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xir1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絕世明王》-第一百八十五章 新王者推薦-0jpud


絕世明王
小說推薦絕世明王
老人走过来恭敬地躬身道:“请石家宗主登高台就座。”
一生中从大风大浪中走过来的石九重竟然略带些惊慌,同样恭敬道:“先生恐怕请错了,我石家乃是小族,石九重怎么有资格和鹰赤国的大人物们并列!?”
老人目光扫过石九重旁边石家众人,最高境界不过地元五重。眼前老人脸上“刺配罪囚”四个字更是如印戳一样让人触目惊心,好像在诉说着什么。心中也添了些淡淡疑惑,似乎有史记载甲子圣典历史上没有这样的先例,他又重新回想一番事前上位者给他的资料。仍然保持恭敬问道:“敢问老先生是否来自天巫山脉?
“嗯!”
“是否姓石名九重?”
“嗯!”
“门中是否有一个名为石晓怀的后辈?”
石九重微微愣了一瞬,如一道光芒唰地照亮了脑海。他有些明白地点点头。
旁边胖胖的石涛猛然大喝,“不会是石晓怀这小子吧?他做了什么成就?给我们石家带来这么大的荣耀。”旁边的石家诸人都互相对视,开始窃窃私语。石应城脸上也泛起淡淡激动的红润,稍顷便沉静下去。沉声道:“一切都是猜测,不要瞎说,惹人家笑话。”多年来杳无音信和许多不幸的消息早已让他有些麻木了。最边上一直闭眼运功不喜言谈的素衣女子,微微睁开了眼眸,眼神中有微微的荡漾。她什么都没有说……
旁边的石磊在石素耳畔轻轻道:“以讹传讹,怎么会是那个背叛圣武学院的家伙?!我石家的未来在你身上。石素这个名字代表的是我石家宗族的荣耀。”面对着身旁这个越来越是出色的女子,他欲罢不能。可谓用尽手段和心机。无可救药的是他能清晰地感觉到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难以弥合……
愛一直很安靜
一抹冷光轻微地扫了石磊一眼,让后者知趣地闭上了嘴。白衣霓裳的女子眼神遥望远处灰色鳞片云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台上老人脸上盛开了一朵秋日的花儿,重重说道:“不会错了,请老族长登台!盛会马上就要开始。不要误了时辰。”
石九重沿着九百九十九级大理石的台阶向台上行走。一切都像是在梦中一样。那一级级的台阶每上一步心中便一声轻响。好似在攀登从地狱走向天堂的阶梯。这九百九十九让他走了六十年……
台下议论声如潮水汹涌而来,嘈嘈杂杂,让人听不清在说些什么。他的面孔,以及面孔上用符文奥法刺上的“刺配罪囚”四个字似乎成了人们议论最多的话题。迎面走来的几个大家族族长热情地和他打招呼。长袖善舞的他们一张张面容春风满面,好似认识多年的老友。其实石九重只是听过对方如雷贯耳的大名,却一个都不认识。他机械地应酬着,嘴中说着同样没有养料的话语。就这样一直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目光中近处都是黄袍紫带,俯视远处都是嘈杂的人群,一瞬间感觉到人们好渺小,一张张面孔竟然看不清楚……
主持人讲的话,似乎都听不清了。卯时开始比试,比试的规则非常简单。自由挑战,应战者最多不超过两轮。休息后,可以重新上场。
这是许多小宗族改变自己命运的最佳时刻。当然你要有足够的实力。
高台正中被人用粗大的铁索圈起来,约有数百丈方圆。上空也有几十个符道大师用符文镇压,放置双方比试的气场过大,误伤其他人。不到阴阳境界的高手是很难突破其中范围的。
战斗不断继续,人们的喝彩声一浪高过一浪。许多人成了高台上的强者。就此奠定本族六十年后的地位。有胜利者便有失败者。有的人也血洒高台,黯然而去。其代表的家族便宣告沉默……
高台北侧,是圣武学院的大本营。白虹、黑帝、紫蝎甚至学院教师闾丘露薇、孔雨痕等已经悉数到场。他们决心在本次盛典中把圣武学院的名头要好好向上抬一抬。
雨夢幽 雲陌瀟寒
绿色衣裙紧绷,让酥胸更是波涛汹涌的孔雨痕悄悄向身旁领队,也是圣武学院大长老的武丁说道:“老头儿,你说那个家伙真的会来吗?”
