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uqy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第一千兩百六十四章 我自己做主!讀書-6vsiv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
楚云在短暂的沉默之后,端起咖啡抿了两口。
他的内心异常繁复,对坐在眼前的官月清,也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他无法想象。
官家这对兄妹,竟然发生了伦理无法接受的事儿。
更加不敢想象,官月清在被侮辱之后,还可以拿此事来作为与自己见面的谈资。
她的心理承受能力究竟有多好。
为了达到她的目的,她又究竟做了怎样恐怖的心理建设?
楚云忽然有些恍惚。
也幸好官月清是一个女人,如果她是男人,是一个有资格继承官家资源,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官家后代。
她会在红墙内,掀起怎样的狂风暴雨?
这是无法想象的。是连楚云,都无法预估的。
“官小姐,我忽然在想一个问题。”楚云抿唇说道。
“楚先生请说。”官月清微微点头。
“究竟是你大哥侮辱了你。还是你主动引诱,或者制造了一个天大的陷阱,让你大哥自己钻进来了?”楚云微微眯起眸子,直勾勾盯着官月清。
官月清闻言,神情没有丝毫变化。
但她的唇角,却微微上翘。反问道:“楚先生觉得,这还重要吗?还有讨论的必要吗?”
“事实已经发生。而且,木已成舟。”官月清说道。
“我甚至在想。”楚云自言自语地说道。“你那个所谓的官世恒的敌人,都是你主动联系的。是吗?”
楚云姑且相信这件事是真实存在的。
那么这一切的逻辑脉络,楚云也都理顺了。
仙魔
甚至固执己见地认为,自己的逻辑,就是正确的。
他不信凭官世恒的为人处事,会真的侵犯自己的妹妹。
他更加不相信,官世恒会做这种对自己百害无一利的事儿。甚至将自己的命脉,送给官月清拿捏。
就连楚云都知道官月清是怎样的女人。
她大哥官世恒会不知道?
这么干,难道不怕被官月清拿捏一辈子,威胁一辈子?
是有多么愚蠢,才会干出这么没脑子的事儿?
此刻,官月清甚至不愿在谁主动谁被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
这就更加证明了官月清的猜测,估摸着八九不离十了。
“你真是个疯子。”楚云沉声说道。“一个毫无人性的疯子。”
他甚至有些同情官世恒。
摊上这么个妹妹。这么个诛心的妹妹,他未来该如何自处?
事实上。
只要楚云亲自和官世恒见一面,大概就能猜出这件事是否实属。还是官月清单方面的捏造谎言。
“我才是受害者。”官月清红唇微张道。“为什么每次发生了事儿,女人哪怕承担再大的羞辱与耻辱,都是活该的,都是不被理解的。而男人哪怕只受了一丁点的委屈。就可以化身悲情英雄?楚先生,你觉得这个社会对女人公平吗?”
“我不擅长男权女权。”楚云摇摇头。“我只知道,我应该离你远点。”
“在宋靖未来极有可能攻击你的时候。”官月清微微点头。“我将成为楚先生最坚实的盟友。”
楚云皱眉道:“坦白说。光是听你这么说,我都有点恶心。”
官月清不置一词。只是深深凝视着楚云。
喝光了杯中的咖啡,楚云站起身道:“官小姐,我还有点事儿,就先走了。再见。哦不,最好再也不见。”
官月清没有起身,只是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
目送楚云离开咖啡馆。官月清拿出了手机,并亲自打通了大哥官世恒的电话。
嘟嘟。
在经过漫长的电话铃声之后,电话终于接通了。
电话那头,传来大哥官世恒低哑而愤怒的嗓音:“你找我干什么?”
