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r8e超棒的都市异能 我獨仙行 愛下-第2018章 恍然若夢分享-pd5j3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
卷十四 锋芒毕露
第2018章    恍然若梦
姚泽有些惊奇了,长孙安会一直在这里守着?
眼中有詭 心若之水
廢物逆天:第一殺手狂妃
“虚张声势,他们早该回无天圣元了,今天你想活命,只能希望圣尊那样的大人物来解救了。”
源力戰士
他冷笑一声,杀机丝毫不减,域外战场即将开启,像长孙安这样的人物,肯定会前往的,怎么可能会为了自己,一直守候三年时间?
夢中騎士
“怎么可能?他们前来大摩学院,就是为了西灵山悟道,眼下还有不到三天的时间,怎么会放弃回无天圣元?”贾羽急急的解释着,望着头顶的朵朵银莲,恐怖的气息直让他心颤不已。
甚至他暗自发誓,一旦离开,再也不单独面对此人!
同样是圣真人后期修士,这位素来眼高于顶的天才弟子竟被彻底镇住了。
这番话却让姚泽大感意外,单手一招,无数银莲倒卷而回,随即消散一空,天地间的异像也一同不见。
“西灵山不是早已开启了?难道有什么缘故延期?”他眉头紧皱,有些想不通。
贾羽见状,心中一松,不留痕迹地朝后退去,脸上更为惊奇,难道这位的脑子有些坏了?
亡夫,別亂來 夢舒
“哪里有什么延期?你这才被禁制困住一二个时辰,西灵山开启还有两天的时间……”
话音未落,此人周身精芒大放,一团耀目光团包裹着,“嗤”的一声就凭空消失在原地,而地上只留下一张白色的龟壳。
这人竟施展了秘术,直接破空逃匿,而姚泽似乎没有看到般,更没有阻拦,脸上的神情怪异无比。
自己明明被困在死城中近三年,怎么在贾羽口中只是一二个时辰……
相公懶洋洋
对方肯定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难道当时自己坠入的那道漩涡,是传说中的时光隧道?
外界一二个时辰,里面竟已经是三年光阴流逝!
此时他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左掌心,那片死城封印着这枚眼珠,甚至四周的破军赤气已经实质如同厚实的城墙,这眼珠的主人到底有什么来历?
这种时间加速比本体收获的那尊浮屠塔还要惊人,加速比例竟超过万倍!
妖孽傳奇:王爺活見了鬼
一时间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惊悸,这样的人物绝对是万古亘存,杀是杀不死的,只能用时间的加速来一点点磨灭……
半响,他才缓缓吐了口气,眼下无法摆脱,只能先行封印在穴窍诸天中,等有机会见到云老,再行请教。
下一刻,他的目光一闪,单手微招,地上的那块银色龟壳就飘到近前,他一把抓过,脸上露出惊奇之色。
贾羽的离开太过突然,而且他当时心神俱震,根本无暇理会,没想到此人竟有着如此神通,和破界符咒相似,只留下这么一件甲壳,就是不知道以后对方还能不能再次生长出来。
水在時間之下
这件龟壳通体如白玉般晶莹,上面各种符文密布,如果炼制成一件防御盾牌,至少也是件极品圣灵宝,说不定可以炼出件圣器来。
一想到这些,姚泽心中大好,随手收起,却见一团黑云滚滚而来,他一见大喜,连忙迎了上去,黑云散去,露出魁梧的身影,正是分散的古陀。
从古陀口中得知,在大战发生时,他被困在了一处禁制中,等他脱身出来,却不见了姚泽,甚至连贾羽他们都不曾遇见,只能在这一片寻找。
到了此时,姚泽才确信自己之前被困死城三年,外面仅仅过去一二个时辰,暗松了口气,关于死城之事并没有提及,隐约中,他觉得眼珠的来历不凡,一旦传扬出去,说不定会引起一场莫大风波。
“我们走吧。”
他的眉头突然一皱,左侧数千里外有几道遁光正朝此地激射而来,看来贾羽没有虚言,应该是无天圣元的几位被天地异像所吸引。
虽然不至于怕了他们,可现在自己还未恢复,实在不宜大动干戈。
古陀自然不会反对,等二人回到大摩学院的时候,意外地见到了福原虹。
波遥依旧怪异的打扮,一对俏目不时地打量着,脸上毫不掩饰戏谑的神色,弄的福原虹又惊又怕,可又不敢得罪这位大人,只能唯唯诺诺的,一见到姚泽出现,漆黑的眼珠顿时闪过惊喜,急忙跑了过来。
“姚大哥,我……”
“这位小妹妹有点拘束啊,我和姚总管关系莫逆,自然也是你的兄长,有什么话只管告诉我就是,由哥哥给你做主。”波遥口中怪笑着,玉手探出,意图拉扯不休。
姚泽有些无语地摸了摸鼻子,这位波遥女子打扮时,看起来冰清玉洁,神圣不可亵渎,可一旦装扮成男子,竟如此嬉笑。
此时福原虹和下境之时已经有了极大改变,上次在藏经阁中匆匆一见,未来及打量,眼下再看,连见惯了美色的姚泽都暗自惊叹。
此女容颜原本就极为清秀俏丽,可能跟修炼的功法有关,愈发显得娇媚动人之极,虽然眉宇间有着明显的焦急之色,却更平添几分楚楚动人之姿,难怪波遥一见,就忍不住调笑起来。
“虹妹,你这次来……”他的目光一扫,脸上露出笑意。
此女好久都没有露面,这次跑过来,应该是有事要说。
神劍永恒
一提及这个,福原虹俏脸一白,红唇颤抖着,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焦急地说:“姚大哥,富贵想对你不利,这几天和无天圣元的接触频繁,我是暗中偷听才知道的,这才过来提醒你……”
姚泽先是一怔,随即宽慰地一笑,示意她不要担心,聊起当初在下境的一些趣事,慢慢地,福原虹就放松下来,红唇边浮现一丝笑意,显然想起当年两人联手,把几个大陆都折腾的够呛,此时觉得十分有意思。
一旁的波遥却沉默下来,俏目中露出茫然神色,两人所在的下境正是她的出身之地,不知道此时她在想什么。
清水易濁
说着说着,姚泽突然话锋一转,“虹妹,这些年你过的怎么样?记得你师傅挺看重你的,怎么想起来到大摩学院了?”
