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hcl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辣手醫聖-終章【血玉幽鳴,俠隱崑崙】相伴-xd3pg


辣手醫聖
小說推薦辣手醫聖
终章【血玉幽鸣,侠隐昆仑】
全能神寵
自唐风与林行天正面相对以终来,就没有把林行天当作人来看待,因为他觉得人是有血有肉,有着丰富感情的,绝不可能这般冷血,这般无情。
林行天竟然能够舍弃自己的妹妹林绝影,将林绝影当做诱饵去诱惑唐风的父亲唐海,然后以此来挑起唐门的内斗,从而从中得利,这种所发实在是太过于冷血和无情了。
也难怪林绝影伤心了,林绝影常常觉得自己的家根本不是家,而是一个名利场或者是一个修罗场,除了勾心斗角、相互利用,就是不停的杀戮,无休止的杀戮了。
但是像林行天这样的人无疑是最可怕的一种人。
唐风的心中一直有些诧异的是,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在林行天的身上,更多了一种高峰坚岩的气质,让人根本无法揣摩到半点心思。
这种感觉到了他们真正交手之后,愈发让唐风感到心惊。
在他的眼中,林行天已不是人,而是神,一个无所不能的神,或者更准确地説,他更像是一潭不起半点波澜的死水,平静得让人可怖,深沉得让人无法揣度。你只要不与他接触,就不可能知道他里面的内容,可是只要你一旦接近了他,甚至跳入死水中,你才会发现这潭死水远不如你想象中的那般平静,里面暗流急涌,足以吞噬一切活着的生命。
唐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这种可怕的感觉中回忆着林行天刚才爆发而出的那一剑,那一剑的出手力道不大,角度也不新奇,速度并不是上佳。但不知为何,这明明看上去极为普通平凡的招式,却予人以最大限度的压迫力,难道説林行天的修为已达到了武道中的另一层境界,也就是“返璞归真”之境?
唐风曾经悟到,武道的本质在于胜负,在于杀与被杀,而不是让人欣赏的艺术,是以他从不追求花巧的动作,好看的套路,只追求直接而有效的方式。而正是这种心态,使他暗合了武道精义。
而此刻,他忽然想到一个简单的问题,那就是自己既然能够领悟到这种境界,身为武林五大豪阀的林行天又何尝不能呢?
我的紅警我的兵 捕秋
但是如今却是生死一线的时刻,绝不是比武。
既然已经动手,唐风就已没有理由再等待下去,他惟一的选择,只有抢攻。
这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惟有如此,他才可以制约对手的尽情发挥,否则他以守势对敌,面对林行天这等强手,就惟有败亡一途了。
是以就在两人一晃而退之时,唐风的身腰一扭,随着气旋的流动而急剧飞舞,将离别刀陡然漫空,然后在虚空中划出一道曼妙自然的弧迹,从一个玄奥无比的角度转动杀出,斜劈林行天的左肋。
唐风的刀不仅快,而且在变,根本没有规律可言的变,距离在变,力道在变,角度也在变,甚至于他的脸色亦在不停地变幻。每一个变化都前后呼应,相辅相成,就如没有常势的流水,根本无从揣度它的去势和来路。
这刀在空中发生的每一个变化,都让林行天感到进退两难,似乎自己想出的每一个应对方案都不足以应付刀的每一个变化。
但是他并没有犹豫,剑锋横空杀出,诡异无双。
他的剑路依然平凡,但力道之大,将周围数丈之内的压力强行收聚,犹如山洪爆发般铺天盖地而来。
这无疑是明智的选择。
因为林行天明白,随着对方的变化而变化,自己永远都处于下风,所谓万变不离其宗,只要找到对方的本质,就没有必要去理会太多的变化。
事实证明了他的判断的准确性,当唐风的刀挤入他三尺范围内时,幻影尽灭,变化全消,刀锋凛凛,变得直接而有效。