“想跟大哥汇报一个消息。”官月清口吻从容地说道。
“有屁就放。”官世恒咬牙。情绪低哑而撕裂。
官世恒一反常态。
情绪明显游走在崩溃边缘。
“大哥。你这样会显得我们官家很没有家教。”官月清轻描淡写地说道。“作为我们官家的未来掌门人,你不应该这么没有涵养。爸妈也不能接受他们的得意之作,是如此一个暴躁而粗鲁的男人。”
“你到底想说什么?”官世恒质问道。
“我们的事儿,我已经告诉楚云了。”官月清毫无征兆地一番话,却彻底将官世恒激怒。
通过电话,官月清明显听见那边有东西破碎的刺耳声音。
而官世恒愤怒的咆哮,也随之而来:“你这个贱人!你要害死我是吗!?你要彻底毁掉我是吗?!”
官世恒气的浑身发抖。
那原本丰神俊朗的脸庞,也变得异常扭曲。
最近几天,大概是他这辈子最灰暗的日子。
也是最绝望的几天。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算计了一辈子。
最终竟然会被自己的亲妹妹给算计了!
而且,这一次算计,极有可能毁掉他这辈子!
“我只是在拉拢楚云而已。”官月清缓缓说道。“在经过这些时间的考察,我找不出第二个能像楚云这么有执行力的红墙子弟。一个都没有。”
顿了顿,官月清轻描淡写地说道:“大哥,就算是你,也不会否认我的看法和观点。不是吗?”
異界無敵魔帝
“你拉拢他就拉拢他,为什么要说这件事!?”官世恒质问道。
“当然是要为我自己打造一个可怜之人的形象。”官月清说道。“我总不能告诉楚云,是我把你拖下水的吧?大哥你可能有所不知,楚云这个男人的正义感和道德底线,远比我们这群红墙子弟高。”
“你这个贱货!”
官世恒彻底失控,怒吼道:“如果这件事最终曝光出去。我绝不会放过你!”
“我也不会放过我自己。”官月清红唇微张道。“如果我还有别的路可走。我又何必委屈自己?”
官世恒陷入了沉默。
他的内心,已经濒临崩溃。
但多年的战斗经验告诉他,越是虚弱的时候,越容易被趁虚而入。
他必须让自己变得冷静,变得强大起来。
他是官家三杰。
是官家未来三十年的希望和资本。
家族对他的扶持和培养,是超出预期和想象的。
如果他倒下了。
官家将彻底失去未来。
这对官世恒来说,是不可以接受的。
漫长地沉默之后。
官世恒冷冷说道:“到今天为止,你都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伤害你自己,也伤害我。”
“因为我发现,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男人是真正值得托付的。也没有一个,是靠得住的。”官月清终于摊牌了。也敞开了心扉,抿唇说道。“大哥。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嫁给宋靖。也知道我在这场婚事之中,究竟付出了多大的心血和精力。我甚至不惜毁掉自己的声誉,就是为了和官家,和宋家达成默契。让我的未来,不至于当一个家庭妇女,当一个没有事业的无业游民。”
“大哥。你应该是明白我心意的。对吗?”官月清问道。
“那和我们这件事,有任何关系吗?”官世恒沉声质问道。
“大哥,你是在装傻还是真傻?”官月清反问道。“难道你不知道,家族现在对我们这门婚事,已经不感兴趣了吗?不论是官家还是宋家,都已经逐渐失去了热情。就连宋靖,也对我毫无感觉。所谓的婚姻,也只不过是名存实亡而已。”
“大哥,你知道这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吗?”官月清一字一顿道。“这对我而言,意味着宋家就是冷宫。束缚我所有抱负和野心的冷宫!”
“我在宋家,将一无所有。将什么都无法完成。官家不会再支持我。宋家,也不会正眼看我。”官月清说道。“我的处境,将沦落到我最害怕,也最不能接受的终结。”
“这不是我要的生活。”官月清总结道。“我也不能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
“你如果不喜欢,可以提出离婚。可以再找一个男人嫁!”官世恒沉声说道。
“哪里还有比宋靖更好的选择?”官月清轻描淡写地说道。“经过这场婚事,我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外面的男人,没一个靠得住。”
“唯有大哥你,才值得我托付终身。才能让我尽情展现自己的才华。也只有你,才不会变心。”官月清说道。“才能为我提供足够宽敞的舞台。”
“大哥,你说是不是?”官月清眯眼说道。
官世恒,不是不会变心。
是没有变心的余地。
是被官月清拿捏住了命脉!
