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3i7e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第九輪迴錄-五、同穴讀書-4bb24


第九輪迴錄
小說推薦第九輪迴錄
淡淡的流光流转在凄冷的石洞里,像漫天的萤火虫辗转在那个半夏.
他仰起头,没有看见星光,满眼的尽是漆黑冷硬的石壁,深深的吸了口气,舒缓了一丝窒息的感觉,心,疼得微微颤抖、开始抽搐。
花開夫貴 花椒魚
野 面壁的和尚
再度看向那张铭在心底的容颜,他竟是也温柔一笑,近乎宠溺的看着她:“花落,还记得么,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那是融云国公主比武招亲的日子,为了帮南庚夺得头筹,我不得不对女扮男装捣乱的你出手,然后,我不小心掀开了你的发带。”他目光流离,认真的回想着,花落一脸温柔的听着,像个小孩子一般,虽然是亲身经历而且已经过了许多年,却还是乐此不疲。
星逝继续说着,“从那之后,你就一直缠着我,找我麻烦,天天跟我打架,因为我总是让着你,所以,你每次都占便宜……直到在冰原,你受了伤,我才发现,我已经不能没有你了,那时候我就对自己说,我一定要保护你,哪怕不惜自己的性命,可是,我却一直没有做好,幽蓝涧,你陪着我受尽艰辛,中天之变,你陪我浴血奋战,像碧傲一样,为了护我,你遍体鳞伤。等这一切尘埃落定,我们来到木棉村,本以为能给你一个平静的幸福,不防青天一封书信,我又让你孤身一人,一过便是将近十年,我星逝,堂堂七尺男儿,竟是这样一个无能之人,实在有些可笑、可笑。”
花落终于开口了,温柔笑着,声音柔柔的:“我知道,在你心里一直有我,这便足矣!”
看着妻子恬淡的容颜,星逝心中温柔似水,满眼的宠溺,也认真温柔道:“这一生,有你,便足矣。”接着似乎想到什么,不由昂首喃喃:“青天之局?二八星宿?我终究还是高看了自己,高看了自己啊,或者说是我一直都看低了这天下人……”他淡淡的笑容之中多了一丝自嘲之色,却还是流露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
蓦地,星逝双拳紧握,体内磅礴的气势极速涌动,通过体内各大经脉,蛮横无比的窜出体外,飞旋在身体周围,各色的流光萦绕,大气中不失惊艳。随着星逝的一声轻喝,原本花落施展花之殇的禁锢之力开始松动起来,片刻之后,禁锢之力骤然消散。
星逝周身磅礴的气势刹那间归于体内,不再流露半点,看起来如此的朴实无华,与普通人无异。星逝缓缓朝花落走去,面上是宠溺的微笑。
走到花落身旁,星逝就这么轻轻的坐了下去,衣襟擦着花落散开的紫绫坐下,右手温柔的挽住花落纤细的腰肢,花落也顺势靠在他的肩上,像许久之前一样,只是凄冷的石洞内没有落山的夕阳。
狀元辣
飏风靠在不远处的石壁处,看着前面平静的两人,心中升起一股悲凉意。十分了解两人性格与感情的他,在花落施展花之殇的时候就已经预见了结局,只是预见与亲眼所见终归是有所不同的。
诠释情之一字,除了海枯石烂,还有一个词——生死同穴。
飏风没有打扰两人,盘腿而坐,悄然运转灵力,一点点修复重创的经脉和身躯。之前一战,虽然他用出了全力,但还是不敌入魔的星逝,几番重创之下,已经伤及本源,倘若就在这灵气稀薄的环境下,想要恢复,几乎是不可能,现在他的实力,已经是十不存一。
星逝与花落依旧在相互倾诉着,仿佛要倾诉万语千言,这一刻似乎眨眼间便会消逝,可是这一刻似乎也可以叫做永恒。
许久之后,原本流光宛转的石洞内,远散的黑气再度开始点点逼来。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一刻,星逝左手一挥,一道红光闪出,化作殷红泪状宝石的赤焰径直飞向飏风,飏风抬手接住,看着手中赤焰,飏风目光有些复杂。
飏风接住赤焰后,星逝的声音悠悠传来:“飏风,星弋就拜托你了,出去之后,把他带回幽蓝涧吧,他的未来就由他自己抉择,今后还请照拂一二,我夫妇二人感激不尽!”
闻言,飏风苦笑一声:“你们这是丢给我一副重担啊,你们倒好,二话不说,撒手而去,让我怎么跟那孩子说呢?”
星逝沉默片刻,略带黯然:“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域主,也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而且还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我欠下的太多太多,这辈子是偿还无望了,也不知有无来生…总之,我星逝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求人,拜托了,飏风!”
略显无奈,飏风颔首,“放心吧!”
