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h98超棒的都市异能 皇兄萬歲 剪水II-2.噩夢開局(第二更)相伴-lxqz0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恍惚的画面,缥缈的声音,那玄之又玄的伟力彼此之间的碰撞、碾压、牵制、平衡…终于到达了终点。
轰!!!
如是开天辟地般的壮观之景在夏极脑海里呈现。
然后,他隐约觉得自己四肢能动了,也能呼吸了。
他睁开眼。
就看到了…光。

北宮青 璇之舞

光是寒光,是冬天的光。
这光并不温暖,而是淡漠地洒在面前那薄薄的黄页上。
夏极细细看去,只见这黄页上是佛经的内容,他轻轻诵读出声: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紧接着,他心底的怪异和警惕就浓郁到了极点。
不对!
十分不对!
盒子宇宙的关闭,不是该在婴儿时期吗?
这是哪儿?
自己…又是在什么时候?
他匆忙撇头,看到铜镜里印出此时自己的模样。
这…这是九千年前,自己还是大商皇子时十六岁的场景?
现在的自己,正是被关押在藏经阁里,而很快,太子战败的消息就要回来了,皇室皆逃,而自己面对的便是犬戎冰霜巨人的攻击,以及接踵而至的各路敌人,再到最后则是会开始与老祖们的博弈。
他确定了时间。
但不能确定原因。
显然,天道远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祂或许动用了什么玄奇的力量,而使得这因果的落点不是婴儿,而是这一刻…
他之所以设下这一刻,也许是为自己布下了一个终极的杀局。
所有的未来都已被抹去,都不复存在,除了自己,还有那位入局的天道,其他的一切都是真真正正地开始。
夏极还没来记得继续思索,便是听到了敲门声。
门外垂首而立的九皇女听到诵经声停了,便是轻轻敲门ꓹ 然后又推开了阁门。
瘦小如豆芽的小苏,把红木饭盒匆匆放在了桌上ꓹ 然后取出了羊肉汤,挤出笑容道:“哥哥,你快趁热吃ꓹ 是我自己做的。”
说完,她又摸出一瓶酒ꓹ 递了出去:“呐。”
然而,她没有等到夏极接过酒瓶…
九皇女好奇地看向自己的兄长ꓹ 忽然之间ꓹ 她心底生出了一种浓郁无比的古怪之情。
她忍不住趴在桌上,凑过去看了看。
因为,
她在兄长的双瞳里看到了…
宇宙。


那宇宙里浩渺的星河光暗,在兄长一个眨眼的功夫里,旋生旋灭。
然而,这看的九皇女却是呆住了,她这一刻真的感到了一种壮观ꓹ 一种仰望星空,不ꓹ 是最直观的看到星空的感觉。
她甚至忘记了自己原本要说什么ꓹ 也忘记了自己受过的委屈ꓹ 而是傻傻地站在了当场。
啪~~
夏极的手抓在了那酒瓶上。
而这个动作打破了那一切的玄奇ꓹ 小苏也觉得天地恢复了色泽,她猛然摇摇头ꓹ 又揉了揉脑袋ꓹ 嘀咕出一句:“最近怎么有幻觉了?”
随后ꓹ 九皇女坐在了夏极对面,开始轻声道些话。
譬如“父皇把所有功法都搬走了ꓹ 只留下佛经给哥哥,真是断了我兄妹的所有前途。”
譬如“娘还是为了保护他,才被此刻杀了的,他怎么能这样对我们?”
她说着话的时候,窗外飞雪啸过,行至此处,却被深宫的重重宫殿所阻,而缓缓飘零。
夏极静静听她说着,抱怨着,却没有说半句话,只是快速的吃完饭,看着还是九皇女的小苏收拾好餐盒,又道了别,推开门,夹紧裘衣远去入那席卷皇城的大雪。
她一走…
夏极立刻开始检查自身的状态。
他很快发现,自己九千年前曾经有过的金手指没了。
而自己所有的道韵,黑潮,太阳,似乎都被什么东西针锋相对地封住了。
换句话说,天道把祂的一切力量用来了封印自己,而夏极也能感觉到的自己一切力量也对应地封印了天道。
再换句话说,这局势就是…自己与天道,除了脑海里的知识,除了自身的天赋,再也没有了半点依靠。
而不同的是,天道知道自己是谁,自己却不知道天道是谁。
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也许,等到天道出现的那一刻,就是自己的死期。
这…
简直就是处处掣肘、万分被动的噩梦开局。
更糟糕的是,这个世界已经不会有任何杀劫了。
因为无论是火劫,还是黑潮,还是其他,都已经统统在那对抗的封印之中,而不会再出现了。
简而言之,他与天道决胜负的战场…最高境界就是法相。
法相自己擅长,但却需要一门一门重新开始练,哪儿来得及?
如此局势,显然是天道主场,祂虽也成了凡人,但知道多少人间秘密?知道多少前因后果?
难。
万分难。
难如凡人登天穹。
然而,这却是不得不面对的局势。
夏极猛然一回头,窗外的寒风正从窗隙里挤入,窗外那铁灰色的天穹之上,如是端坐了两道巨影,巨影缥缈而深邃,正在静静对弈着一局没有答案的死活题。
以一方宇宙,过去未来,以及自身所有的一切为赌注,在缓缓落子。
霸愛無限:總裁寵妻無下限
对方执黑,自己执白,一颗棋子便是一片苍生。
黑棋先下,已化作了一条苍茫的盘龙,胃口甚大,欲要将自己吞下。
自己双指已经拈起了棋子,然而却还未看得清局势,不知往何处落下。
夏极闭目,思索,此时不能慢,寸时存金。
啪!
他已经直接落定,然后对门外的侍卫喊了声:“快去传九皇女,她有东西落在我这儿了。”
帥哥你丫狠欠抽 樂寒
两名侍卫终究也只是侍卫,哪怕是落魄失势的皇子亦不会得罪,于是便有人应了声,远去了。
夏极点燃一根檀香,静坐在香雾之中。
香燃半截,豆芽菜般的九皇女已经回来了,她好奇地看着兄长问:“哥,我有什么东西落下了。”
偷來的老公
腹黑慢慢愛 晨曦落雪
夏极压低声音道:“小苏,你寝宫庭院有一棵老树,老树有一个树洞,今晚凌晨,你答应我,一定要去树洞前说一声…寡人要见你们。
如果没有回应,你就说…若不想见,今后便不要见了。”
夏小苏:??????

ps:好了,小水是个莫得感情的码字机器,今天算没请假了。真是太厉害了。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