提起这些,福原虹的玉容却再次苍白起来,樱唇颤抖,似乎想起了可怕的事。
一时间姚泽有些沉默了,看来彩袍男子之前所言并不虚,福原虹的师傅修炼出了岔子,可走火入魔这样的事,除了罕见的天材地宝外,即便大人物出手,也无济于事的。
果然,福原虹停顿片刻,平息了心情,贝齿微启,缓缓解释起来。
只是和彩袍男子所言的经过还有些出入,福原虹的师傅出事,根本不是天灾,完全是场阴谋!
因为她的体质特殊,平素特别受到师傅关爱,修为也是一日千里,被情花谷当做核心弟子来培养的,不料一切都在遇到彩袍男子的那一天发生了剧变。
两者的宗门素来有些来往,福原虹闭关日久,和师傅一同前往彩袍男子所在的宗门圣蝎教交流,被此人一见之下,惊为天人,纠缠不休。
福原虹哪里愿意理会,不过两家宗门实力完全不对等,她师傅一再交代,不可得罪,只能婉拒。
只是委曲求全换来的只能是变本加厉,对方步步紧逼,甚至在她师傅闭关修炼时,暗中施展手段,导致了师傅走火入魔,命悬一线。
情花谷的高层也知道了原委,可只能敢怒不敢言,还一再要求福原虹,最好能够和彩袍男子结为秦晋之好,如此也可以傍上圣蝎教这棵大树。
只是这样却苦了福原虹,师傅走火入魔,一时间宗门上下都对她逼迫起来,当她听说大摩学院中的无天圣元修士之事,就籍着借口,来到此地,完全是为了躲避。
谁曾想,那彩袍男子竟紧追而至,更让她惊骇的,圣蝎教中有位高层,竟然被大摩学院请过来,以贵宾之礼相待,如此福原虹的处境更为艰辛了。
似乎是在心中压抑太久,一口气说完,福原虹竟抱着姚泽的胳膊,“嘤嘤”地哭泣起来,一时间如梨花带雨,谁见了都我心犹怜的俏娇模样。
眼见着衣衫都被打湿了一大片,波遥吐了吐小舌,做了个鬼脸,俏目中带着笑,显然是嘲讽姚泽又在欠下风流债。
姚泽无语之极,可见福原虹十分的伤痛模样,也不好解释,只能任其哭泣了老大一会,才慢慢止了下来,杏眼通红,螓首一抬,恰好看到了波遥的古怪模样,娇躯一颤,竟吓的连忙躲在了姚泽身后。
“那位富贾以后再也不会纠缠你了……”
想了想,姚泽还是把事情说了出来,当然其中的凶险一言带过。
“什么!?”
福原虹听到这里,一时间俏目圆瞪,檀口再难合拢,一副震惊模样。
一旁的波遥俏目中精芒连闪,倒没有太多吃惊,当时离开的时候,有古陀相陪,一般的圣祖修士也可以抵挡,只是她没有想到,一切都是姚泽自己亲手施为。
“姚大哥,谢谢你!我就知道你有办法的……”
终于,福原虹清醒过来,激动地俏目放光,高耸的胸脯紧紧地贴在胳膊上,连连摇晃着。
异样传来,姚泽只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的,目光一转,却看到波遥正似笑非笑地望过来,老脸一热,连忙挣脱开来。
“这位是波遥姐姐,你们姐妹可以好好聊聊……”
说完,逃也似的跑了。
“姐姐?”这次轮到福原虹再次一惊了。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