林行天只感呼吸一窒,凭着直觉,终于寻到了刀锋的气势锋端。
这也再一次证明了高手永远是以实力来説话这句话亘古不变的至理,任何变化,都是幻象,根本就不能影响到高手的心态与判断。
一股无边无际的庞大劲气以山裂雪崩之势自刀剑相接处传来,“呀……”这惊人的力量震得唐风一声惨呼,直向后方跌飞而去。
“轰……”紧接着便传来一连串的巨大暴响,以及各种物体的破碎声,“哗啦啦……”地响个不停。
尘土飞扬,碎石横飞。
唐风的脊背如重锤般撞烂了他身后的一片山石,人如断线风筝退飞,突然感到喉头一甜,一口血箭标射而出,一路飞洒着血色迷雾。
“想不到不仅你的身法厉害,你的剑更加厉害!”唐风吐了一口血道。
“所以你去死吧!”一剑东来,划破虚空,剑气纵横间直射唐风的喉咙。
陡然,一声惊呼:
“大哥,不要再杀人了!”陡然,一道妖魅的白影飞窜而出,一把抱住了林行天。
“受死!”唐风双目开合,眼冒杀气,眼看好时机立时就要猛然攻上去。
“唐风住手!这是我大哥。”林绝影手中宝剑飞射了出去,挡住了唐风的攻势。
“林姨,你…..也罢!!我本不喜杀人。”唐风叹了口气说道,他把刀放下了。
“谢谢!”林绝影笑着说道。
然而正当此时,林绝影却听闻一声惨叫,发出这声惨叫的就是他的大哥林行天。
“死吧!哈哈哈!!林行天你终于还是死在我的手里了。”唐天哈哈疯狂大笑着。
唐风叹了口气离开了唐天数丈远。
“唐风,你来了。”突然一声脆生生的声音在唐风的耳边响了起来。
“是你,玉兔。”唐风转头望去便见到玉兔俏生生地站在那里。 “”
唐风淡淡而道:“其实这就是纷乱的世间中生存的法则,汰弱留强,胜者为王!”
玉兔轻轻地牵起唐风的手,道:“然而不管如何,那始终不变的是男女之间的那种至真的情爱!”
唐风的心中流动着一种感动,缓缓地搂住玉兔的纤腰,没有说话,只是大踏步地向前迈着稳健的步伐。
“轰……”
一声震响,山崩地裂,沙走石飞,血肉横绽,虚空在刹那间变得喧嚣狂乱,犹如横掠大地的风暴在凄号,在这每一寸空间中,都充盈着爆炸性的力道,似欲撕裂这虚空中的所有物质。
唐风心中一惊,猛地抱着玉兔踏着七星步就出去了。
他的每一步踏出,都“砰”然有声,显得气势非凡,他知道在这昆仑山上,还有六七名敌人躲在暗处,正在等待机会向他发动袭击,然而他却丝毫不惧。
一股浓烈的杀机已经迷漫了整个昆仑山巅,当唐风踏出三步之后,他只能驻足,因为他无法找到这股气息的源头,这杀气似有若无,仿佛在刹那之间全部收敛,就像是在这个昆仑山之巅峰根本就不存在这股气息,然而只有唐风自己知道,他的灵觉曾经清晰地触摸到了那种杀气的存在。
天门的人还在偷袭着他。
他惟有向前,无论前进的道路有多么艰难,他从不回避,他选择的方式就是面对。
唐风的神经如弓弦般绷紧,随时做好了应变的准备,从表面上看,他显得洒脱从容,仿如闲庭信步,然而只有他自己清楚,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只有在身心都准备好的情况之下,才可以抓住那一线稍纵即逝的胜机。
敌人便若是一只从地狱跳窜出来的魔鬼,带着一团凌厉无匹的杀气,隐藏在这片土地之后,直取唐风的咽喉。
唐风的目光如电闪般一亮,他的飞刀已然不在,但他还有手,当他学会了舍弃之道时,在他的心中,他的手虽然不是刀,却与刀有着同样的锋刃。
月下歌
“杀!!……”
一声暴喝之中,唐风挥掌直拍,强大的劲力在他的掌心中爆发,犹如狂潮般将这股泥土倒卷而回,就连那隐藏中的杀气也被掌力截成两段。
他根本没有看清楚对方是谁,也不想看清楚对方是谁,他只感受着对方的杀气来临。
竟然有如此浓重的杀气和霸道的兵器,通常都只有刀,因为刀是兵器一霸,而这握刀之人的功力显然十分高深,否则他不可能在唐风掌击之下,依然做出向前的迎击。
