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qq熱門都市小说 萬法無咎 ptt-第一百八十八章 拔苗助長 二二比試熱推-xnjxa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归无咎念头浮动。
首先映入心田的,自然是本界所有日曜武君层次的大人物。
除了自己和姜敏仪、百里开济外,只余下南斗宗有琴文成、御虚宗桑蕴若;以及疑似隶属敌对阵营的断空门简立泉和赤雷天殷融阳。
是有琴文成、桑蕴若秘潜于此疗伤?还是简立泉、殷融阳中的一位暗中倒戈?又或者是双极殿银甲人还是另外一位不知名的有资格破境之人尝试突破?
归无咎思来想去,都觉得三种假设,甚为荒诞。
神意无碍,归无咎嘴唇微张,但并未说话。
其实,还有一个可能性。
返回上玄宫后,姜敏仪并未呼甄蕊、钟业前来拜见。姜敏仪在此界之中的得意弟子冉逸之,也并未见到。
六载以前,三人一同钻研武道中的本命法宝之道,信誓旦旦的言说——五年之后,必然有成;今已逾期矣。
那年我們正青春 不再年輕了
但是这三人,别说相距近道之境,就是离明月境也有遥远距离。哪怕是勉强操控一宗至宝层次的外物,也是力所难及的。归无咎实在不愿相信,眼前高逾千丈、笼罩半岛的惊人盛景,出于三人之手。
姜敏仪将归无咎面色尽收眼底,淡然笑道:“其实你已经猜到了;只是不敢相信而已。”
归无咎先是微微点头;然后缓慢摇头,笑言道:“的确是难以置信。”
姜敏仪悠悠道:“五年之期,诚不欺我。”
“年许之前,就在我笔墨两分之后的第三日,自感距离道之极致又近了一步。那三人聚居的庭院之中,忽然传来一阵爽朗长笑。当时我以为你这一门道法,真正落地生根、发扬光大了。”
“不过,没有想到。五年之期,不是结束,只是开始。自那一日起,这一道四象龙卷正反变化,就那样毫无征兆的诞生了。”
归无咎双目微动,忽道:“我且去探上一探。”
姜敏仪摇头道:“不可。”
又道:“你且看那里。”
出言时,姜敏仪袖中似有一物攒动,仿佛擂鼓一振,掀开远方冰山一角。
归无咎抬首一望。
原来,这半球形的气罩顶端,其实是被上玄宫六大镇宗至宝之一的“九面玲珑鼓”屏蔽住了。
刚才姜敏仪打开一瞬ꓹ 归无咎已清楚的看见——
三道介乎于颗粒和火焰虚形之间的灰色物事,绵延落下;既像是地火丹炉之流焰ꓹ 又像是刚刚喷发未熄的火山灰。只是规模不知大了多少,同时更多出一种奇特的虚幻冷寂的味道,让人闻之欲呕。
这三道黑色流焰ꓹ 直冲天际,不知千里万里;几乎要将天穹彻底打破ꓹ 罔见其极。
与此相较,那倒立的半圆结界ꓹ 反倒微不足道了。
饶是归无咎如今已是日曜武君修为ꓹ 这黑烟黑炎,依旧给与他极为危险的感觉。一旦临身,哪怕是金刚不坏之躯,也要灰飞烟灭。
姜敏仪叹息一声,怅然道:“苏九猜测。这一层异象结束之后,只怕会经历一场‘物相之变’。这三人多半再也不存于世了。”
苏菜菜连忙靠了上来,歪着头ꓹ 道:“说不定,异象一收ꓹ 那三人就会化身为三座石碑ꓹ 载承经文。”
作为一界真灵ꓹ 在知见上尤有胜过日曜武君之处。她既如此预言ꓹ 显然非是无的放矢。
此时秦秦从归无咎背上爬了上来,争辩道:“那也未必。我猜测ꓹ 三人会或许化身成为三座金塔。”
苏菜菜一翻白眼ꓹ 二人立刻又争执起来。
归无咎略一失神ꓹ 低语道:“是这样……”
旋即又平静笑道:“你我这三个便宜弟子,道行根脚ꓹ 至不济也是前古道境大能。如今所投射的生死变化,不过是梦幻泡影而已。”
姜敏仪秀眉一展,颔首道:“是了。”
归无咎讶然道:“你悟到了什么?”
姜敏仪若有所思的道:“进入真幻间试炼之人,原本都境界不高。无论如何惊才绝艳,指望我辈为武道查漏补缺、完道救弊,也太过分了些……但是换一个角度看,所谓医者不能自医;武道中纵有上境大能,能追万变于前古,但也未必能够自溯过往,逆天改命。”
“所以两相妥协,多半是需要真正的有缘人,布下一粒种子……然后武道先贤,凭借自家本领,将其培育壮大。现在看来,你归无咎就是那个布下这粒种子的人。”
“所以,我有预感。哪怕这一回最后的那一战并未取胜,无咎你也不会空手而归。”
归无咎目光微烁,道:“是吗?”
这淡淡的两字,却蕴藏着强烈的“志在必得”之意。
姜敏仪忽然笑道:“既然你意已决。十月初一与会之前,总是要试上一回的。是也不是?”
