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469j優秀都市言情 閱讀封神系統 txt-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準則熱推-a6twe


閱讀封神系統
小說推薦閱讀封神系統
州晴的话语充满了挑衅,但是炎神仿佛就没有听到一样,忍住了自己的脾气,他没有继续和州晴说话,而是看向了一座山,在哪里,他感觉有一个人的身影刚才还在那儿,不过现在不知为何消失不见了,炎神心中充满了怀疑,方才自己想要惩戒之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是什么人!他到底是不是人?难不成是因为两方天地的融合导致了自己失去了判断力?这倒也是一个很可能的事情,毕竟对于现在的炎神来说,新融合进来的世界充满了未知,那边是不是存在比自己强大的神,这还是疑问!
所以他面对州晴的挑衅倒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强忍了下来,而方才之所以对那个男人出手,只不过是因为对方在不足五米处的地方自己居然无法察觉!心惊的同时出手试探一番罢了!最后得出的结果果然是不出所料!对方绝对不是原本这一方天地的存在!对方并非是太古任何一位神邸,那么既然不是自己这一方天地诞生的神邸,对方的来头就充满了疑问,很有可能,对方就是来自虚无的另外一头,来自哪一方新的世界之中,而这一试探也顿时是让炎神心中生出了警觉,在哪一方天地内,绝对存在比起自己强大的敌人!只不过现在他们还没有打破屏障而是找了个人过来探查消息罢了!
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次的仙临仪式来的不是普通仙灵,而是自己亲自到来的原因!世界的融合导致了当初太古众神对于深渊的封印更加不稳定了!深渊恐怕就要归来了!而在此时此刻,危机的不只是如此,在另外一头居然还存在着更加可怕的一方世界虎视眈眈!至少进入那一方世界,现在炎神还不敢轻而易举的那么做,对方既然这么做,毫无疑问就是证明对方拥有极其强大的实力,认为他们这一方世界并不存在任何的威胁!炎神心中有些担心,他对于人族也算得上是十分尽力了的,当年人族无依无靠,不就是他们众神提供的生存空间么?现在倒好,随着人族的实力强大了起来,对于他们这些原生的神邸越来越不放在心里了!
炎神不知道州晴找到了什么样的后台,但是他心中的忌惮依旧没有减少,这一次的仙临仪式草草结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月炎国的人间之主州晴和月炎国的神邸炎神之间闹出了矛盾,这一次的仙临仪式让他们二人都十分的不愉快!但是那种等级的大人物之间发生的事情,对于他们这些普通的人来说基本上是不用去想的!那种大人物才回去考虑的事情和他们毫无任何关系!他们所需要做的就是在之后可能会出现的乱子之中保全自己就足够了!月炎国经济虽然不行,但是商人数量众多,这一次仙临仪式出的岔子直接是让无数商人感觉到了一股危机!他们不清楚这个危机是什么ꓹ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看不到闻不到周围散发出来的火药气息!
……
籃球之王牌後衛 哲旭
“这里的人可真有意思,明明是一群靠着神邸才拥有了自保之力的普通人ꓹ 结果在拥有了可以自保的实力之后就准备抛弃自己的神邸,刚才那个叫做州晴的女人已经是直接站出来和月炎国的炎神对立了,语气挑衅无比ꓹ 而那月炎国的炎神之所以不愿意回复的原因恐怕也很简单,按道理来说这种仙临仪式来的人只会是一些普通的仙灵罢了ꓹ 这一次居然是炎神亲自降临,恐怕就是因为他闻到了不一般的气息ꓹ 准备亲自来查看一番罢了!”苏牧笑了笑ꓹ 坐在月炎国都城高处的一座酒楼的窗边看着无比繁华的月炎国都心中暗暗想道。
月炎国对于自己神的抛弃,这绝对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恐怕在现在的月炎国内,众人族信奉那位人间之主州晴的程度,恐怕要远远的超过炎神吧?不然方才州晴挑衅炎神人族也不会一个人都没有站出来,该说人族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呢?各种优点他们都可以拥有,而同样的,与生俱来他们不只是存在有点ꓹ 人族的缺陷就在于他们的心!人族可以拥有一切优点,但同样他们也可以拥有一切的缺点!一个人如果能够一心向善ꓹ 那么的确他可以免去不少的邪恶ꓹ 但是问题不要完了ꓹ 一个人怎么可能做到一心向善?在这种神与人并存的世界之中ꓹ 谁是真正的心善?恐怕就是那天边飞着的鸟儿也都在想着今天的晚餐去什么地方捕捉,你敢说这是一种善?不ꓹ 这其实是一种生存方式ꓹ 他们无法完完全全做到一心向善ꓹ 也就只能够让自己的邪恶压制一些,但是同样的ꓹ 压制邪恶太久的话,反噬得来的后果远远超过当初直接释放负面!
網遊—風流浪子逍遙俠
百瞳
“客人,您的酒菜都齐了,还有什么需要的吗?”酒楼店小二看着苏牧十分恭敬的说道,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身着华丽面容完美并且透露出一股不平凡气息的苏牧,绝对是无法得罪的人,所以他满脸讨好恭敬,只为了让苏牧不为难自己而已,这也是一种生存之道,你说苏牧是故意这样得么?没有,这并非是源自于苏牧行动,而是源自于生存的准则!
苏牧笑了笑,看着店小二缓缓出声说道:“再给我那一副餐具吧,并且劳烦告诉你们家掌柜的,酒楼今天我包下了,我准备在你们酒楼,会面一个客人。”
鳳棲梧桐
爛鬼樓
“这…客人,包下酒楼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咱们酒楼今天可来了不少的大人物,他们家财万贯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要不在下给您弄一地方,保证绝对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您?而且这样一来,客人您不也是可以省下来一大笔钱么?”店小二小心翼翼的说道,对于客人的要求一般他们都是不会去过问的,但是今天酒楼内的客人的确是太多太多,如果自己面前这位选择包场的话难免得罪别人,所以他也是好心提醒了一句而已。
“随便你,反正那位应该也不挑剔,安排好了叫我。”苏牧缓缓说道,并未继续要求包场,毕竟他也不想为难人家。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