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0g3p精华小說 庸王傳笔趣-第六章 善惡輪迴 第八節相伴-zwr2q


庸王傳
小說推薦庸王傳
不得不说,夜月华作为一个统治者而言,无疑比圣族皇帝独孤信一好太多了。独孤生要想找资料,还得偷偷摸摸上魔神山找,而接到萧平讯息的独孤业,则是带着萧平、忘仙、罗鹤等等一拨人,十分惬意地在魔都图书馆找着当年独孤一族破开神界封印的资料。这些可都是绝密信息,独孤业还不忘让人抄录一份,到时候准备让罗鹤带着抄录的资料回鬼界给独孤羿。毕竟正版的可是魔族的瑰宝,是不能随意送人的。
正抄录中,独孤业接到卫冬新的紧急消息,魔神山独孤问带着一拨人来了!
“要不我们先藏起来吧?”忘仙建议道。
独孤业则摇着头说道:“独孤问身具因果眼,藏是没有用的!”随后,独孤业对卫冬新说道:“你去通知黑鸢,让她开启终极方案!”
TFboys之四葉草的信仰 冉星語
“是!”卫冬新接到命令,赶紧跑了下去。
“你们跟着我一起下去吧!”独孤业对周围几人说道,随后独孤业又豪气冲天地大声说了一句:“就让我们来会一会,这个大陆的巅峰吧!看看对方有没有本事把我们给打趴下!”
魔都图书馆大门前,独孤业带着萧平、忘仙、罗鹤三人,朝独孤问和魔神山众人拜礼道:“独孤业见过各位祖宗!”
“你带着人到这里来,是来查找破开神界封印的资料的?”独孤问对独孤业问道。
“正是!”独孤业说道。
佳妻天下
“为什么?”独孤问说道:“你应该知道,收到独孤羿的消息后,应该首先上报魔神山,而不是带着人,瞒着魔神山在这里找资料!”
“至亲兄弟,想都没想,就这么做了!”独孤业说道。
“好一句至亲兄弟!”独孤问说道:“是谁让你拥有凌驾普通人之上的血脉?又是谁让你穿上这身龙袍,统治这么一大片疆土的?”
“让我成为魔族皇帝的,并不是你们,而是魔族的百姓!”独孤业说道:“至于你说的血脉嘛!今天就还给你好了!”
独孤业的话音刚落,整个魔都上空忽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法阵,强大的能量波动让独孤问等人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天價庶女:權寵香妃
独孤业此时开口说道:“我们现在头顶的这个法阵,是魔族科技部研究了十年,这两年在我哥独孤贽的帮助下,才研制成功的封神印!等那个封神印落下的时候,即便强如各位祖宗,只怕也会和普通人一样,什么功法都施展不出。到时候,别说一千战熊军团的战士,就是十个人,也能把你们都捏死在魔都城!”
“你以为就凭你三两句假话,就能把我吓走?”独孤问说道。
“真也好,假也罢!看在大家都是至亲血脉的份上,我不先动手,只是倘若各位祖宗们敢在魔都杀人行凶,就不要怪独孤业不认祖宗了!”独孤业说完,带着萧平等人又走进图书馆里抄录资料去了。
“好!好!好!”独孤问连道了三声好,随即恶狠狠地说道:“有本事你就别出这魔都城!”
庶女掀桌,王爺太猖狂 暗香
独孤问带着族人回到了魔神山。
独孤邪看着独孤问,却是笑着说道:“说真的,看到独孤业的样子,我竟还有点颇感欣慰!”
“是独孤镜海太令你失望了才对吧?”独孤问说道。
独孤邪说道:“独孤羿拥有善恶轮回眼,却整天想着帮人族做事;独孤贽据独孤千山和独孤啸海回报,此人实力比夜月华只强不弱,但是我们连面都没见过,估计和独孤羿一样,心里想着人族会比我族要多一点;唯有独孤业,似乎继承了夜月华的优点,做事踏实可靠,有理有节,在其位,谋其政!是个可畏的后生晚辈。将来成就或许不在你我之下!”