石洞内再度陷入了寂静,四周的黑气愈发的浓郁了起来,星逝心意一动,飏风手中的赤焰石顿时红光缭绕,红光化作一团将飏风笼罩在内,而后红色光团缓缓升起,沿着原先进来的路径飞去。
再度看了一眼互相依偎的两人,飏风无奈的叹了口气,任由赤焰石散发的红光托着飘离,心中一松,无边的倦意袭来,终于再也忍不住,他悠悠的昏睡过去。
……
花落靠在星逝温暖的胸膛上,忽的,身体缩了缩,似乎是感觉到了冷,再度靠了靠,贴紧了星逝几分,那份坚实的温暖,让她微微心安,嘴角流露出满足的微笑,痴痴道:“这种感觉让我很欢喜。”
星逝笑了笑,鼻翼凑近花落乌黑的发间,淡淡的馨香传来,让他不由深深的吸了一口,显得有些贪恋,“我也欢喜。”
闻言,花落面色越发幸福了几分,随即面色微微有些失落,“其实,你不用……”
似乎知道她要说什么,星逝轻轻的一指嘘在花落唇边,打趣道:“我怎么忍心让你一人过那奈何桥,受孟婆那老婆子的白眼呢?”
花落扑哧一笑,“去你的。”而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她接着说:“人死了真的要喝孟婆汤么,要是那样那我不是就要把你给忘了么?”说着,眼中竟闪出一丝惧色。
星逝用脸轻轻蹭了蹭花落的发,哄小孩子一般:“有我在呢,孟婆又怎地,就是天帝老儿的胡子,我不也拔过么?”
闻言,花落再度扑哧一笑,思绪飘远,回忆辗转。
生携手,死同穴。
为情故,终不悔。
无边的黑气涌来,无情的将两人笼罩其内,洞内恢复了原先的漆黑之景,格外阴冷。
……
赤焰石幻化的红色光团托着昏睡的飏风缓缓地朝着噬灵泉的出口方向飞去,不知怎的,下方的黑气在肆虐一番之后,并没有向上涌出,反而是点点回缩,像是受到什么巨大的吸力一般,向噬灵泉深处涌回,就连洞口外边的黑气也一样被拉扯而回,红色光团分开回流的黑色戾气,出了洞口,朝着东方不远处的一座山巅飞去。
俯览整个落霞山,原本肆虐的黑气均朝着中心处飞快的汇聚,半日之后才渐趋平静,原本乌云密布的天空开始放晴,蔚蓝的颜色终于显现,虽然整个落霞山依旧还是一片死地,但较之先前,却是大大的变了模样。
随着最后一缕黑气的聚回,一道雄浑的微白之气,霸道的封住噬灵泉的洞口,而后微白的雾气弥散在噬灵泉前方的悬崖之间,显出几分圣洁的气息。
原本的噬灵泉,从这一刻起,成了一座不为人知的墓…
……
一阵清凉的微风拂来,吹动飏风零落的发,而后,有所知觉的飏风缓缓醒来,刚醒,身上剧烈的痛楚便险些将他痛得再度昏过去,忍住疼痛,他有意识的看了一眼四周,这是一个还算平缓的小山丘,枯瘦的草木尽是惨黄之色,想必是受了落霞山中黑气的影响。
想到落霞山,飏风蓦地直起身,向侧方看去,看了许久,似乎明白了落霞山变化的缘由,再想到此行种种,心底不由的升起一股惨淡之意,不禁悲叹一声。
飏风朝身旁看去,只见将他载出来的赤焰石不时散发着惨淡的红光,似在悲鸣。
飏风深吸了口气,朝着赤焰石说道:“你的主人还是一样的洒脱啊,就连死都这么让人无奈,将你的小主人丢给我,这不是为难人么。一个八九岁的孩子,我该如何对他说啊?”
重生之沈慈日記
赤焰石身上红光闪烁了几下,虽然是灵性至宝,总还是没强到开口说话的地步,面对飏风对自己主人的埋怨,它也就只有如此了,只是闪烁的红光之中竟是带着丝丝悲凉之意,或许,它更想的是陪主人一同长眠地下吧,只奈何主人的命令,抑或是最后的希望。
良久,飏风细细查看了自己的身体状况,不由的苦笑一声,自言自语道:“这下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复啊,现在这身子骨,可谓是七零八落啊,要是遇到啥仇敌,没准儿就得交代了.”
靈虛
说罢,盘坐而下,缓缓运转体内稀薄得可怜的灵气,小心翼翼地修复着受损的经脉。周边轻拂的清风以飏风为圆心,缓缓旋转,一道细微的屏障形成,除了空气中的灵气,再没有外物闯进这细微的屏障之内。
……
半日之后,飏风睁开眼来,查看了一下,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灵气还是太稀薄啊!”随即朝赤焰石道:“恐怕要麻烦你载我一程了,早些接你的小主人回幽蓝涧,我也好治伤,现在的我比一个普通人也强不到哪儿去啊。”
闻言,赤焰石身上红光亮起,再度化作先前的红色光团,飞到飏风处,将他笼罩在其中,随即朝着南方飞去。
清风徐徐吹,一叶苍黄的落叶乘着风,越过山丘,跨过山涧,在半空中回转,似乎载着许多故事,又像是迷途的游子,在找寻归途……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