同时把身一拔,宛若魅影,已穿透层层叠叠的云层,高居天表。
繼承者的千萬新娘 喬夜玫
玉瓷美女
归无咎立刻跟上。
二人举步可谓尺幅千里,不但跃居层云之上,抑且远远避开结界异象的位置,直至遁出十余万里之外,方才止歇。
旗鼓相当的对手,有过一次交手经验,至关重要。
而百里开济那头却无如此条件,这也可算是归无咎一方的优势。
极天之上,归无咎抬首一望。苏菜菜果然甚是踊跃,对于即将到来的比划迫不及待,与姜敏仪并肩而立。
重生初中校園:軍少,限量寵 夏至未晚
而自己这一边,却只是他一人,茕茕孑立。
归无咎眉头一皱,一身精力在印中一转,将秦秦唤了出来,缓声道:“避不过的终究避不过。你尽力而为,以我为主便是。”
秦秦口中嘟嘟囔囔,但是终究并未退却。
姜敏仪抢先出手,一拳打来。
归无咎回手招架。
以这两人的层次,自然不需要动用搬山投掷的“自然流”手段,一旦出手,便直指本真。
这或许是有史以来最为朴素的日曜武君大能比斗。
姜敏仪这一拳,速度甚为缓慢。运拳之时,并无任何五行之转、声色嗅味之变;好似真的只是在虚空之中翩然起舞,演示拳术。
除此之外,刚刚姜敏仪与归无咎面目相对时,相距不过二三十丈;但到了出手的一瞬,她身躯往后一挪,自然而然便隔开了二三百里的距离。
归无咎横臂直挡,身躯微微一颤;旋即会心一笑。
有一境界与己相若者,是何等重要。
在真正交手之前,归无咎也从未想到过,道行趋于极致的日曜武君交手,会是这样一副相貌。
不斗则矣,一斗便将武道的精髓与本质展现得淋漓尽致,捅破了念头中最后那一层模模糊糊的窗户纸。
武道之要,在于“正我”、“全身”、“一以贯之”,纯以此身为本。和讲究内外相合、散密相合、天人相合的仙魔秘法迥然不同。
此时他和姜敏仪之间的距离是三百里。
但是双方一拳一脚送出,皆是直达本身,无有丝毫间隙;精力传递,强弱侵凌势变,亦不因距离远近而产生一丝衰竭。要而言之,与拳拳到肉、肌肤相触,没有任何差别。
不止是三百里;就是三千里、乃至数万里,效用也一如此例。
此时,苏菜菜出手了。
小姑娘娇叱一声,左右食指向前一点,指尖各自浮现出两团火焰。
其中左手食指之上的火焰,色分两层,外青而内白;而右手食指之上正好相反,外白而内青。两团火焰一兜一转,分别向归无咎面前杀到。
显而易见,这两团火焰的威力,可不仅仅是看上去这么一点而已。
随着这两团火焰呈现,方圆数万里内的气机陡然一变,似乎阴阳五行精蕴之二被完全抽离,操之于苏菜菜之手。
归无咎微感动容。
当初在幻象之中,是看不见真灵出手时所动用的手段的。现在看来,这分明是将阴火、阳火之性彻底分解后的手段,严格来说,更类似于“仙道神通”。当初在越衡宗,无名墨珠降世的那一日,他就在宁真君的“回忆”中,见到过越衡掌门南宫真君施展过类似手段。
仙道武道,也有相通?
归无咎来不及思考太多。他知晓这一等阶的手段,唯近道境中甚深修为方能为之,除九宗真君外,本土天玄上真多半也是勉为其难。如今以秦秦的修为,只怕甚难抵挡。
于是归无咎迎前一拳,意欲接下这一击!
但是接下来,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归无咎一身精蕴所系的两拳,暗藏龙吟虎啸之功,竟和苏菜菜所施展的双焰相交而过。互不相阻!
然后便是秦秦哇哇乱叫的声音。
却见秦秦百忙间凝练出两道阴水、阳水之精,凝形作两道光盘,勉力将那两道奇焰吞下。
只这一击,秦秦小脸发白,看上去大为委顿。
那一头,姜敏仪明显也甚感诧异。
两人心有灵犀,同时出招。但是却并非继续缠斗——
归无咎的一拳,攻击的目标换成了苏菜菜;同样,姜敏仪反手一点,向秦秦的眉心按去。
结果不出所料。精力加身,舍虚就实,受招之人却变成了姜敏仪与归无咎。
好似这不是一场“二对二”的比斗;而是两场独立的“一对一”。归无咎的对手,锁定是姜敏仪;而苏菜菜与秦秦是另外一对。似乎两队组合各自处于独立的世界之中。
正反百余击,皆是如此。
婚外貪歡
归无咎念头一转,暗暗纳罕。既然互不相干,真灵之间的比斗、乃至其实力之强弱,岂非可以忽略不计?
此念方生,秦秦忽地一声怪叫,身化青虹,躲藏进大印之中。
和苏菜菜来回试法五六十个回合,他终是抵挡不住,先遁藏再说。
就在秦秦消失得一瞬,归无咎心头忽然涌起警兆。
“隔膜”被打通了。
没有秦秦吸引仇恨,苏菜菜又一记随手施展的阴阳离火神通,终于改换目标,直扑自己面门。
归无咎浑身武元精力一转,一掌拍出,动用十成真力,顺利将火焰打灭。
醫婚成癮,高冷老公太深情
归无咎头脑中灵光一闪,似乎悟到了什么关键;但一个恍惚之后,又似乎什么也没有抓住。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