“还不是独孤镜海让你太失望了!”独孤问说道。
“若不是现在停战,真想送他去修罗海前线!”独孤邪说道。
“修罗海前线是去不了了!让他去魔都守着吧!有可疑人物出城立马回报。尤其是那天出现在独孤业身后的两个鬼魂,让他们带破开神界封印的资料回鬼界,这种可能性太大了!”独孤问说道。
“你说独孤羿到底要那些资料有何用?我看那条蠢龙不都已经钉在那封印上了吗?”独孤邪说道。
“无非就是想破开神界封印呗?”独孤问说道:“独孤羿以为独孤文、独孤武两位先祖的联合封印就那么好破么?暂时不用管神界封印,盯紧鬼界,我总感觉鬼界要发生大事!”
神界,辰夕宫。
独孤羿和独孤贽躺在地上,而月蛾和夜月华则躺在旁边的大床上。
独孤羿慢慢睁开眼,活动了僵直的身子,坐了起来。望了望周围,看见自己受到如此不平等的待遇后,大声说了一句:“难道神界是女人当道么?”
“可以这么理解!”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我平时见到寰幽,都是主动躲着的。”
独孤羿看向门口,一个青年男子出现在门口。
“你是谁?”独孤羿问道。
“我是谁并不重要,因为我马上就要出远门了!”青年男子说道。
“你是那个老仙人?”此时独孤贽的声音从独孤羿身后传来。
“你也醒啦!”青年男子并没有否认独孤贽的话,看来他就是之前的老仙人——独孤斌!
“我有问题要问你!”独孤贽说道。
“哦!那你可要尽快问了!”独孤斌说道:“因为我的时间很赶。”
都市不敗至尊 那年三月
“我在鬼界轮回台设计的那个穿越时空的法阵有用么?”独孤贽问道。
“或许有用!”独孤斌回答道。
“或许有用?”独孤贽有些不明白。
空間裏的小人物 我是木四
“设计理念是可行的!但是不是真的可以穿越时空,我就不知道了!我又没亲眼见证,也不好说!”独孤斌回答道。
“你曾经说过,如果经过此次历练,我依旧执着于穿越时空,回到过去,那么你会亲自为我打开时空之门。”独孤贽问道:“不知这句话是否依然有效?”
“自然有效!”独孤斌回答道:“如果你愿意,我现在就可以为你打开时空之门!”
“我愿意!”独孤贽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只见独孤斌右手一点,一道白色的光柱出现在独孤贽的旁边。独孤贽正要纵身往光柱里跳,却被独孤羿一把拉住,独孤羿指着房门旁边的独孤斌,对独孤贽说道:“你相信这样一个不干正事神仙的胡话?”
“瞧你说的!谁说我不干正事了?”独孤斌辩解道:“在鬼界轮回台停止工作的那一刹那,我就在神界又建了一座轮回台,可费了我不少心血呢!”
“无图无真相!请问神界的轮回台在哪里?”独孤羿问道。
“你们出了这座宫殿,往左走半里,接着再往右走十里,看到一个宫殿后再往左走五里,然后再往右走十五里,就到了!”独孤斌说道。
“我要你带我们过去!”独孤羿说道。
“这个轮回台有些缺憾,就是必须得有人在旁边看着,不得离人!现在是寰幽在那里看着,若是我去了,肯定被她抓住看轮回台了!我本来时间就很赶,哪有时间去看轮回台?”独孤斌说道。
“那我认为你很有可能是骗我们的!”独孤羿说道。
“随你们信不信,反正时空之门就在那里,时间我都帮你们定好了!你们爱去不去!”独孤斌说道。
独孤贽此时抓着独孤羿的手说道:“阿羿!你听着!我必须要去!”
“可那有可能是假的!”独孤羿说道。
“但也有可能是真的!”独孤贽说道。
“穿越时空,回到过去难道有那么重要吗?”独孤羿流着泪,说道:“难道你就愿意丢下你的亲弟弟?”
独孤贽帮独孤羿擦干眼泪,说道:“放心!我不会丢下你的!”独孤贽说完,依旧坚定地朝时空之门走去,独孤羿死死拉住,硬是不让独孤贽去。
一只手放在了独孤羿的手上,独孤羿回头一看,是月蛾。
“让他去吧!”月蛾说道。
独孤羿哭了,哭得很伤心。
独孤贽最终消失在一片白光当中。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独孤羿大哭道:“可是你们不知道,穿越时空是一个死循环啊!”
