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04dx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左道傾天 風凌天下-第四百三十一章 如膠似漆【第一更!】閲讀-zrnmv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左长路哼了一声,又看向左小多。
总算是喷住一个!
左小多本能的感觉老爸是色厉内荏,分明是打算一下子喷住自己两人,然后再改话题,将话事权掌握在自己手中,但是左小念已经怂了,向来遵循妇唱夫随的左小多也只好跟上怂:“我错了爸爸。”
“嗯。”
“你们俩这是修炼完了?”
左长路哼一声,背负双手。
“嗯嗯。”
“目前到什么境界了?可有些许进境吗?”
“爸,我现在是化云中期了,即将往高阶迈进。”左小念低眉浅笑,笑容如花。
“爸,我是丹元……”
左小多话还没说完,一股没意思的感觉油然滋生。
絕世王仆 皇者歌後
刹那间如同日了狗。
念念猫刚刚说了化云中期,而且还即将迈入高阶,自己再以一副兴冲冲的口气说丹元境巅峰,岂不是自以为是,自曝其丑?!
混世主宰
忍不住一阵沮丧,耷拉着脑袋道:“丹元境巅峰……咳咳,压制了七次了……”
“没出息!”
左长路劈头盖脸的训斥:“这么久了,还是追不上你媳妇吗?你还能不能有点出息!连媳妇儿都比不过!”
左小多满身满心外加满脸的无语。
爸,您说这话良心痛不痛?
您女儿三岁就开始修炼,前有明师指点,后有许多机缘奇遇,您儿子十七岁开始,奋起直追,入道修行才一年左右的时光,就已经追到这等地步……不已经很了不得了吗?!
尤其是您闺女……或者您儿媳妇是个何等级数的妖孽天才,你不知道?!
網遊之血殺天下
“既然已经修炼告一段落了,还来打搅我们干嘛。”
左长路哼一声:“还不赶紧回去,睡觉去吧!”
说完,直接赶人:“赶紧走人。”
砰的关了门,再没给两人说任何话的机会,那一脸的生气模样让两人不寒而栗,颤若寒蝉。
左小念惴惴不安:“爸爸好像真的生气了……咱们刚才是真的不礼貌……”
左小多翻个白眼,心道,爸爸明显是有事儿瞒着咱们,这才行使先声夺人之招,让自己两人没有询问的余地,念念猫这妞儿可真傻。
但左小多不但没有道破真相,反而一脸的沉重,右手自然而然的揽上左小念的细腰,安慰道:“没事的,爸爸生气也就一会儿……走ꓹ 咱们去我那屋说说话。别怕,万事有我呢。”
左小念兀自慌乱ꓹ 本能的依靠在他怀里:“可是爸爸为什么这么的生气呢?”
左小多搂着左小念,慢慢向着自己房间活动。
皱眉,叹息:“爸爸这脾气就这样ꓹ 莫名的发疯……天天吼,吼什么吼?爸爸这封建大家长思想太严重了ꓹ 再怎么说,咱俩也是他儿子儿媳妇ꓹ 怎么能吼呢?真难为老妈能容忍他这么些年ꓹ 你放心,明天我让妈说他!”
左小念点点头,不放心的叮嘱:“那你明天好好和妈妈说。”
“放心放心,万事有我呢。”
左小多一副一家之主的沉稳,蛮有把握,手上悄悄推开门,揽着左小念走进去ꓹ 顺脚一勾,就把门轻轻关上了。
不能惊动。
左小念兀自在瘪嘴:“刚才我哪里说爸妈不是人了……我想了想貌似没说啊……”
眼神思索ꓹ 惊魂未定ꓹ 有些委屈……我真没那么说啊……这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嗨ꓹ 没多大事。”左小多凑近她ꓹ 道:“说不说的,多大事儿ꓹ 看你吓得ꓹ 来ꓹ 我替你抹抹眼泪。”
左小念刚想说,我没哭啊ꓹ 要你抹什么眼泪?
一直温热的大手已经摸上脸来,在眼角上擦了擦,然后就停在脸上不动了,两根手指头,居然在左小念柔软的耳垂上揉了一下。
左小念一惊,抬头,明媚的大眼睛刚刚抬起来,却感觉眼前一黑。
左小多的面容骤然放大,随即又一黑……两片嘴唇赫然已经贴在自己嘴唇上……
“唔……狗……哒……”
左小念一阵迷惘,情不自禁的闭上眼睛,然后才想起来这时候貌似需要挣扎一下,表明立场,于是又赶紧去推,却已经被左小多死死地抱住。
無賴走洪荒
一时间竟是推不动的。
樱唇被死死的堵住,一股奇异的感觉滋味涌上心头,忍不住一阵发懵,似乎啥也不知道了……
良久良久……
“嗷……嘶嘶嘶……”
左小多惨叫一声往后跳开,伸着舌头连连吞吐,却是被左小念咬了一口。
这小子得意忘形,得陇望蜀,亲着亲着感觉左小念没反抗,两只手居然从左小念衣衫下摆蛇一样游了进去……
左小念只感觉胸前要害被袭击,顿时想起来吴雨婷说的话,顿时急了,下意识的牙齿就落下来……
“嘶嘶嘶……”左小多不断地伸缩着舌头。
左小念在对面,斜倚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粗气,满脸酡红如醉,浑身上下似乎没有了力气一般。
左小多吐着舌头半晌一边夸张的喊疼一边鬼鬼祟祟观察……
半晌……左小念居然没有上来安慰,自己也觉得没趣,只好催动元气自己恢复了……
磨磨蹭蹭的来到左小念面前,委屈的道:“你咬我干啥?”
