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ctj2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不良仙師》-208 故夢(21)分享-selnx


不良仙師
小說推薦不良仙師
司凤看得心直往下沉,他们师徒之间的关系显然有了很大的改善,越来越朝着那个脱离轨道的方向发展了,距离悬崖愈发地近。
九陽神針 醉臥漠北
可她只能看着,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不能改变。
暮雪渚的态度是暧昧的,既然没有拒绝,训斥,便是默许了常笑的放肆吧,起码不像开先那样排斥了。
也不知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导致了暮雪渚的改变。
识海之珠既然没有记录,想必没有发生太过让人铭心刻骨的事情,这个转变的过程发生在日常生活的潜移默化中。
着实叫人防不胜防。
如果常笑不是个坏东西,那该多好。
但那是不可能的。
从沈焱对重生后的常笑的极度厌恶憎恨,以及他被驱逐出门派并被清算的结局,就知道他最后肯定选择了背叛,且是重重连累了暮雪渚的。
真是逃不过的劫数。
不仅是暮雪渚的,也是九幽派的。
喜樂田
暮雪渚师徒自然是不会知道司凤的叹息,常笑非常勤快地去厨房弄了几个下酒菜,非缠着暮雪渚给他接风洗尘。
其实也不是他非缠着暮雪渚,只不过是司凤看他不顺眼,自然觉得他做什么都碍眼得很。实则常笑软话都没说几句,暮雪渚就答应了。
师徒俩这顿酒吃的很瓷实,大有一醉方休的意思。
暮雪渚借着这顿酒,总算暂时将近来一直压在他心头的烦忧抛到了九霄云外。
大概是因为平时修炼,需要修身修心,六根清净,暮雪渚也没什么不良嗜好,酒量非常差,几杯下来就醉倒了。
常笑看他托腮醉倒的睡颜,一时都忘了将酒杯里的残留喝完,放在唇边,不自觉地扬起嘴角微笑起来。那笑容里的痴迷宠溺简直比酒还醉人,那双眼里仿佛揉碎了整个星空,亮晶晶的,熠熠生辉,异常地温柔。
这个表情看的司凤也不禁心里怦然一动。
没想到这个魔头也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扶暮雪渚回房时,常笑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他磕着碰着。
将他安置回床上时,非常细致地用手托着暮雪渚头颈,动作十分轻柔。轻手轻脚替他除去外衣,又盖好被子,
司凤发现,常笑给暮雪渚脱衣服时手有点哆嗦,动作明显不是那么熟练。显然,他以前是没这样的机会的,要不是这次暮雪渚醉的不省人事,更衣之类的贴身事务根本轮不到他。
做完这些,常笑似乎有点不知所措了。
他半跪在床前,手里还捏着一角被子,似在纠结就此走掉还是做点什么,面上有挣扎之色。
微醺的醉意蒸得他脸上潮红,连耳根子都红了,摇曳的烛火几乎要从耳垂中透出来。
过了好一会,常笑终于下定了决心,豁出去了,像是要甩掉什么束缚,奋力地摆了摆头,伸手轻抚暮雪渚脸庞,俯首下去在他额上印下一吻。
一吻终了,他意犹未尽,嘴唇哆嗦着往下移,吻过暮雪渚高挺的鼻梁,骨肉均匀弧度完美的鼻尖,来到那抹因为醉酒燥热而泛出嫣红,略显干燥的嘴唇旁。
司凤明显感觉常笑眼神更灼热了,连呼吸的频率都开始乱了阵脚。
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盯着近在咫尺的微张的诱人嘴唇,用力地闭上眼睛,毫不犹豫地吻了下去。
作为旁观者的司凤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常笑干出什么更出格的事。
如果是那样,她要怎么办?她能做什么?她脑子飞快的转动着,心里是又急又气。这个常笑可真是色胆包天!此等以下犯上大逆不道的事也敢做,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司凤一面捂眼睛,一面又漏出指缝偷瞧,一颗心吊在嗓子里七上八下的。明明她不是当事人,反倒是如此紧张,让她又有点鄙视自己。
还好常笑并没有其他更过分的举动,能够偷偷吻一吻暮雪渚已经让他满足,他只是将头轻埋在暮雪渚胸口,轻而急地吐着气息。而一只手抓住暮雪渚的手,紧紧摁住自己剧烈起伏的胸口。
司凤见此,大松了口气,顺了顺胸口,还好,常笑还是比较单纯的,不像她想的那么龌龊。
常笑这个别扭的姿势足足保持了小半宿,下半夜他怕暮雪渚酒醒起来,悄悄回了自己房间。
歡迎來到四十二號倉庫 4空白4
第二天卯时暮雪渚醒来了。
他这个作息还真是雷打不动,连醉了酒都不会更改,自律到这个程度,司凤也是服气的。
常笑一大早就在他门外侯着,比往常还殷勤,确认暮雪渚行止并无异常才放下心来。
司凤悄悄用了御灵术窥视,想知道暮雪渚是不是真的对昨晚的事毫无印象,但没得出个结论。因为他心情挺平静的,似乎也挺愉快的,并没太多心理活动。