月蛾看着独孤羿,呆呆地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开启善恶轮回眼的那一刻,我看到了我两岁时的魔都,我看到了我手中的刀和倒在我身旁的母亲大人!我甚至看到了身上闪着白光的哥哥!”独孤羿哭着说道。
看着眼前悲痛欲绝的独孤羿,月蛾唯有走上前去,紧紧抱着他。
独孤斌没有想看感情戏的意思,他开口向拥抱着的独孤羿和月蛾,还有被哭声吵醒的夜月华说道:“时间不够了!我该做的事都做完了!你们有什么事就问寰幽!我就先走了!”独孤斌朝着面前的独孤羿、月蛾、夜月华三人挥挥手,说了句:“再见!”一阵白光闪过,独孤斌已然不见了身影。
从悲伤中缓解过来的独孤羿,意识到还要去查看神界轮回台的情况,于是三人连忙按照独孤斌口述的路线跑向神界的轮回台。
一个朱瞳银发的女子正安静地站于轮回台上。
“他是否已经走了?”寰幽问道。
虽然不知道寰幽问的是谁,不过独孤羿、月蛾、夜月华三人齐点头。
“如此一来,我也该走了!”寰幽说道。
“你走了!这轮回台怎么办?”独孤羿问道。
“自然是你们来看管!”寰幽说道。
“你们神仙难道都是这么不负责任的吗?”独孤羿问道。
寰幽摇着头说道:“严格意义上说,因为我是他的肋骨,所以我并不算神仙,现在他离开了,我也肯定要离开了!”
絕世武帝 王子哥哥
独孤羿、月蛾、夜月华三人面面相觑,表示完全没有听懂!
“神界的时间维度与人间界是不一样的!”寰幽一挥手,一段影像划过空中,寰幽指着影像说道:“冥煌启动了穿越时空的法阵,强大的轮回之力引来了魔神山和圣神山,现在魔神山和圣神山齐聚鬼界轮回台,必须得有人回去救人,但是我要告诉你们,为了看守轮回台,最好至少两个人留下!”寰幽说完,也是一道白光闪过,瞬间没了人影。
这救人如救火啊!
月蛾连忙对独孤羿说道:“赶紧下去救人啊!”
“可是怎么下去啊?”独孤羿问道。
“赤龙的脑袋不是在那里么?”夜月华指着远方的赤龙说道:“通过口腔,一下子就下去了!”
独孤羿连忙跑到赤龙面前,撬开赤龙的嘴巴,钻了进去,然后对赤龙说道:“我得赶紧回鬼界!”
“我现在根本就动不了,怎么带你回鬼界?”赤龙问道。
“你把我吃进去,再崩出来不就得了!”独孤羿说道。
“那你可准备好了!”赤龙将独孤羿吞入腹中,再次深吸一口气,一声巨响之下,崩出一个金蛋。
一阵晕头转向之后,独孤羿辨了辨方向,朝鬼界轮回台赶去。
轮回台前,独孤问和独孤烨看着面前由独孤贽首布,冥煌完善的奇门遁甲阵,显得有些无可奈何。如果要评这世上,他们最讨厌什么东西,那毫无疑问便是这奇门遁甲阵了,以力破阵不是不行,而是这方圆百里的大阵,除非是独孤文、独孤武二位先祖在世,否则谁有那个能力能破此等大阵。
正当圣神山和魔神山众人发呆之际,一个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入阵中,眼尖的立马道了一句:“是独孤羿!”
“独孤羿?”众人疑惑道:“他什么时候出来的?这个时候进去又为的什么?难道说那巨大的轮回之力只是轮回台发出的,而不是善恶轮回眼?”
一连串的问号在众人脑海中升起,不管怎么样,面对眼前的奇门遁甲阵,众人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所以只有耐心地等待了!
独孤羿来到了轮回台,冥煌正抱着一个婴儿,站在一道白色光柱前。
冥煌将婴儿交给独孤羿,接着又把那把小铁锤交给独孤羿,并对独孤羿说道:“这孩子不能跟着我一起穿越时空,请你帮我把孩子养大!这铁锤,相信你会用得上!”
“你真的要走?”独孤羿问道。
冥煌点点头。
“这孩子你准备起个什么名字?”独孤羿问道。
“独孤胜羿!”冥煌说完,进入了白光当中。
独孤羿看着怀中的独孤胜羿,心中忽然觉得,这独孤胜羿,似曾相识!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