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gh1y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錦繡農女:拐個將軍來種田 txt-第四百零三章 尾聲相伴-vj9i3


錦繡農女:拐個將軍來種田
小說推薦錦繡農女:拐個將軍來種田
‘旅游’小分队突然多了一些同伴,对苏月白而言,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何况,陆彦墨每次都是远远跟随,只有需要才会靠近,乖的很。
一醉沈歡:小妻太撩人 懶蟲mm
倒是因为他们在,一路上很是安心,无惊无险的就抵达了京城。
此时,已是夏末。
京城很是炎热,苏月白愈发的懒得动弹,干脆赖在客栈里,死也不出门。
至于胡莽他们,简直像铁打的,玩的那叫一个欢畅。
弄的苏月白羡慕不已,可她实在受不住这热。被太阳一烤,就感觉头脑发昏,整个人都要昏过去似的。
问了大夫,说她连日奔波,又有些苦夏,让她好好调养。
因为胃口不好,吃的也少,短短几日就瘦了一圈。
神秘總裁很不純
陆彦墨着急不已,让人做了许多美食,可就是没办法把她养得胖一点。
苏月白也是此时才知道,为何这人不见出门赚钱,手里竟还有不少银子。原来他竟经营着整个东海最大的马场,手下良驹数万,绝对是一笔可观的财富。
“你真是可恶。”还一直装穷,让一家人吃糠咽菜的。
虽然苏月白是没经历过,但原身的记忆传达,让苏月白深有感触。
呵,这就是个黑心肝的坏家伙!
陆彦墨不敢反驳,毕竟当初他的确没有有存了要和她过一辈子的心思。直到后来‘她’成为苏月白,陆彦墨才渐渐被她所吸引。
極致纏綿:霸寵腹黑妻
“是我不好,是我不对。”
天如月
这几天,对于道歉这种事,他已经从善如流。只要能把她哄好,让她多吃一口饭,即便是让他充小狗,他也愿意。
也许还真是扮傻这件事,让苏月白心情稍稍好了些,胃口也跟着好了起来。
又过几日,终于可以出门玩耍了。
此时,天也有些凉爽,不再像先前那样炎热。
苏月白先去看了辛香坊在京城的分店,又去饕餮阁吃了卤味套餐,而后去齐月阁买了新衣裙。
凡所见和辛香坊有关的,她都忍不住停下脚步,细细观看。
三國之天驕盛宴 陽關道001
不管她以前是什么人,又是曾做过什么。但有了辛香坊,她苏月白也算在这个时代留下了一丝痕迹。
陆彦墨总是跟在她身后,不远不近的坠着。
苏月白有时候厌烦,可他人也不敢离得太近,倒是让她有气也发不出来。期间,齐陌白还曾上门一回。见到她很是惊喜,并给她送了礼物。
苏月白这才知道,就在两个月前,齐陌白也成亲了。
他娶是一名门当户对的大家小姐,和他也算青梅竹马长大。只是后来他开始经商后,就渐渐断了联络。
醫謀
苏月白不用问齐陌白是否幸福,只看他的眼神就能发觉,他应当是很喜欢那位新夫人。
缘分可真是一种妙不可言的体验。你遍寻适合自己的那个人,却不知道原来最适合你的就在你身边。
兜兜转转,齐陌白没有找到那个和他仗剑天涯的‘女侠’,却回归童年的地方,找到了那个童年的她。
“刘震?”他笑着摇头:“听说去山里种人参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好像要干出一番大名堂来。”
“种人参?”苏月白有些惊讶:“他吃的了这种苦?”
人参虽然是野生,但近年来也有人开始学习如何种植。虽然品质不如野生,但对普通老百姓而言,也算大大的恩惠了。
刘震竟然去种人参,这对苏月白是如何都不敢想的。
那个娇贵的小公子,要顶着日晒,在山里刨土?也许,画面有点美。
苏月白在京城度过了一个冬天。
因为冬季路不好走,在众人的商议下,打算等来年暖和了,再回青沙镇去。
至于二驴,就留在青沙镇。
陆彦墨说长途颠簸,他年纪小,担心他会水土不服。
但苏月白总觉得这之中,好像有什么文章似的。
哦,还得提一件事。
就陆彦墨那个以前的未婚妻,叫惠阳公主的。
这位是真·未婚妻,和方若秀那种在脑海中意想的可不同。听说她被抓了,理由是通敌卖国。
这让苏月白想到自己当初险些也背上个相同的罪名,很是唏嘘。
直到陆彦墨说:“惠阳公主暗中培植势力,意图颠覆政权,被抓不冤。”
苏月白:“……”好吧,只有她是傻白甜。她以为惠阳公主会是她人生中的情敌,却没想到对方走的是女强路线。捂脸,她一个穿越女自愧不如啊。
移動藏經閣 漢寶
但显然,惠阳公主的手段不行,不然也不至于成了阶下囚。
这年的新年,过得格外不同。
京城作为东海的都城,必定比青沙镇热闹。
观花灯,看戏法,都很热闹。
寵妻無度:皇上,皇後嫁到 墨韻蘭香
人群中,陆彦墨和苏月白越走越近。
偶尔在拥挤中,两人的手背不经意的触碰在一起,但很快又分开。
就连旁观者都替他们两个着急,恨不得冲上去替他们和好。
苏月白也不知道该拿陆彦墨怎么办?在遇到一个人,会比陆彦墨好吗?她不确定。
人心复杂,她不善此道。
兩姓妖後
她和陆彦墨生活了几年,虽然这个人对她有过欺骗,有过隐瞒。但论对自己的一颗真心,做不得假。
只是,在诸多选择中,她未必会被摆在第一位。
也许每个女孩子都想当一次小公主,被人捧在手心,苏月白也不例外。即便,她是自己的女王。
问要不要原谅陆彦墨,苏月白心中没有一个准确的答复。
她的山间别墅,用了两年才建成。
在这个时代,这已经是很快的工程了。在山里建造房屋,需要考虑的问题实在太多太多。
如何运送建材,又如何打地基。而且苏月白设想的东西太多了,匠人们也很头疼。
但最终的成果呈现在眼前,众人无不惊叹。
实在是太美了!
用琉璃制成的窗子,令人惊奇的建筑风格。便连一间茅房,都令人发出感叹。
房屋落成那日,苏月白和陆彦墨上了二楼,站在露台看向远方。
“你会原谅我吗?”他问。
苏月白没有看他,只说:“你日后还会欺骗我、背叛我吗?”
“我用自己的性命发誓,不会。”
“那么我就暂且原谅你吧。”
楼下一伙人刚要入睡,忽然听到楼上一声尖叫,紧接着便男人毫不掩饰的放肆大笑。对看一眼后,齐齐都笑了。
(完)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