可惜的是,他遇上的是唐风,唐风对刀的理解已经远远超出了武道的范畴,否则他也不可能跳出手中无刀,心中有刀的境界。
“当……”
唐风的手掌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从对方的杀气之中切入,以精准的角度抹向那柄刀锋,掌刀交击中,一股浑厚而沉重的力道从刀身流泻而出,如电流般传入唐风的手心,使得他有一种麻木的感觉,更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这只能说明对方的强大,然而唐风依然无畏,因为他明白在这种情况之下,对方让他难受三分,他施加给对手的感觉就是十分难受。
对方陡然一惊,似乎没有想到,唐风以空手对敌,犹能如此霸烈,不过他却没有任何的犹豫,身子向前俯冲,贴地而来,刀芒竟然向着唐风的脚背平削而来。
这有点像是存在江湖已久的“地趟刀”,而此人的刀法,虽然类似于“地趟刀”,但精妙的变化却远在“地趟刀”之上。
邪王心尖寵:金牌醫妃no.1
唐风只有退,在退的同时,双掌连连拍击,那掌中爆发出的无与伦比的气势立即牵动了地道中所有的空气和泥土,形成一条狂野无匹的暗影,在这虚空之中,扭曲成一道诡异的图画。
穿透着画面的,是唐风的那一双眼睛,这眼睛在暗黑之中亮得就像野狼的眸子,放出一种亢奋而清晰的光芒,去捕捉着这暗影之后的杀机。
“喝!”
对方在翻滚之中连劈数刀,眼见一刀斩出,正要削向唐风的脚踝之时,陡然之间,他的眼前蓦现惊人的一幕。
他明明看见唐风的脚踝就在眼前,然而当他的刀只近脚踝三寸之时,那脚竟然凭空不见,就好像它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般,令他心中不由自主地怔了一怔。
这一怔之下,只不过是刹那的时间,但对于唐风来说,已经足够了,他的脚再现虚空时,已从一个死角中爆闪而出,一排腿影幻生,扰乱着这虚空的视线,就在对方还在感到莫名惊诧时,他的胸前已然中了一腿,心脉震碎,血管爆裂,当场倒地。
然而涌动在这昆仑之巅的杀气并未因此而灭,反而更浓,更烈,唐风的身边陡然闪现出四条人影,以无比狂野之势向唐风夹击而来,四把长刀带动起四股疯狂的气旋,漫过虚空,无论是从出手的角度,还是速度,甚至于是这四人之间的配合,都显示出这四人不凡的功力,以及那种必杀的气势。
在唐风的身后蓦起一道娇呼,声自玉兔的口中而出,带着一种惊奇和紧张。
唐风心神一凛,能让玉兔感到紧张的东西,当然是一种非常可怕的东西,虽然从这四人中的每一个人来看,他都无所畏惧,但这四把刀同时杀入虚空,却给人有一种异常诡异的感觉。
的确!十分的诡异!当刀进入到唐风的三丈范围之时,那刀速明显地减缓,犹如蜗牛爬行,一点一点的寸进,然而那刀中所带出来的劲气,已经幻变成一道道气墙,犹如山岳将倾,缓缓推移而来。
这四人中,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一丝凶狠、疯狂的笑意,更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得意,因为他们心里非常明白,当他们的阵势已然形成,脚步到位之时,不管对手是谁,都很难从这“四象绝杀阵”中全身而退。
惟有此时,唐风人在阵中,才感觉到这四个人的可怕,四象绝杀阵绝不是浪得虚名的。
这片看上去相对宁静的空间,涌动出足以让人窒息的暗流。
这四人的配合已然妙到毫巅,步伐的灵活足以弥补他们稍显不足的功力,而在攻防之间,又有很强的互补,看上去就浑如一个整体,使得唐风也蓦然心惊。
他只恨自己的手中没有那把离别刀。