即便家族对她再不理会,官世恒也绝对不能无视她官月清。
而控制官世恒最好的手段,是什么?
是声誉,是名誉。
是能够彻底摧毁他整个人生的,丑闻!
当官月清托人放出这些丑闻的当夜,官世恒险些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而选择自杀。
这对内心强大之极的官世恒来说,他长达四十年的人生,从未有过如此剧烈的内心动荡。
他险些扛不住,结束自己的一生。
现在,他逐渐恢复了心智。
却没想到官月清竟将如此丑闻,直接告诉了楚云!
那他将来如何面对楚云?
是否会被楚云一眼洞穿?
鬼壺 魯班尺
甚至,被楚云拿捏住自己的死穴?被他所胁迫?
官世恒恨透了官月清。
从心底里,厌恶这个将自己拖下地狱的女人。
他知道,官月清的手机里保存了那些照片。
他更加知道,官月清绝对不仅在手机里保存了。她一定还有备份。
他必须销毁这些东西。
也必须毁掉这些有可能会毁掉自己一生的证据。
鎮天命
否则,他将一辈子抬不起头来。并成为官月清利用的傀儡。
甚至就连楚云,也可以对自己随意践踏。对自己进行胁迫。
可他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官月清要把这件事儿告诉楚云。
仅仅是为了刺激自己?恶心自己?
还是有别的目的?
“大哥。我打这个电话,也不是为了和你探讨有关楚云的事儿。”官月清抿唇说道。“我只是想让你帮我转告一些爸妈,我可能近期就会离开宋家,并和宋靖解除夫妻关系。到时候,你得站在我这边,并且全力支持我在官家做事。”
来了。
这就是官月清的目的。
也是官世恒能够想象到的。
掌握了自己的死穴,然后疯狂地利用自己,威胁自己。哪怕对自己提任何要求,也没有拒绝的余地。
这就是官月清要的
也是官世恒最忌惮,甚至最恐惧的。
“你一直这么折腾。你不累吗?”官世恒深吸一口冷气,内心是愤怒的,却依旧希望官月清至少还有那么一丁点的良知。对自己,也稍微再讲一点人情味。
毕竟,自己是她大哥。
“我很累。我已经身心俱疲。”官月清目光平静地说道。“但我是官家后人,我不允许我这一生碌碌无为。我也不能接受成为别人的背景墙。当一个可有可无的家庭妇女。”
“哥。你没有经历过我的经历。你不知道当一个无人问津的路人甲,有多么的痛苦。你不知道被这个世界所忽视,有多么的绝望。”官月清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官月清。要做人上人。要站在金字塔的顶峰。让所有人崇拜我,仰视我。”
官世恒沉默了。
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妹妹究竟是一个多么有野心的女人。
他同样知道,自己的妹妹绝对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如果有人拦了她的路,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更不会轻易放弃。
而这,就是她不停折腾,玩命了折腾,仿佛整个人生,都没有消停下来的理由。
她不服输!
她不甘心自己的人生到此结束。
哪怕为此付出再大的代价。
蹺家千金
哪怕为此做出再为世俗所不能容忍的离经叛道之事。
她也必须往前冲。绝不停下脚步!
“就算你能得到这一切。”官世恒沉声说道。“你还是你吗?”
“什么样的我才是我?”官月清反问。“哥。你能告诉我吗?是当一个家族的联姻工具才算我。还是向生活做出所有的妥协,才是我?”
“又或者,按照我自己的计划,活出我想要的样子?”
官月清冷冷说道:“这才是我。我官月清的人生,我自己做主。”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