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03qo优美玄幻小說 劍宗旁門 起點-第四百六十六章 極怒劍意閲讀-lotfa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关于天地大劫的事情苏礼最终只是通知了夏铭,毕竟是剑崖教主,这种事情不能瞒着。
也因此原本只是随意发展的剑崖教现在开始认认真真地在发展了,这天地大劫是怎么回事没人知道,哪怕是椿也说不清。但是作为一教之主,夏铭必须为自己的教派做好应对一切的准备。
苏礼在这种情况下则是被留在了极北之地。
一方面是他接下了冰原猎兽者的因果终究不能就这么放下,另一方面却是教中长辈对他的刻意压制。希望他能够暂时定下心来多多沉淀,而不是到处惹是生非。
重生八零:媳婦的彪悍人生
他在永夜城外选择了一个很特殊的地方停留……那是永夜城靠海的那一面,他竟然是在北海冰洋上找了一个小岛……或者说是直接制造了一个小岛出来。
这小岛并面积不算大,但是他却在上面留了一块田地,不断地尝试着种植一些在超低温环境下能够种植的植物。
这需要一个过程,但苏礼并不着急。
他将智慧古帐安置在这个小岛靠近永夜城的那一端,‘封魔柱’则是竖立在帐篷旁画风略偏,但这无关紧要。
他选择在这里造岛落户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在这近海与远海的交界处,他可以替永夜城的渔民们阻拦一下偶尔过境的深海荒兽。
终究是放不下他们,虽然想做甩手掌柜,但却终究还是没办法彻底甩开。
而另一方面,这段时间以来元锋每隔几天就会过来传授他剑法……元锋最擅长的属性乃是火行,但是他没有再教导苏礼‘赤练神煞剑’这种剑法,而是教导了苏礼一套很基础的‘赤锋剑’。
这套剑法说是火行剑法,但却可以算是剑崖教的基础剑术之一。
所谓‘赤锋’并非是以真元或者真气加持产生的火焰剑锋,而是剑锋不断在空气中快速划过而与空气产生的摩擦生热!
这对持剑者的要求就很高了,需要出剑足够迅捷而有力,是对一个持剑者基本功的磨砺。
就好像元锋在掩饰的时候,就是不动用任何一丝法力的情况下不断地舞动长剑。那行剑是如此地凌厉而迅捷,以至于在剑法行至三分之一的时候那,那柄长剑的剑锋就已经开始发出暗红色。
而当剑法行至三分之二的时候,剑锋已经有亮色的火花飞溅出来。
而在一套剑法完成的时候,整柄长剑就已经如同烧红的铁棍一般……
这个过程完全没有依靠一丝法力真元,全是元锋以他的技法与实力完成。
苏礼对自家大佬的实力再次有了一个十分直观的认识……这样的剑术,哪怕没有一丝法力加持,也不是寻常元婴能够应对的吧?
而如今这门剑术却是传给了苏礼,令他在这段沉淀的时间里常常练习,寻找剑的感觉。
……元锋的想法很简单,他认为苏礼在剑法一道上哪怕比普通人还差点,那也不可能没有任何成就啊。
先前教他剑法的人一定都是太过急躁了,直接高阶剑术就教给他了忽略了基础的夯实,又怎么可能奢求他立刻成材呢?
须知越是天赋差,基础才越是重要。
而苏礼也是好性格,没有因为这只是基础就懒得多练,而是老老实实地按照元锋的教导每日练习。
“这门剑法的要领就是动作要连贯ꓹ 切不可出现太多的停顿。只有行云流水的剑势才能够使剑锋持续积累热量,一开始你在练习的时候不必去想手中的剑ꓹ 而只需要让自己动作连贯。”
“当你能够将动作彻底连贯起来之后,再将手中剑的感觉融入进来,这样可以更容易掌握。”
元锋说着自己当年练剑时的心得……他可是信心满满ꓹ 觉得哪怕是耗上几十年,也得让苏礼领悟出一门真正的剑意来。
剑崖意虽强……但怎么说呢ꓹ 在真正的剑道大家眼中还是总觉得不伦不类。
不得不说元锋的经验很有用,在苏礼不去想‘剑’的情况下ꓹ 他的确是很快就能将动作做得很连贯了。
毕竟也是金丹巅峰的大修士了啊ꓹ 对自身的把控已经更上一层楼。
他在几次演练之后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最舒适也是能够最快最有力地完成动作的发力方式……这方面他再一次展现了天赋。
元锋对此也是暗暗点头。
他觉得苏礼其实很有天赋,只是那群蠢货都没找对方向而已。
现在看似苏礼已经对他传授的‘赤锋剑’做了许多细节改动,但这些细节却正是能够将这套‘元锋的赤锋剑’变成‘苏礼的赤锋剑’。
许多练剑的人往往要经过很长时间的磨砺才能够明白这个道理,但苏礼却是往往能够在第一时间就做到。
絕世大明星 俗人小黑
这份才情哪怕是见惯了剑道天才的元锋都觉得惊艳不已,这样的少年怎么会被那些蠢驴木马成为‘剑道天负’的?
