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kt9g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老婆也重生了-第89章 雙贏讀書-et2dc


我老婆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我老婆也重生了
徐杨的意思很清楚。
单先生的身份和地位在这儿摆着,成绩更是再显赫不过,尤其是在商业层面的成绩,是最令同行瞩目的。
所以,不管单先生愿不愿意代表同行,只要有所动作,同行都会跟上。
毫不客气的说,现在的单先生,基本上就是同行的指路明灯。
跟着单先生的脚步走的,基本上都赚钱了,就算没能大富大贵,也比一般同行要舒服一些。
早些年不讲,就说近几年,但凡有点眼光的,学单先生年轻时候走穴演出勤快点,一年怎么得不赚个几万块?但那些死守茶楼茶馆或者曲团的同行呢,依然在拿着几百块钱的死工资度日。
差距实在太大。
这种情况下,单先生在互联网上有新动作,只会被迅速跟风模仿。
当然,单先生比同行更强的一点在于,单先生有独立创作能力,很多内容都是经过二次加工之后的新作品,是有独立版全的,不像某些曲艺人只会照本宣科的复读前辈、师父的旧作,或者诵读其他人的文学作品。
具备这种创作能力的曲艺人,行业内也就那么几个。
所以,同样是卖版权,单先生卖的就是比其他人贵。
至于其他没有创作能力的曲艺人,他们的作品可能连版权都没有,因为他们本身也没有版权意识,他们的作品本身就是在侵权的基础上诞生的。
曲艺行业内,尤其是评书这一块,侵权现象非常严重,抄梗什么的就不提了,很多都是直接全套复制。
因此就算单先生愿意代表同行跟徐杨进行版权谈判,代表的也只是那些具备独立创作能力且有作品版权的那一批同行,而不是全体说评书的。
但看单先生的架势,根本不想跟那些个所谓同行们打交道,更不愿意代表谁谁谁,怨气满满的。
当然,徐杨也能理解。
正如他可以理解郭黑子成名后不愿意提携那些个所谓的同行一个道理。
人家落魄的时候你们可劲儿踩,人家发达的时候你们又眼红泛酸扣帽子,最后看到好处了又腆着脸凑上来沾光?
世界上没哪样的好事儿。
所以,他也没打算在这块劝单先生。
正如郭黑子所言,那些劝你大度的人,离他远一点,雷劈他时会连累到你。
他不喜欢被人劝大度,也不愿意劝人大度。
他只是从纯粹的商业合作层面说出他的看法。
代不代表谁真不重要,但单先生现在这个人气、地位和影响力在这儿摆着,就算他登报声明不代表谁也没用,在外人眼里,老先生就是行业领袖,一举一动,都会引领行业风气和风向,是名不正但实存的行业代表。
这种情况下,单先生这话,听着就像小孩子嘴里的赌气话,多多少少有那么点小幼稚。
当然,他可不会笑话老先生,而是笑道:“所以啊,您也别在意什么代表不代表,您大可以好好利用您的影响力来为自己谋利。”
“哦?怎么说?”单先生果然感兴趣,附身问。
“成立一个独立的评书或者传统曲艺版权营运公司,专门负责相关作品的版权营运工作,公司可以先取得其他同行和个体的授权,然后进行集体管理,功能和模式类似于行业协会,但比协更正式更专业,利用您个人的影响力去赚这笔钱,别看评书和传统曲艺稍微有点冷门,但架不住底蕴厚重,做起来,也能赚不少钱呢,”徐杨把他的想法简单讲了一遍。
这想法,来源于后世的音集协。
音集协就是做这个的,巅峰时期,得到了几乎所有音乐公司和音乐人的授权,就算后来因为营运不善而有会员退出,影响力依然不小,每年靠打击盗版都能赚不少版权费,何况还有正版授权。
当然,这种中介模式肯定有缺陷,也赚不了什么大钱,就是赚个辛苦钱而已。
極品魔法狂徒 黑色的麥子
但对风雨飘摇的传统曲艺行业而言,却宛如一盏指路的明灯,一下子就点亮了眼前的道路。
对啊。
个体力量很小。
但合体之力却相当伟大。
单个人,哪怕是单先生这种大腕儿,在面对盗版问题的时候也无能为力,只能视而不见,见不见心不烦。
可如果把所有传统曲艺行当的从业人员都集中起来,那将是一股谁也不敢小觑的力量,不说打击盗版,仅仅是在商业谈判层面,也能更有底气。
淑女本色,鬼王的新妃
这个道理,就算是普通人都明白,何况是单先生这种说书先生中最会做生意的商业鬼才。
单先生一听这话,立刻坐直了身体:“可以具体讲讲不?”