老武丁眼角瞥了一眼对方胸口白皙的一抹,老脸上浮现一丝笑意:“会来。”
孔雨痕对老武丁的为老不尊丝毫不以为意,叹道:“莫非传言是真的?真是不敢相信呀。我们丢掉了一个宝贝。”
眼中少有地浮现微微的怒意,“那可是老夫的兄弟,气得我三年没有见铁心那个家伙!”他的目光转向高台贵宾席上端坐着的三绺黑须,面如紫玉的圣武学院院长铁心,撇了撇嘴。鼻子中冷哼了一声。闭关三年,让老武丁成功地突破了金丹境巅峰境界,已经成为阴阳境界的高手……
孔雨痕想要说些什么,这时候,她一直注视着高台比武的目光轻轻“咦”了一声,道:“这次比武涌现出来强者似乎不少!那个少女似乎不错,已经突破了造化六重血脉。元力六重相加的确不错。已经胜了两场,修为应该属于华阳宗一路……”
孔雨痕查阅了一下背景,轻声道:“姓石为素,莫非和那个家伙有关系?”
石素再接再厉两场接连胜利,引起石家宗族等人的连场欢呼。她踩着众人羡慕的目光回到石家宗族阵营。脸上的喜悦似乎并不强烈,因为前面只是一个过门儿。比试的真正压场轴是四大学院的比试。
经过短暂的休息,比试再次开始。
高台贵宾席最中间高台中,面带威严方面海口的鹰赤国圣皇身旁多出一个娇俏秀丽的绝色少女。正是圣皇最疼爱的小公主梅影。两人不时悄悄说上几句。小公主梅影少有的娇憨仪态不时逗得圣皇大人哈哈大笑。
“你一个天潢贵胄竟然跑到人家门前去认亲。自己给自己找婆家。恐怕鹰赤国几百年来也没有的事情。如果人家不要你,千万不要回来哭鼻子哟!”话中带着指责,可是圣皇的眼中却满是慈爱,“真不知道那个小子几世修来的福分……娶到我最有天分的小女儿……” 从来都是金口玉言,平日里沉默寡言的圣皇今天竟然少有的碎碎念起来……
梅影娇嗔道:“父皇!”
“好,好,不说……嗯……”
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子向高台中心走去。先前铁索中间斗场里决斗者留下的血污已经被清洗干净。唯有血腥气在空中弥漫,让修为低下者有呕吐的感觉。让强者更有暴动的斗志。
“冷如霜!”
女媧石
华宗学院中响起了空前的吼声。许多少女的眼神变得火热。
老武丁眯着眼睛,喃喃自语:“华宗学院的排兵布阵似乎有些异常,他们一上来便派出了最强大的高手。这样便提前把战斗带入了白热化……唔,他们好像在躲避什么……”
他的目光扫向高台上正中的金色面孔的青衣人,后者眼神深邃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呼一吸间仿佛都合乎天道。此人正是华宗学院当代院长冷云。不过谁都不知道他是冷傲天的弟弟。他所有的决定都要经过远处不远的那个沉默就如一块陨石的男人。一双平静的目光射过来,却让老武丁的眼神变成了针尖。那是陨石男冷傲天的目光。六十年前甲子圣典上最强大的胜者。鹰赤国最强大的家族,冷家当代家主。今天却沉默如斯,以至于好像被人们遗忘。
冷傲天和老武丁的目光在空中相遇,各自眼神既不淡也不浓,老武丁的脸上慢慢舒展,针尖样的眼神也只是一瞬,然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前者却没有笑,只是不露痕迹地点点头,然后转首他望。
老武丁咂巴咂巴嘴唇,好像有说些什么,不过含糊地谁也听不清楚。他的目光又转向不远处,公孙淼的目光望了来。两个老头同时露出笑意。公孙淼用嘴型拼出一个“好酒”的涵义。前者则表示一个明白的笑容……
公孙淼不用作势,话音呈一条线传入老武丁一个人的耳朵:“不见不散。”
老武丁则回了一句:“谁先走谁是王八蛋。”临了,他又捎带一句:“老东西今天穿的不错,多少年没见你这样干净了。帅气不少……”
公孙淼今天穿着锦绣黑衣,上面有山川地理的金色纹络,让整个人有一种仙风道骨的出尘风貌。这是为了今天的甲子圣典,族中孙辈们一致要求穿的,说是为了公孙世家的门面……
公孙淼笑骂:“老南北倒是老的都摸到脚面了。”
双方你一句,我一言,神仙老虎狗,说的不亦乐乎。幸亏别人都听不清楚。他们不知道这两个青梅竹马的家伙从小就是这番德行。
冷如霜站在台上,目光转过人群,数十万人的人群竟然鸦雀无声。冷家嫡系公子,华宗学院下一代内定的院长,果然有人所不及的风范。
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贵公子不经意间扫过贵宾席上一直静默陨石男。腰背果然挺得更直。他一直叫对方伯父。其实他早就知道,冷傲天才是他的生身父。这件事在冷家内部是公开的秘密。却没有人敢说,因为说的人早就死了……
“冷家,冷如霜!”
