事不要講那麼清楚,或者不要把它混淆了,去給它更多的空間,他說自己很在乎這一點:“其實演員就着角色創作,我想去呈現這種複雜性和它的這種層次,創作過程中就是一個痛並快樂着的過程。留白很重要,每場我都去做,因爲我不是演情緒,我自己去演行爲,然後把思考的空間留給觀衆。我覺得這是我的表演觀,有些時候我可以吃飯,這個藕爲什麼好吃?因爲埋得深,思考是留給觀衆的。”

●表演

悲劇人物,但很自信

影片《風平浪靜》中,優等生宋浩得知自己的保送名額被頂替,闖入誤以爲是頂替者家的民宅,結果意外傷了人,而他的父親宋建飛緊隨其後,給受害者補了一刀,將他殺死滅口,但他卻沒有將此事告訴兒子,從此兒子遠走,隱姓埋名。父親選擇在家鄉留守,仿若片名《風平浪靜》一般當這件事情沒有發生,15年後,兒子回來了,命運依舊沒有讓他們得到平靜,反而推着他們繼續走向真相與贖罪。當王硯輝拿到劇本時,他發現了宋建飛是一個獨特的父親,他也堅定地認爲社會上是有這樣的父親的,“他對孩子不是屬於話語式的教育,對孩子的愛是一種獨特的方式,就像他進去補(受害者)的那一刀,因爲他知道孩子一被判刑就完蛋了,所以自己也要來承擔,大不了他來頂罪。他的這些動機太讓我有創作欲了,我覺得可以用表演一步步去解釋他的合理性。”從角色塑造上來講,王硯輝似乎能夠理解宋建飛身上發生的一切:他的犧牲、他的痛苦和掙扎,他在病妻還在世期間與小三結婚生子、拼盡一切想移民的選擇。“宋建飛是悲劇式人物,他很自信,認爲自己可以解決一切,讓一切都風平浪靜,但事實上他只是時代大潮裏的一粒沙,也被一切的外力碾壓着,最終走向悲劇。”

●合作

早評:滬指高開0.47% 自貿區相關概念股走強

章宇拍戲太痛苦,我太累

這是王硯輝和章宇繼電影《我不是藥神》和《無名之輩》後的第三次合作。從假藥先生與黃毛、落魄老闆與悍匪,到這次的“同案犯”父子,他們的每場戲都充滿了戲劇衝突。王硯輝在片中的情緒、狀態以及捉摸不透的眼神,在導演李霄峯的鏡頭下精準呈現。監製黃渤一直認爲,王硯輝表演的能量場很大,爲什麼他的表演這麼好看,是在於他與章宇氣場能夠對得準,他完成得非常好,對這個角色的感情非常的複雜。現在提起很多拍攝細節,王硯輝不會太多說,他一直認爲自己創作的習慣是隻要大方向對了,控制住主要方向後,其他怎麼發揮都可以:“片場章宇是很壓抑的,我沒他那麼嚴重,隨時都能跳出來。可能章宇喜歡那種沉浸式,我不太喜歡,那樣拍戲太痛苦了。(笑)”

竇驍助力公益畫展:要讓世界看到自閉症羣體身上的閃光點

“電影是難的,這個戲拍起來也是累的。”王硯輝坦誠地告訴記者他飾演宋建飛的心得,但話鋒一轉又表示,演電影肯定要折磨一下自己纔有意思,角色會有很大的戲劇衝突,這樣纔會令劇情不會趨於平淡,但在表達的時候儘量把它“含”着,能夠演出來的儘量不去說,這樣一波操作下來,自然也會演得比較疲憊,但這種由內及外的“心累”卻正符合片中宋建飛的真實狀態。

●高光

“自私”對決“果斷”

影片的結尾處父子倆在甲板上攤牌成爲全片戲劇高潮,宋建飛十五年的委屈、壓抑、痛苦與膽戰心驚,隨着兒子宋浩的那句“我撐不住了”也得到徹底宣泄,看着幾近崩潰的兒子,他開始質問逃離家鄉十五年的宋浩爲什麼要回來,然後又要放棄妻子和剛出生的女兒去爲自己贖罪。儘管這段臺詞是在講宋浩的“自私”,但在王硯輝看來,父親也撐不住了,也想解脫了:“那場戲我和章宇都很痛苦,要不斷地面對彼此,隨着情緒不斷上涌,現在呈現的效果我真覺得是可以拿出來當教科書的。我記得在片場最後的鏡頭搖向我,我是樂的,因爲拍完我也解脫了。”

章宇也很享受這場悲劇戲,他很理解王硯輝對角色的準確拿捏,“宋建飛是拼過來的,他到今天這一步也是拼過。硯輝哥身上有殺伐決斷的氣質,臉上寫着歷史感,包括到後面的那種果斷的拋棄,果斷的抉擇。誰也不願妥協,都很執着。他有他的堅持,我有我的堅持,直到後來找到大家都舒服的、折中的方式,才呈現出戲裏的悲劇樣子,我們演戲,很有感。”

■ 角色對話

男人來到世界上,是要犧牲的

新京報:對於宋建飛來說,什麼東西是最重要的,親情又是處在什麼樣的位置?

王硯輝:責任最重要,一個男人的責任。(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飯時)臺詞上也說了,男人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是犧牲的。宋建飛是個性很強的父親,一般家庭的父親,他敢不敢去找副市長聊(保送名額被轉讓)這個事?他可以去副市長家找人,能看出個性非常強。

新京報:你總是被人稱讚演什麼像什麼,會有很大壓力嗎?你對錶演好壞的評判標準是什麼?

王硯輝:每次看到好評都很高興,興奮得不得了,就喜歡錶揚我的(大笑),我一向是個榮譽感特別強的人,因爲我對任何角色都非常尊重,非常敬畏,也很努力。其實社會上無論是做什麼樣的職業,都應該對這份工作懷有敬畏之心,現在變得誰都可以試着幹,也缺少敬畏之心的態度,這讓我挺失望的。

新京報:《風平浪靜》中其實還有很多故事可以展開講,如果拍成電視劇還想去合作嗎?

竇驍助力公益畫展:要讓世界看到自閉症羣體身上的閃光點

王硯輝:一切看緣分吧,劇本也是,我一直都是隨遇而安的態度,來了就有了,沒有就算了。

新京報:你總是飾演父親角色,有什麼心得嗎?

王硯輝:即將上映的《起跑》,我在裏面又是一個父親(笑)。其實我當了父親以後就想好好演點父親的角色。只有你當了爸以後,才知道自己的父親有多愛你,也越來越理解他們的立場和心態。他們對你的很多方面都充滿擔心,擔心你的成長,這個愛其實是我們現在不少人都忽略了的。

採寫/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


軍隊代表隊在全國科普講解大賽中取得佳績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