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ej73熱門連載小說 回到唐朝當名醫 ptt-第三章 回生熱推-gmkec


回到唐朝當名醫
小說推薦回到唐朝當名醫
小妮子嘴唇对嘴唇喝了几口药后,感觉神清气爽了,不是药效快,而是实在太渴了,西医讲究对症支持治疗,说白了就是,不但要对症还要支持啊,支持就是你饿了要吃饭(能量),渴了要喝水(补液)。
但是想到旁边坐着的是我妹妹,当然是她口中所说的。
李三继续等她说,结果门外的鼾声突然停止了,只听到一个人说道:“咦,少爷的门怎么开了,小椅子,快去把门关上,应该是被风吹开了”
另外一说道:“是不是有人进去偷东西啊,我们进去看看吧”
“看个屁啊,少爷的病传染性强得很,已经死了一个,他是第二个,你要做第三吗,快去关上门,看看,那个艾香烧完了没,烧完了继续点上”。
“那我们要不走了算了吧,别到时候真传染上了咋办,我还是个处呢,我可不想死”
“滚,没良心,亏了少爷平素对你这王八蛋好,老爷夫人也是好人,哪有这么好的人家了,再说我抽死你”
只听到门吱的一声关上了。
不一会儿,涛声依旧,呼噜声滚滚而来。
李三正准备听小妮子讲话呢,总要把这个情况解释下啊,这可是我穿越后的初吻啊。
只听她说道:“哥,你可要坚持下来,我晚点又来看你,反正你死了,我也不想活”
最強刀鋒 十年笑
李三纳闷了,虽然不认识你这个路人甲,就算你是我妹妹,也没有必要寻死觅活吧。
带着疑问,李三迷迷糊糊中不知过了多久,感觉身上没有那么燥热了,全身酸痛依然,还是动弹不得,眼睛也睁不开,但是思维还是时有时无的清醒,人最大的痛苦在于你的痛苦你能切身体会和感受,你还无能为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被打开了,一个声音说道:“老爷,少爷还在呢”一听应该是管家的声音。
聖伊皇家校草幫 夏琳心
“嗯,他还是不想走呢,熬过了昨晚”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
突然,门外传来妇人嘶哑的哭声:“我的儿,我苦命的儿啊,你要走了,我也不活了”
陈管家道“夫人,少爷还在”
哭声戛然而止“那,那,那啥,老爷,想想办法啊,救救儿子啊,你不是最好的太医吗,求你救救他啊”
毒妾謀權之王爺有點冷
“夫人,夫人,我说了多少次,没有办法了,要是有办法,我把命给他都可以,你也看到了,没有办法呢”
“王巴羔子,你要活你就活过来,要死就干脆点,天天不务正业,老子为你不知搽了多少次屁股,你到死你还折磨你父母”
“好了,夫人,您好好回房间休息吧,我来想想办法,敏儿你快点送母亲回房间休息”
“我不走,我要陪着我儿子”妇人哭道。
“夫人,带着敏儿回去,不要在这个房间待太久,这都是你惯的呢,你们要是听我的话,哪会有今天,上月大妮子患病后,我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去探视,不要去探视,这个王巴羔子硬是不听话,硬要去喂药,才染上这个病,不然老夫怎么会,一月里失女又失儿啊”说完也哭了起来,周边的丫鬟管家也哭了起来。
縱橫漢末 歷史軍事
哭声渐止后又道“好了,夫人,你先回去,我来想办法”
待妇人走了后,继续吩咐道:“陈管家,我看难得过今晚啊,你去城东买一副最好的棺材回来,还有把纸钱鞭炮备好,还有就是不要走露风声,这个病毕竟名声不好听,他走了后就送到金佛寺超度,三日后深埋即可,不要声张,超度费加倍,你去安排好,小邓子,小椅子你们去准备艾草和高度白酒多准备,少爷这个房间的所有东西,能拿走的全部拿到后山烧掉,艾草持续点一个星期,所有能够得着的地方都用白酒涂擦三次,今天晚上我亲自守夜,送他一程”