“很简单,会员制,行业内所有人都可以申请加入,加入条件这个可以慢慢商酌,加入之后,著作人向公司授权,版权统一由公司管理,这样其他人需要用到相关版权的时候,可以直接找公司申请,同时,公司可以成立法务部,专门打击盗版,提高版权收益,具体收费标准看情况酌情订制。”
徐杨把他了解的跟音集协相关的东西简单讲了一遍。
虽说他也是一知半解,但现在的音集协还没诞生,国内各行各业还都没人搞这个,所以,这在版权营运领域是非常先进的模式,随便一个有点人脉的人去搞,在好几个行业内都能搞起来。
不说赚多少钱,光是提升的影响力就可以回本了,因为搞起来之后,这就是一个衔接圈内圈外的商业纽带,干上几年,积攒的人脉将会非常恐怖。
農家悍妻
何况,这种可以通吃两家的生意,做起来之后,利润也相当可观,而且没什么成本,找个合作的律所,再雇两个会计和几个文员,这就差不多了,办公地点更没什么要求,有个门面接待会员和顾客就行。
当然,徐杨是看不上这么点小买卖的,所以,他可以非常坦然的说出来。
大秦霸業 玉晚樓
单先生听完之后皱起眉头想了想,“这个思路非常高明,但是,我的威望和人脉还是差了点意思,”说到这里还自嘲一笑,“我这个人,在行业里的名声都臭大街了。”
“单先生太谦虚了……”
“不不不,我一点也没谦虚,大实话,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单先生却扭头问关爸:“小关,这事儿,你可以做啊。”
关爸连忙摇头:“我不是那块料。”
关爸确实不太像个生意人。
或者说,老关家就没个会做生意的,都是那种很本分的曲艺人。
不过,徐杨左看右看,笑道:“要不,您两位合作一下?单先生有能力,关叔叔有人脉,实在不行再拉一两个有经验的过来,一起把这个事儿搞定,就当是为曲艺行业的发展添砖加瓦了。”
单先生和关爸对视一眼,没说话,但明显心动了。
長官大人,緣來是你
因为啊,这事儿真要做成了,绝对可以名利双收。
单先生年纪大了,去年还得了胃癌刚刚恢复没几个月,对钱没太大的需求,但一个好的名声却是老先生急需的,何况这事儿要是坐起来,老先生自个儿那一大堆版权也就有了妥当的安排,百年之后也不用担心会出什么问题。
而关爸呢,正值当大之年,还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光靠话剧团那么点工资实在不够看的,最想赚钱,这种一年可能也就几十万最多过百万的小生意入不了徐杨的法眼,但对关爸来说却是真正的大生意。
所以,关爸和单先生俩人都心动了,尤其是关爸。
之前的关爸陪徐杨跑这一趟,主要是看在陶蕊杨以及徐杨掏钱买关老爷子作品版权的份儿上,当然,跟徐杨聊的投机也是原因之一,但本身一直就当自己是个牵线的,把徐杨介绍给单先生就完事儿了,根本没想太多。
但现在,牵着线牵着线忽然发现一条生财之道,不心动才怪呢。
重生回頭草
只是关爸毕竟没有做过生意,没信心,所以嘴上很谦虚很客气。
吃雞之神級第三方軟件
单先生倒是不客气,只是说这事儿有小关在,必定事半功倍。
徐杨也边上继续鼓动,“关叔叔,真可以考虑一下啊,这种事情甚至可以当兼职来做,都不需要辞职,开个公司,抽空跟同行们交流交流,剩下的活儿有手下去做,何况,也没多少活儿,有您这个招牌在这儿立着,就完成了百分之八十的工作。”
他这么积极,原因也很简单,这事儿要是成了,对他也有好处。
首先,他跟关爸的关系已经处起来了,这公司要是成立,他就是合作的首选。
其次,从这个公司成立到正式运营,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短则半年,长则一两年,在这段时间里,不用他掏版权费,但是版权相当于已经在他手里了,等公司成立之后,他也已经发育起来,那么点版权费对他而言已经不算啥,相当于栓住对方的同时还不用拖慢自己的发育节奏。
最后,这公司做起来以后,他这边的工作将会轻松许多,不需要再像现在这样一家家跑版权,等于是不花钱的雇了一群勤勤恳恳的好员工,而且还能落下个好名声,顺带着卖了两份人情。
所以,这种双赢的事情,肯定要大力推动啊。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