贵公子惜字如金,只是说了五个字便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站着。他不需要着急,如果在一炷香的时间内没有人敢于挑战。今天的胜利者便是冷如霜。而且有规定,挑战者必定是同一辈分。否则,前者有权拒绝。况且舔着脸挑战后辈的人毕竟是少数。输了的话,便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胜利者会成为六十年轮回的最终强者。他有权向在座的巨擘挑战,那将是为他锦上添花的加冕礼。
石素徐徐站起,想要向前走去。身后一只手忽然拉住了她。转头看时,石应城凝视着眼前这个心高气傲的女子,轻声道:“再等等。”冷如霜的修为至少已经是金丹境巅峰境界,即使对方有意隐蔽,但是气定神闲的气度仍然让人心悸。
碧水学院中走上去一个人,乃是白溪瑶。她仗剑而往,双方激战百余回合。终于,剑花飞溅,白溪瑶在第一千五百招上落败。唯有湖绿色绸衣上有两道细微剑痕。她败得并不难看。经此一战,碧水学院至少在四大学院内保留一个名位。
白虹眼神眨动,向老武丁要求出战。后者思忖一下 ,微笑道:“玩玩就算了,不要太认真。”白虹轻轻点头,手中现出一把黑色弯刀。她身形本就高大,这时候,手中弯刀更显霸气。人群响起淡淡惊呼声。在武道修为上,女子用刀的本就不多。更不要说用的是一把黑色弯刀。
双方的战斗极为火爆。白虹的武技偏重于力量。双方一直战斗了两千回合。她终于被对方用元力控制的独孤九龙伤了手臂,不过临了时,白虹手中的黑色弯刀出手,也砍飞了对方的丫髻。然后,雄赳赳地从场地中走了出来。以她遇敌必火拼的脾气。双方鹿死谁手本来也是未定之天,但是老武丁有言在先。白虹便退了下来。虽败犹荣,圣武学院在天下人心目中的地位已经又上了一个台阶……
这时候,时辰已经到了午后。所以开始了休息时间。趁着这个时间,人们赌牌下注,各大学院成了人们的赌胜负的目标。当然,冷如霜成了人们最看好的胜者……
中间休息两个时辰,下半场的时间已经到了。
獨寵太子妃:腹黑嫡女妖孽夫 雲太後
带着连胜两场的锐气,冷如霜重新出场。黑龙学院派出了黑龙出战。对方极为擅长黑龙印,但是被冷如霜用破龙之法,连破九印,最终带着狼狈退走。
四大学院在人们心目中基本上分出了胜负。就在人们以为就此划出句号的时候。一个如白莲般的女子忽然举步向场中走去。她牵动了所有人的目光。
“石素!”
石应城的低声的话语在女子耳畔回响,“不要力敌,对方心狠手辣……”
石素慢慢走近天之骄子一样的年轻人,持剑施了一礼。冷如霜面色一冷:“师妹,你也要向我挑战吗?!”眼前这个小师妹和他同时进入华宗学院,没想到竟然来拆他的台。让其心中火起。
花都玄醫
石素低眉垂目,淡淡道:“石素请师兄赐教。”
“好!”