九幽山上很平静,一切都井井有条,仿佛无波无澜。
这样安逸美好的生活却只持续了几年,师徒关系温馨简单,相处很和谐融洽。
常笑并没有再做过逾矩的事,暮雪渚也没再醉过酒。
对于常笑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司凤是喜闻乐见的。
龍馬江湖 司馬翎
然而幸福的日子总不会长久。
这几年暮雪渚除了忙门派事务,就是发狠地练御灵术,并未暗地里调查过什么。
渐渐地,逍遥子等人自然也就淡忘了玄愫的话。
司凤却知道,暮雪渚苦练御灵术的目的是什么,玄愫那日的话早就落在了他心底里。
暮雪渚于修炼一道诚然有天赋,又肯下苦功,但御灵术不是那么容易突破的,他修炼中遇到了瓶颈,需得下山历练一趟。
御灵术乃是天下最有灵性的术法,修炼之人光是有坚韧的道心是不够的,还需洞悉世情,熟知世人七情六欲八灾九苦,如此方能驾驭万物。
exo之女配翻身 夢女孩的夢
这也是为什么前期在九幽山时司凤修炼并不是那么顺畅,后来却如鱼得水,因为后来经历的苦难太多,对世情了解得更通透,对功法的参悟也更深刻透彻。
冷少的第三任新娘 阿裏妹妹
他并没有带常笑同行,非要留他在山上处理各种事务。
三个月后,历练圆满结束,他顺利突破了瓶颈。
尚未回山,他就接到江洳涣的密语传音,说是有要事要禀报。
殺道至尊 零下
江洳涣这封密语传音使用了多重隐匿符,可见郑重,暮雪渚没来由地觉得心里咯噔了一下,直发冷。
他不敢耽搁,给江洳涣回了讯息,立即便瞬行回了九幽山。
江洳涣已在后山一处幽僻所在等着他,神色焦虑,不住地搓着手来回踱步。
一见暮雪渚,他立即迎了上来,吁了口气:“七师叔,你可算是回来了。”
暮雪渚皱了皱眉头,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人約結婚後 木易十三
“有件事我纠结了很久,先前一直瞒着,没有告诉你,但是今天不能不说了。”
“到底是什么事?”暮雪渚眉头锁得更紧,不妙的预感愈发强烈。
江洳涣一开口就把他震住了:“我怀疑常笑是万魔宗的奸细!他是潜伏在咱们门派的内鬼!”
“什么?!”暮雪渚大吃一惊,眼睛不禁圆睁着,有点失了常态,急促地催,“你发现了什么?快说明白!”
“我看见他跟黄泉鬼母偷偷会面,他一定跟万魔宗有勾结。”江洳涣斩钉截铁地道,一脸气愤。
“他们在哪里会面?说了什么内容?”暮雪渚追问道。
“就在郾城,我也是无意中发现的,他倒挺会找地方,每次会面都专挑人多口杂的地儿。至于说了什么,因为离得远,我又怕被他察觉,没敢探听。但看那副贼头贼脑的样子就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江洳涣并没完全说实话,自从那次守山任务失败被关押,他对常笑颇为怀疑,只是一直闷在心里,从未对人讲过。释放出来后他就一直很留意常笑的动向,发现常笑跟魔道妖人暗中勾连并非偶然。
“你这意思,他偷偷跟魔道的人会面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暮雪渚愕然。
“光我见过的就有两次,实际肯定不止两次!第一次跟他会面的人戴着斗篷我没看清,现在回想,肯定也是万魔宗的,虽然对方收敛了魔气,可决瞒不过我的鼻子。只是我当时没想到这一茬,今日才猛然醒悟过来。”
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砸在暮雪渚头上,砸得他头晕眼花。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那次山门被破……
给门派招了个大祸害,想到这里,暮雪渚藏在袖子里的手不自觉攥紧了。
这个……孽障!
“那你上报掌门和你师父没有?”暮雪渚最初的震惊过后,很快镇定下来。
惹愛成癮:總裁求放過
“还没有。我想,七师叔你是他的师父,先跟你通个气,也讨个应对法子,这要如何是好?”
“上报,必须上报。”暮雪渚简短地回答,“等他回来我会亲自押了他去含光殿受审。”
“要不要告诉九师叔,让他来帮忙?”
“他什么时候出关的?”
“就是今天晌午。”要不是因为沈焱出关吸引了师父他们的注意力,没顾得上支使他做事,他才没功夫溜下山跟踪常笑呢。
“九师叔这次出关修为大增,又突破境界了呢。有他从旁协助,常笑这小子铁定跑不了。”
暮雪渚脸色很不好看,眉心皱了成个川字:“不必惊动你九师叔,他才出关需歇一歇。对付这个孽徒,我还不至于要请帮手。”
江洳涣撇了撇嘴,好心被当驴肝肺了,要不是担心七师叔下不去手,他才懒得多此一举,多费唇舌。
毕竟,七师叔就那么一个宝贝徒弟,师徒关系又那样好,万一心软了呢?可别误了门派的大事。不过,既然暮雪渚已经发话不需要帮手,想必事情的轻重他还是心里有数的,不至于在原则问题上犯错。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