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nkg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不死天書》-第二十五章 世界末日(大結局下)讀書-pwyrq


不死天書
小說推薦不死天書
荆麟还站在那光芒之中,闭着眼睛,仿佛在享受着什么,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其实他现在的心情并不好,如果说他可以选择,他宁可让苍术作为一个指路的老者,也不愿他成为自己的垫脚石。
光一点一点消失了,荆麟猛地睁开了眼睛。
褻瀆
“你和苍术的合体,不知道会怎么样?是不是能打败我呢?”阎王微笑着说道,干瘪的脸上满是期待的神情。
永歷大帝 樓主大大
“不!”荆麟张嘴第一句话便是这个,不由得让周围的所有人都震惊,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想象得到,荆麟和苍术的力量合二为一竟然也不能将阎王击败。
但是他们都错了,荆麟根本就不是觉得自己打不过他,荆麟的下一句是:“我现在不想打败你,只想杀死你!”
荆麟张开了双臂,在他的双臂上顷刻间便布满了龙鳞,这一次的龙鳞闪闪发光,十分耀眼,而后在龙鳞之上,便出现了大片弱水。
他身边的几人看到了弱水的出现,连连后退,距离荆麟一丈远。
“弱水,苍术便生在弱水之中,他能够控制弱水也是因此而来,他本可以成为六界中顶尖的存在,但是可惜,这六界中出现了我,苍术也不得不让出他六界第一的位置,就算他和你合体了,也不可能对我产生任何影响。”
“是么?你就这么自信。”荆麟嘴角微扬,随后“嗖”的一声,他的身影便消失了,而阎王看到他这样,自己的面色也略显凝重,下一刻,他的身影也消失了。
傾世嫡女
清裳他们感觉得到,周围的空气中都凝聚出了很多弱水的水滴,他们只能连连后退,弱水,可不是闹着玩的,就算是再强的人,也难以对付,天下间只有苍术才能控制,也只有阎王,才能不怕弱水。这就是他在苍术之上的原因。
他们二人虽然没有任何拳脚的相撞,但是周围的空间中竟然全部都是波动,气的波动,灵魂的波动,周围这些人无一不是强者,但是在他们二人的打斗中,没有一个人能够从容留在这里观看,甚至可以说,这里早就没有什么人了,更可以说,人界早就没什么人了。
阎王随手一抓便是大片的“永夜”,而荆麟随后一挥便是大片的弱水,加上震动,弱水在与永夜相撞的时候还会产生更加剧烈的震动,直接将永夜震散。所以阎王在这上面其实是占据下风的。
但是阎王的实力多么恐怖,他不再用永夜,而是改用自己的实力,他的手轻轻一挥,前方的山石瞬间便切为两半,而荆麟的拳一挥,他面前的小山顷刻间没有了山顶。
这一场大战持续了一整天,整整一天的时间,人界已经被“永夜”铺满了,活下来的都是屈指可数的高手。
荆麟和阎王站在了天各一方,他们之间的距离有半个州那么远,但是这样遥远的距离竟然是他们战斗的赛场的中心。他们是拿整个九州来做赛场,六界的生灵来做赌注。而最不利的便是荆麟,他若不能在半日内分出胜负,那么人界就要毁灭了。
现在人界已经摇摇欲坠,但是所有剩下的人竟然都不着急,反而一边对付这无时无刻不在侵蚀人的永夜,一边紧张的观看着荆麟和阎王的旷世决战。想来,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吧,逃能逃到哪里呢?六界之外?怎么才能去六界之外?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谁能够去六界之外的话,那么这个人也只可能是荆麟和阎王中的一个。其他的人,不可能!