面前女子虽然不凡,但是在他眼中却仍然不值一提。为了阻挡后来者想要用他做台阶的目的。冷如霜已经存下立威的心机。
冷如霜手中长剑剧烈的颤抖宛如凌空而去的飞龙。人们惊呼道:“他一出手竟然用上了独孤九龙的灭绝术!”老武丁眼神眯起,“小女娃恐怕有些危险了。”
石素手中长剑如秋水,身体幻化,已经达到五重造化血脉的元力在体内循环,一浪更比一浪强。身形若洛水之神,回风轻舞如飘雪,转眼已经欺近冷如霜身前三尺。后者有如未见,强势的一剑挡开了刺向眉心的秋水剑。然后,重剑狠辣地做横扫之势,泼洒而至。剑法抖颤间快如闪电。石素疾速后退。冷如霜却不打算放过对方。脚下轻点,剑尖仍然指着石素的喉咙。转眼已经到了横栏的铁索之处,冷如霜眼神冷笑,骤然加速。剑罡已经弥漫了整个高台。一切似乎已经无可避免。石素齐腰的乌丝向着身后飞舞,瞳孔中已经看到了临体的剑尖。她仿佛看到了死神的微笑……
不知道从哪里吹来一阵清风,石素的身前出现一个身影。冷如霜手中的长剑忽然凝固在了空中。他仍然保留着身体前倾的姿势。一个人看上去有些可笑。
在人们震惊的目光中,一个散漫从容的男人正站在石素的身前。眼神中似乎有淡淡玩味的神情。不过却如一座山,让冷如霜变成了蝼蚁。后者的脸色一瞬间惨白难看。
石晓怀轻轻道:“去吧。”他随手挥出,就像是轰一只野鸡。冷如霜的身形忽然如一片落叶向远处而去。落地时,手中长剑已经断为无数。他嘴角正涔涔的流出鲜血来……
我成了反派 超強悍的蚊子
石晓怀放开手中揽着的女子,轻笑道:“石头姐姐!”
“你!”石素看着眼前曾经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男人,忽然眼圈一红,低头向高台下冲去。转眼回到了正激动异常的石家阵营。
远处,高台边缘一个绝色清幽的女子淡淡笑道:“活该!”她正是和石晓怀一起来此的公孙玉娘。
石晓怀向着四下里微笑道:“有些事情耽搁了,来晚了些,呵呵!”
无数人看到眼前略带瘦削的男子眼睛变得火热起来……
他接着微微一笑道:“不过也不算迟,赶上了。”然后,报名道:“天巫山脉,石家宗族,石晓怀向甲子圣典报名比试。”他还笑着向石家诸人挥挥手。石应城整个人都在发光。他能够感受到所有人看他的目光除了尊敬羡慕甚至还有淡淡的敬畏。身边石应海的大手拍在石应城的肩头,声音颤抖:“大哥,你所有的苦是值得的!今天的荣耀必将载入史册。”只有他清楚身旁的男人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旁边男子的身体在颤抖,他带着浓重鼻音的“嗯”了一声。浑浊的泪珠终于滚落腮边……
高台上的石九重身体挺得更为笔挺。仿佛又回到了年轻时代。旁边的强者已经在向他打招呼……
“嗯,对了!”石晓怀随手挥出,一颗硕大的人头扔到了台上。人头上还有淋漓的鲜血。
“血妖王!”
有人惊呼出声,然后声音由轻变重,变成了席卷全场的巨浪。高台上国师公孙淼眯眼笑道:“好小子!”已经走到身边的公孙玉娘笑道:“为了这个血妖王,他整整追了十万里路。”
声浪整整维持了半柱香的时间,一直到了沙哑方才渐渐停止。
石晓怀向四方做了一个罗圈揖,清淡道:“石晓怀向天下英雄挑战。”
时间在悄悄过去。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于登台。冷如霜的重伤,还有眼前血妖王造成的震撼实在过于强烈……
將臣僵屍王朝
当主持人宣告石晓怀获得了六十年甲子圣典的胜利时,他还有些不愿意相信,“这……实在太轻松了吧!?”
接下来石晓怀做出的事情却更是有些疯狂。他竟然要向冷家当代家主挑战。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他竟然只用了一剑便战胜了上届甲子圣典获胜者冷傲天。
重生之完美姐夫
……
高台的顶端,巨鼎发出袅袅的青烟,在圣皇主持下, 鹰赤国国师公孙淼经过隆重的典礼之后,在天下人的瞩目下用手拂过一个老人的脸部。驼背老人脸上的四个字:刺配罪囚,徐徐消失不见……
人们相信:一个新时代开始了。这个时代有一个新的王者——石晓怀!

Closed