“老爷,我也过来守,少爷对我们下人好,我也想送送他”管家道。
小邓子道:“我也来”。
另外一个声音小得可怜“我也来”一听就是小椅子的。
最後一滴眼淚
次元遊歷日記
欠下的總是要還的 風塵耀揚
“没想到他一无是处,尽惹是非,你们还记挂他,也好吧,今晚我们就在门外守下,快去准备吧”
李三是越听越急啊,我还没有断气啊,原来是这样想办法的啊,我现在就想喝点水啊。
喂喂喂,你这个太医,你总要进来,望闻问切一下吧,总不能把我活埋吧,是我的亲爹不了,李三只想出去踢他们几脚。
夜晚很快就来到了,不一时外面就鼾声大作,突然一个久违的开门声音,蹑手蹑脚的进来一个人。
随后,她在床旁坐下来,轻声说道:“哥,我就知道你会坚持下来,来再喝点药吧”
药随着药勺子边缘流了下去,李三想,不会还是用嘴对嘴吧,想想你是我的妹妹,虽然我是不承认的,但是这心里这一关还是过不去啊。
结果不是,她哪来找来了一根吸管的东西,我还好奇,在古代居然也有这个东西,李三还以为这个吸管是现代人才会有的呢。
顺着吸管,药物慢慢的流了下来,李三突然感觉好多了,试着慢慢睁开眼睛,感觉确实好多了,至少身上发热的感觉好多了,酸痛也减少了不少,试了几次,眼睛任然是没有睁开。
喝了几分钟药后,感觉嘴巴和喉咙顿时润了不少,突然就有一种,一个在沙漠中就行的人期待绿洲,一瞬,自己就身在绿洲中喝了甘甜的泉水,一个字“爽”。
王妃竇芽菜
这时,她拉着李三的手,顿时手里传递过来柔柔的温度,她一边拉着手,一边自言自语道:“哥,你可要坚持下来,你不知道,玉堂春的头牌夏语嫣还挂念你呢,我们以往只是听说你在她身上花了不少钱,但是一直不知道花了多少,你真是出手大方,结果今天她托人把1100两银票送过来,并写了一封信说道,这是你这两年来花在她身上的所有银票,希望能用钱治病,结果把父亲气得要死,说你是纨绔子弟,到死还有妓女惦记,我还蛮喜欢她呢,这种时候居然能想到你”。
李三一听来了精神,这里面释放了几个信号,一是一个太医之子能在一个妓女身上花千金啊,这得多有钱,那这个我附身的少爷和她到底到了哪一步啊,我真是好奇心大起,不知还有没有其他红颜知己,真想“小妮子”能多透露些信息。
结果她话题转得快,马上又继续说道:“哥,其实我并不是你的亲妹妹,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你一直把我当亲妹妹照顾,小的时候常常帮我挨骂、挨打,特别是五年前,我掉到了后山的湖里,你奋不顾身的跳湖里,把我托到了岸边,自己差点淹死掉,不然,哪有我的今天,其实五年前,我有一次在母亲门外听到父母的谈话说道我的身世,说我是15年前在门口捡到的,还说什么杀身之祸等,我没有听得很清楚,当时我好伤心,我找母亲问我的出生,她说我听错了,没有的事,不要听人胡说,我逐渐大了才明白,你是我的哥,虽然说我们是双胞胎,但是我和大姐二姐长得一点都不像,好多下人都说我长得像西域女子,特别是眼睛颜色也不一样,我的眼睛比大姐二姐蓝很多,而且眼睛比她们大,身高也不一样,我比她们都高,甚至比你都高些呢,二姐还经常笑我前比她突,后比她翘,说爸妈把好吃的都给我了呢,说起二姐,她今天下午还到门口来看你了,父亲不让她进来”。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