荆麟现在如同站在这个世界的深渊中,周围缠绕着弱水,神火,空间裂痕,一条又一条极小的黑龙,再加上震荡的空间,任何一个人在他周围站着都会瞬间化为齑粉。所有的人都只能躲他远远的。
反观阎王,更是骇人,站在永夜中,便有了无尽的力量,加上他周围飞舞着的无色火焰——九幽之火。更加恐怖,九幽本就是冥界的最深处,阎王身为冥界之主,定然是对这种至恐怖的东西极为了解,他现在虽然只有两样武器,却可以和荆麟的数样打个平分秋色。
荆麟嘴角微扬,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望着千里之外的阎王,什么都没有说。突然间,他就好像已经放弃了一样,周围所有的东西都尽数消失了。而他却闭上了眼睛,似乎开始享受起来了。
阎王看到了他这个样子,心中也升起了疑问,荆麟这究竟是要做什么?是要放弃了六界的希望,向自己认输了?他可不相信荆麟会认输,在他的记忆中,那个神王总是会出乎别人的意料,虽然转世之后的性情会大变,但是这个人偏偏是他不能小瞧的。
荆麟的气息恢复了平静,就这样迈出了右腿,缓步走向了阎王,虽然看上去是缓步走,但是却是一步千里,似乎这遥远的距离在他面前没有任何意义,他想要走过便可以走过。
阎王这下子心中可是有些惊慌了,最恐怖的事莫过于看到一个实力绝顶但是平淡不惊的人向你走来。阎王连忙手一伸,九幽之火和永夜便听从他的吩咐,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朝荆麟而去。
而荆麟见到它们来,却也没有一丝震惊,仿佛他突然间突破了另一个境界一样,然而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刚才那一瞬经历了什么。
荆麟轻轻伸手,在九幽之火和永夜即将碰到他的时候,他手轻轻一拨,便让他们两个的前进路线改变了,本来是直奔他而来的,现在却向着另一个方向冲了过去。
“你,究竟做了什么?”阎王惊异道,不只是阎王,所有直到现在还没死的强者都是不敢相信,他刚才究竟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想明白了一个道理。”荆麟淡淡的说道:“我们一直以为,修真者本是逆天而行,天要人亡,人却要争取长久的寿命,天要人安分轮回,人却偏偏不遵从。”
莫非我不是主角 夜空無塵
“怎么,难道不是么?”阎王反问道,不只是他这么想,几乎所有的强者都会这样想,他们站的高,便会知道修仙者更深一层的意义。
“本来我也这样认为,但是刚才,我的脑中凝聚了苍术的记忆,神王的记忆,还有我自己的记忆,突然间便发现了,这个世界根本就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它太完美了!无论是神王的记忆,还是苍术的记忆,都见识到了这个世界的完美,所有你们看到的缺点放在整个世界的角度看都只不过是这个完美的一个环节。你如果改变了这个环节,那么只会让它变得越来越糟。”
“你真的是认为六界有太多的不公平么?”荆麟问道。
阎王听到后却没有说什么,那一张干瘪的脸动了动,想说什么却终于没说出来。只是皱了皱眉头,陷入了沉思。
“被我猜中了吧,人在做某件事的时候总是会给自己找一个大义凛然的理由,其实内心中想的东西却不是这样。”
“难道你知道我心中在想什么?”阎王嘲笑道。
“我不知道,也不必知道。”荆麟淡淡的说道:“曾经有一个凡人在天门上上给我打了一套拳,我一直都没有理解他这套拳中的涵义,一直以为那不过是一套很接近于道的拳法而已。而直到刚才这么多的记忆涌入我的脑海,我才发现,原来真正能理解整个世界的反而是那些所谓的凡人。他们虽然不知道气该如何去用,不知道该如何长生,但是有的凡人,反而能够看的更清楚。”
说着,荆麟在身前轻轻一划,他面前的一大片空间仿佛一切都凝固了,永夜本来就在向着他爬去,但是在他面前的那一片空间中,竟似呆立的鸡犬,再也不能移动。
役鬼通神
“时间静止么?”阎王也惊呆了,他一直都觉得时间是可以被生命完全掌控的,但是天道的能力只能做到让时间流速增快,进而将自己的实力倍增,但是时间静止,却是他穷尽了一生都没有达到的。至于对时间的掌控究竟还有没有变慢或者倒退,谁也说不准,毕竟时间静止也是第一次出现在六界中。
“哈哈!哈哈!”阎王突然间大笑了起来:“可笑!可笑!没想到我自己最大的敌人,竟然真的就是我自己种下的恶果。这算是自作自受么?”