事实上在玉兔惊呼的刹那,她的身形就已然动了,然而只动了一下,她就戛然停住,因为在她的面前,突然多出了两条暗淡的光影,暗影是刀,分袭而来。
这两名刀手的武功显然是这帮人中的最强者,他们的任务就是袭击自己圈子外围的敌人,应付一切惊变,所以当玉兔动,他们也动,犹如山梁般隔断了玉兔前进的道路。
玉兔虽然明白“四相绝杀阵”的可怕之处,眼见爱郎深陷其中,心中不由惶急,她知道时间多过去一分,爱郎所遭受的危险也就多增加一分,所以她没有犹豫。
双刀在劲气的充斥下,犹如两颗划过暗黑之夜的流星,漫入虚空,疾卷刀锋而去。
她本不想杀人,但是为了爱郎的生死,她连自己的伤亡也在所不惜,因为她心中的爱,激起了她蜇伏已久的杀机,那两个刀手眼中闪出一股惊骇。
此时的玉兔已不再一个女人,就像是一个煞神,那本该流光顾盼的眼眸泛起的却是浓浓的血色。
總裁深度寵:Hi!軍長嬌妻 莫小淘
“哧啦”一声
妾無良 古錦
刀锋被玉兔的双刀击打上的那一刻,蓦生一种奇妙的闷哼的声音,那两名刀手只觉得手心一热,一股电击的感觉直透心中,有一股无法摆脱的难受和苦痛,令他们的心中充满着无穷的惊悸。
隋唐之激情神槍
有无招的刀法才有如此霸烈的气势,也惟有无影的刀法才可以在一击之间将两大高手的夹击粉碎瓦解。其实,这“无影刀法”是一种意境,是一种可以深入人心的意境,它总是在无形之中进入人的思维,产生出非常抽象的幻觉。
“噗噗!!”
两声闷哼吐血声,和着两道血雾喷出,那两名刀手身形一震之下,整个人腾空而起,向后跌飞。
“你没事吧。”唐风气喘息息地说道。
…………………..
“拜见师父!!”天门的门口处诸多的门人对着一个老者跪拜着。
“好,好徒儿们,今天就看你们如何将里面的人杀光了。”老者嘿嘿笑着。
“哈哈哈,林行天枉你英雄一世却死在了我的手里。”唐天哈哈狂笑着,可是突然他的笑声戛然而止,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掐住了脖子一样。
“你…你….”唐天的眼睛瞪得滚圆,手指颤抖着,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的女人。
“没人可以杀我的亲人,除了我自己。”林绝影冷冷地道,她将另外一把刀插入了自己大哥的心脏里。
……………
“我没事,不过很快你就有事了。”玉兔眼中杀机乍现,一道寒光猛地刺向了唐风的心脏。
“噗嗤”一声,那把尖刀已经深深插入了唐风的心脏部位。
“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唐风瞪着眼睛,死死盯着眼前的女人。
“因为她已经不是原来的她了,她已经被我下了蛊,你能够看到的只是她的躯壳罢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边上传了过来,这声音就好像超声波一样能够穿透万千的厚度。
“计无施,你终于还是露出了你的狐狸尾巴。”唐风突然诡异地笑了起来。
“恩?你竟然知道我是谁?”那个苍老的声音中似乎带着一丝诧异。
首席的抵債情人
“当然知道,我又不是傻子,你这个老狐狸,只是你千算万算却算不到你所图谋的宝藏原来就藏在昆仑山。”唐风冷冷地哼道。
“你知道了又如何?还不是被老夫暗算了。”
“哈哈哈,原来宝藏在昆仑山?小子,老夫现在问你,你是如何发现老夫的?还有快些将宝藏和血玉交出来,老夫还能留你个全尸。”计无施得意忘形地笑了起来,因为此时他大敌尽数去了,正是人生最得意的时候。
“难道你不知道世上的血玉有两块吗?只要两块血玉在相隔数十米之内就会发出嗡嗡的幽鸣声,这便是我识破你诡计的关键。”唐风笑道。
“哈哈,你识破了又如何呢?还不是成为了老夫手中的待宰羔羊,你还是乖乖受死吧!”计无施仿佛是天神傲视凡人一般看着唐风,大笑了起来。
“是吗?”