看到苏礼在两天之内的进展元锋十分高兴,然后忍不住就继续教导:“很好,你已经掌握了第一步的诀窍ꓹ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感悟手中的剑。”
“我这里还有一个窍门,那就是尽量让你的剑势往一个方向运行ꓹ 这样可以让你更流畅地感受剑锋划过空气的感觉……圆的概念很重要。多以剑画圆ꓹ 然后多体会剑锋破空……”
苏礼依然是一听就懂ꓹ ‘圆’的概念他又怎么会不知?
于是他又开始练习ꓹ 一遍遍地练习。
三國之劉尚傳 師友祭酒
以剑锋不断地画圆旋转,哪怕是一遍剑法练完之后ꓹ 他还能够想到办法首尾衔接起来ꓹ 直接进行第二遍练习。
如此一遍又一遍ꓹ 他对剑锋破空的感觉也是越来越有感觉,他仿佛能够感受到剑锋之处气流分开的感触ꓹ 又有气流给剑锋带来的那些许摩擦……
慢慢地,随着他的剑招越使越快,他的剑锋处也就慢慢地出现了一抹灼热的暗红……
这也有他身体素质方面的优势,令他可以承受得住这种急速舞剑。
元锋又是隔了四天来看苏礼,就看到了这一幕,令他分外欣喜……他就知道那群人都是些不会教学的,明明是一位剑道天才,居然被他们教成了蠢驴木马,着实可恶。
寵愛無度:霸道上司夜敲門
他琢磨着回去要好好收拾一下自家的徒弟玄虞子了,这家伙居然连剑法都不会教了,真是给他丢人了。
于是他看着依然在练剑的苏礼道:“就是这样,然后你好好感受手中的剑,想象自己与它合为一体,然后试试能否有所感触。”
唇角的陽光 琉璃銀月
苏礼听了也没觉得意外,照做就是了……
他的确是有了一些很浓烈的感觉,在这样的持续练习之下,的确是好像与手中的剑慢慢融为一体的感觉。
而那剑锋切割空气而摩擦产生的灼热感、锋锐感,也是令他有了许多感悟。
于是他那一直持续舞动了三天的剑法忽然间来到了一个中止处,他的剑势陡然一变,对着远处的海面划出半圆,就在海面上斩出了一道艳丽而明亮的弧光来。
明明是横掠而出的弧光,但却是产生了纵劈裂海的效果,弧光之前的海面被从中剖开,一股犀利之中带着炎炎之意的真意也是由此散发出来……
“噗~”
剑仙级别的元锋直接吐血了!
阳神真仙对自己的身体掌控已经达到了巅峰,哪怕是重伤也不会吐血,而唯有伤了心神才会相由心生……
所以元锋这是在刹那间心神受到了重创。
他哆嗦地看着苏礼,锤着自己的胸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媽咪來襲:總裁老公輕輕疼
苏礼看到了这边的情况心里很是担心,自家这长辈不会就这么挂了吧……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低头认错,态度好得不得了。
“我教你练的是剑!”元锋终于顺了气,然后语气严厉又带着绝望地强调。
“是啊,我也很努力地想要把它练成。”苏礼继续以无可挑剔的态度来回应。
我死黨穿越了
“可你练成了刀意啊!!”
这便是元锋的绝望所在了。
他看到了什么?
刚才那一剑弧划出的时候他还满心期待苏礼能够领悟个什么剑意呢……结果他直接来了个‘火焰刀意’。
而他呕血的原因还在于,这是苏礼在他一步步‘指点’下领悟的!
他开始自我怀疑了,他觉得自己难道其实是‘刀宗’的人,而不是‘剑宗’出身?
元锋看着一脸无辜的苏礼只觉得自己三尸暴跳,心中恶念无比清晰。
但是要忍住,这是自家教内的吉祥宝宝,要忍住,才能够保佑剑崖教一帆风顺事事如意……
元锋的脾气本就暴躁,这硬忍可怎么能忍得住?
于是他将心中恶念全部融汇于剑中,然后以宣泄一般得形式朝着远方海面狠狠斩出……
刹那间,剑光便如同长虹破开黑暗,在这昏暗的北海上方留下一道暴躁的轨迹,甚至整个海面都因此而分开,露出了上百米深的海床。
同时这一剑过后,海面上无数鱼类翻着肚皮浮起,却是因为这一剑中蕴含的暴躁意志所伤……
異界艷修 小翼之羽
元锋这一次是彻底无语了。
他是来教苏礼练剑的,怎么就自己领悟了一门‘极怒剑意’呢?
剑崖教的吉祥宝宝是真的吉祥,他这也算是被‘惠及’了吧?
但为什么就是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呢……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