荆麟没有回答他,只是他下一刻便出现在他身边,而他的手也就这样插入了阎王的胸膛中。
“这……就是失败么?好久都没有过的感觉了……”阎王的声音越来越微弱,越来越微弱,渐渐的消失了。
但是他的消失可不是结束,却是一切的开始。
阎王死后,身体化作屡屡尘埃,飘散在空气中,还没等所有苟且活下来的人庆祝,便发生了最恐怖的事。遍布六界的永夜开始暴乱了。
職業神棍
这一次,永夜就好像是脱缰的野马,再也没有谁能够控制的了,而它的破坏方向却从人转向了六界,六界的无数地方都开始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裂纹,好像整个空间都碎裂了一样。
荆麟虽然实力强,但是这实力是被苍术硬提上来的,即使领悟了时间静止,也不能将整个六界中的永夜清除一空,而永夜的破坏速度太快了,就算他可以用时间将所有的都清空,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时间。
而且现在周围已经没有了可以吸收补充的气,只靠自身产生的气可不足以支撑任何人长久的争斗啊!
此时,荆麟身边的清裳看着这无尽的永夜,神色中出现了满足的神情。
“你怎么了?”荆麟看着她这般神色问道。
“荆麟,看得出来,这一次,是世界末日了吧!我们都会死去吧!”
“闭嘴!不要说这些不吉利的话!我会打败……咳!”荆麟此刻已经耗费了过多的精血,而他也只不过暂时给众人制造出了一个可以暂时无恙的空间而已。
“荆麟,你看,人界只剩下这寥寥数个人了,六界也不知道剩下了多少人。我的眼睛异常明亮,可以看得到未来。”清裳说着,双眼留下了两行血泪。
“你这是怎么了?”荆麟被清裳这个举动吓坏了,究竟是什么能让她流下血泪?
“荆麟,我们也许都会死,但是你会活下去!这就是我看到的未来!”清裳说道。
“别……”荆麟还没阻止清裳继续说下去,清裳却阻止了荆麟继续说下去。她的手放在了荆麟的唇上。
“可不可以,再最后吻我一次?”清裳满脸血痕,问道。
荆麟根本不可能拒绝清裳的要求,二人就这样在寥寥数个高手的注视下,双唇碰到了一起。
那一吻,天荒地老……
清裳的眼睛发出了光芒,照亮了天地间,让人无法直视。而清裳的身影,也在这光芒中缓缓逝去,仿若一缕青烟,飘散在天地间。此时天地已经开始崩塌,所有的人都被那无边无际的永夜吞没,再强的人,也没有了退路,就算暂时防住了永夜,六界也消失了,仿若一切都化为了虚无,在虚无之中,人如何能生存?
荆麟挣扎着,叫嚷着,不愿相信清裳竟然在最后一刻先他们而离去,而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好像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动也动不了,喊也喊不出,终于在层层迷雾中失去了知觉。
六界已然变成了一片空洞,谁也不曾想这里原来会有那样美好的世界,究竟哪里是真实?哪里是虚幻?还是真实本来就是虚幻?虚幻也本来就是真实?永夜渐渐的在这片虚无的空间中散去了,六界变成了点点碎片,再也没有一丝生机。
而六界会灭亡,生命终不会停止,在原来六界的地方,那些永夜飘散之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蛋,足有一个人那么大,这个蛋中什么都没有,只有荆麟一人躺在其中。
金夫銀夫糟糠夫 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轻柔的声音:“荆麟……”缓慢而悠长,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猛然间,荆麟睁开了眼睛……
(全文完)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