“很可惜,我不想死!”唐风的脚往下猛地一登,整个人就好像没有重量一般往后迅速地飘飞、爆退。
“你竟然没有受伤!!”计无施大惊。
“多亏了这块血玉,不过很快你就要为此付出代价了。”唐风冷笑了一声。
真气爆发,漫天而起,地上离别刀仿佛有了灵性一般,发出了嗡嗡刀鸣之声,陡然化为寒光飞向了唐风的手中。
“杀人刀,斩心剑,离别断人情,补天斩天道,神佛避路,人挡杀人,佛挡**!!!”刀到世间的无情刀,紧握着离别刀,太和补天的道,杀人斩心的道一起汇聚成了最强的杀招。
刀光凌厉得几乎将昆仑杀覆盖切割,他整个人就如同升向了天空,带着无边的气流汇聚成的空气漩涡,然后他带着天地之威势,一刀劈下。
“啊~~~~~!!!!”一声凄厉到令人全身毛孔乍起,头皮发麻的惨叫,计无施被唐风一刀斩成了碎片。
自这天后,唐风归隐,将两块血玉永埋深山,只是从此世上多出了一个无处不在的叫做“问天”的组织,他们做着所有人想做却又不敢做,做不到的事情。
昆仑仙山,山脚下的一处草屋,这是唐风带着他的女人隐居的地方。
“飘雪我想我们能够在这个地方隐居一生或许是一种幸福。”
“什么隐居,你还不是在控制着外面的局势?”
“其实这里是个度假的好地方,只是她还是没有醒,假如她醒了起来我们就能一起去度假了。”唐风叹了口气道。
“会的,会醒的,一切都会好的。 ”林飘雪握紧了唐风的手,唐风握紧了林飘雪的手,两个人紧紧相依偎。
“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唐风的大部分的时间还是留给了躺在草屋里的女人,这个女人一直昏迷着,唐风永远守候着她。玉兔变成了植物人,脑子里的蛊虫死亡了却造成了这个后果,这是唐风永远的遗憾,同样他也会永远守着这个遗憾,守着这份感情,让它不为无情的岁月冲淡、改变。
她在世人眼中是一个污秽不堪的女人,可在我的心中却是那么的纯洁那么的可爱,她是被这个世道所不容的女人,可是我却是那么喜欢她、怜惜她。
她,只是万千苦命女子中的一个,这世上还有多少人和我一般伤心呢?
唐风似乎想到了那个因他而死的女人。
英雄是世界上最悲惨的生物,虽然他们一生都至情至性,但是如今却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阿风,有我们在,都会好的。“女人轻柔的耳语再一次在唐风的耳边响起。
“我常常想为什么有权有势的都是那些败类,能够随意操控别人生死的还是那群败类,为什么这个世道我唐风不能做得了主,所以我要杀,杀出我的一片天,与其让他们得势,那还不如让我唐风说了算。这样不是更好吗?或许这样的引导会更好,因为世道已经不会再坏了。
一个人的仁慈是需要实力的,当你没有实力的时候仁慈就是一种害人害己的东西。
假如你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时怎么办,不是超脱世外独善其身,而是应该忘记自己原来的理想,应该彻底融入这个权力世界,或许你会感觉自己的肮脏但是当你利用这个世界的规则掌握到了最大的权力时你才能实现自己的原来的理想。
实力,人永远需要实力,没有实力空谈理想是一种对理想的亵渎,中国永远不缺那些独善其身的隐者,缺的是敢为天下先的勇士,每个有才的人都厌世那时代还有什么进步呢?
先进的思想总是和世人的迂腐背道而驰的。
但你不要怕你总有一帮忠实的追随者。
他想到了自己过去的种种,思想的变化,忍耐、从众、偏激、疯魔。
从今天起,我要将我的良心埋葬,因为慈悲只会让我软弱,从今天起,我要让我变成铁血的帮主,杀光那些欺负我同胞的人,从今天起,我要让治病救人的地方不再有肮脏和黑暗,从今天起我要发誓要成为掌握别人命运的人。
难道我们小人物就是这么容易欺负的吗?难道小人物就不能有尊严吗?我不信命,所以我要杀。
他似乎还记得当年的豪情壮志。
不过一切似乎都不重要了。
人能从其愿,总是一种幸福。
杀是道,生是道,活亦是道,生活本是道。
慈悲是道,残忍是道,卑鄙是道,腐儒是道,正儒是道,都是道,不过是各自的坚持不同罢了,仅此而已。
逆天奪道 莫凝1
殉道者也罢,剥夺者也罢,受害者也罢,各自的立场让人们对立,各自坚持下去也就成就了自己。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