左小念红着脸:“谁让你不老实的,这次还是轻的,信不信我冰封了你。”
“我哪里有不老实……”
左小念怒道:“那你摸我……前面!”
“我摸了吗?”左小多一脸惊奇的看着自己的手:“没啥感觉呢……”
“你……”
戰神破天道
左小念气鼓鼓的偏过身子,道:“你要是再这样,我就去告诉妈,取消婚约。”
“我不敢了!”
“你发誓!”
“我发誓不敢了!”
左小念心里砰砰乱跳,哼了一声,半晌才道:“舌头还疼么?”
左小多委屈起来,嘶嘶的抽着冷气凑过去:“你看看,你看看这牙印……嘶嘶……”
左小念认真看着:“没有啊……哪里有?……”
突然就唔唔一声……
神魂飘飘荡荡……
又是良久良久之后……
左小念仰躺在床上,容颜如醉,做梦一样晕晕乎乎,呼呼喘气,无力的骂道:“坏蛋!”
左小多躺在她身边,嘿嘿一笑,道:“没想到亲个嘴竟然这么爽……啧啧……”
吧唧一下嘴,似是回味无穷。
左小念哼了一声,翻个白眼,使劲地挪开些距离,却又跟着就被他贴了过来。
不过对于左小多这句话,虽然不好意思说,但心里却也是认同的。
真的没想到,只是嘴对嘴的接触,居然……浑身都软了……神魂都是飘飘荡荡如在云端。
左小念感觉,自己现在要是站起来的话,未必能够站得稳……
只听左小多咂着嘴,一脸坏笑,道:“怪不得单身狗们一个个哭着喊着都要找媳妇,李成龙那厮,才一天下来就满脸的食髓知味……原来这种滋味竟是这般的令人沉迷……真真美妙得很……可惜就是不让摸……”
左小念竭尽全力冷哼一声,想要哼出来平素寒如冰雪的感觉味道。
可哪里想到,她这会发出来的声音,却只如小猫咪一样的呼呼声。
只感觉身边左小多又爬起来,左小念急忙抵挡,严正声明:“狗哒,要说明白了,只能到这一步了,你要再得寸进尺,我一定会告诉妈的!”
左小多点头如小鸡啄米:“放心放心,我用我的节操保证!”
心道,我恐怕也不敢再前进一步……顶多就是摸一下……
哎,飞天境界啊啊……
恩,刚才左小念说啥?只能到这一步?只能?
那也就是说……亲亲……变成了日常操作了?
哦吼!
“亲下。”
“不。”
“就亲一下。”
“不!”
“亲一下嘛……”
“不……唔……”
……
眼看着一折腾居然直接过去了俩小时,深感时间的不够用,于是两人又回跑到了灭空塔里。
“先吃……先吃那个九霄灵泉水……”左小念喘息着,将左小多推到一边。
“可是我还要等几天啊……”
左小多大表委屈。
“你怎地还要等?”左小念有些纳闷。
“我当然要等。”左小多道:“我现在才压制了七次,我准备压制到实在无法压制的时候,再突破婴变境界……”
“那你还等什么?”
大宋傭兵 殘杯濁酒
左小念催促:“还不快练功,我服用灵泉水之后,也要开始练功了,老爸说灵泉水会焚毁蕴含杂质部分的灵元,须得把握时机再精进一分,可别当真掉落大境界,那可就不好了。”
“其实你不如等化云突破御神的时候,实在压制不住的时候再服用,或者效果更好也说不定。”左小多建议道。
“但那样的时间周期可就太长了。”
左小念有些犹豫:“我就请了一个月的事假,不能长久的呆在这里……”
“一个月得事假么?你看啊,咱们这个空间,时间流速是外界的三十分之一,估计再过几天,就可以顶到外面四十天了……以后你就多多的这里面修炼,嗯,咱们俩多多的在这里面修炼,你请了一个月的假,现在才满打满算的过去三天而已。”
“还有二十七天,二十七天,换成现实时间,那可是足足的二十七个月,两年还带富余的时间,两年多的空余时间,你还到不了御神?”
左小多鼓起如簧之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